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 舒虹  编辑 | 罗丽娟

2019年沦为“话题之作”又消声匿迹的社交应用太多,反而有一类社交App正在悄然壮大——今年以来,以Soul、音遇、吱呀为代表的社交新产品频繁占据App Store 社交榜前十。

而这些App不约而同地瞄准了同一主题——声音社交。

沉迷声音交友的“95后”女生莉莉安发现,传统的图文社交和视频社交更多是看脸的,如果突破“颜值”这个层次,玩法可能截然不同。

“声音社交是不看脸的,你不用在意颜值、财力、学历,不用暴露身份,只关心是否聊得来;使用场景也更随意,你甚至不需要放下手边的事,走在路上、跑步、做饭时,都可以打开来听一听。”莉莉安说。

在谈到社交趋势时,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QQ负责人梁柱认为:“去年短视频是很大的变化,今年声音社交会有起步。“

据统计,目前市面上主打声音社交的陌生人交友产品不低于30款,创业者和嗅觉灵敏的各路资本竞相涌入,迅速切入“95后”、“00后”的社交世界。

继图文社交、视频社交之后,社交领域的玩家正在试图用“声音”这个元素,打开一扇社交的新大门。

莉莉安今年春节接触到“吱呀”这个App后,“立马喜欢上了”。

注册时,“吱呀”会要求新用户录制一段音频,然后根据其声音特点、音色等形成一个声音气质标签,如男性用户的正太音、少年音,女性用户的萝莉音、御姐音等,并通过大数据算法以“声音漂流瓶”的形式进行实时匹配。

莉莉安第一次听到系统匹配的声音感觉“很有磁性,像个播音员”,点击一下“喜欢”,就可以开启聊天了。相反,如果遇到不喜欢的声音,可以选择“扔掉”。

“就像是另一种形式的匿名社交,因为不露脸,完全没压力。”莉莉安表示,声音可以让自己更贴切地感知到对方的存在。 

事实上,声音这一表现形式在互联网世界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2008年前后,一些语音通讯平台就是许多游戏玩家的“开黑”必备,不少在线语音聊天室也聚焦了大量用户。但是这一轮兴起的声音社交有着新的特点:以移动端为主要阵地、以声音作为沟通媒介、直接瞄准 “Z世代”人群。

“95后”、“00后”们用一种新的语言来形容它——连麦。从“连麦”打游戏到“连麦”睡觉,“今天你连麦了吗”成为一股风潮席卷年轻的用户群体。

“社交的本质回归人与人,无论是图文、视频还是声音,其本质是调动用户社交互动的积极性,而声音天然能拉进用户距离。”一位荔枝相关负责人称,声音比图片和文字有温度,比视频更含蓄。“不看脸”社交+声音的匹配,在年轻人中风靡,无论是去年大火的“小哥哥网恋么,我萝莉音”,还是语音“连麦”的吃鸡游戏,有一把好声音的用户天然会受到喜爱和关注。

此外,由于聊天动力是基于声音特质和聊天内容,而非美貌或炫富,声音社交打破了传统社交的“颜值”垄断。“对长得不看好或对自己颜值不太自信的人来说,这种社交方式轻松许多。”莉莉安说。

同时,声音社交还有个突出的优点:不占用双手和眼睛,不和其他应用争夺时间。

有媒体统计,目前使用声音这一社交方式的用户在6000万人以上。其中,Soul总用户数已突破5000万(除语音社交外还包括其他功能),TT语音也对外宣称月活达到500万、总用户数超过千万。截至2018年底,吱呀的母公司荔支旗下的当家产品“荔枝”已拥有超过2.5亿的全球注册用户,4000万月活跃用户,不过目前上线过半年的吱呀,用户数尚不明确。

根据红杉中国发布的《创造未来——红杉00后泛娱乐消费研究报告》,社交性、潮流性和个性化是“00后”用户最看重的三大产品特征,其中女性用户对于潮流、有趣以及个性独特的应用更为偏爱。

声音社交的兴起,恰恰满足了年轻一代个性化的社交需求,击中了他们好奇又孤独的性格特征。

声音一直是互联网上不可或缺的表达方式,过去围绕声音诞生的QQ音乐等数字音乐平台、喜马拉雅等综合在线音频平台、红豆live等语音直播平台,其本质都是耳朵经济。

甚至综艺节目也开始挖掘“声音”的卖点。2018年初,湖南卫视推出的声音竞演类综艺《声临其境》刷爆了全网。

创办于2013年的“荔枝FM”提前感知到了声音经济变革的来临。荔枝创始人赖亦龙被认为是最会做节目的在线音频平台CEO,在创立荔枝之前,他是个文艺青年,做过电台DJ,还组织举办过摇滚音乐会。

赖亦龙很早就注意到,有些人的声音条件很好,也很有才华,但缺乏一个简单好用的声音平台。但荔枝一开始并不做社交,2013年,“荔枝FM”成立时的口号是“人人都是主播”。

2016年10月,主打UGC的“荔枝FM”上线语音直播功能,聚集了一大批活跃在线上的语音主播,并把主播培养从线上落到线下。仅仅过了3 个月,荔枝依靠语音直播带来的月收入便超过了 1000 万元。

2017年至2018年,中国在线音频市场快速发展。艾媒咨询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音频用户规模达4.25亿,在2017年基础上增长22.1%。相较于移动视频、移动阅读行业,通过音频载体输出内容的在线音频行业呈现出更快的发展势头,在线音频行业也向垂直市场和社交化方向进行探索。

来源:艾媒咨询《2019Q1中国在线音频市场研究报告》

上述报告还提到,目前中国在线音频市场主要划分为三类音频平台:喜马拉雅等综合在线音频平台、懒人听书等垂直有声阅读平台、荔枝等音频社交互动平台。

相比之下,荔枝更强调社交和社区化,喜马拉雅则是国内最大的音频分享平台,并开始探索社交功能。

语音直播功能开通后,“荔枝FM”增添了更多声音交友的互动版块,并在2018年1月正式宣布改名为“荔枝”,由“语音直播”向“声音社交”转变。9个月后,荔枝旗下第一款独立社交App“吱呀”正式上线。

喜马拉雅在布局平台内容矩阵时,则以“发现”模块主打社交功能,主要包括直播互动、团战PK等社交玩法,另外“趣配音”、“全民朗读”、“看小说”等功能也丰富了其社交玩法。

以今年年初的登陆过《声临其境》第二季的“趣配音”为例,节目中所有明星艺人的配音片段都会同步到喜马拉雅App内的“趣配音”专区,用户只需要挑选自己喜爱的角色,就能挑战明星的配音片段。

成立于2012年的喜马拉雅目前手机用户超过5.3亿,占据音频行业73%的市场份额。虽然喜马拉雅并未对外公布过融资信息,但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8月,喜马拉雅完成E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春华资本、腾讯、泛大西洋投资、华泰证券、高盛和新天域,投后估值34亿美元。

荔枝背后则站着经纬中国、晨兴资本、小米科技、顺为资本等投资方。2018年1月,荔枝宣布获得5000万美元D轮融资,由老牌基金兰馨亚洲领投,新兴的媒体和互联网投资平台EMC跟投。

一位长期关注社交领域的投资人指出,目前主流的社交方式仍是图文社交和视频社交,但兼顾效率和私密性的声音社交产品,有机会解决社交市场上的一些固有难题。

同时在盈利方面,音频市场的收益较为可观。原因之一是作为“移动互联网原住民”的“00后”,有着非常良好的产品付费习惯。根据《创造未来——红杉00后泛娱乐消费研究报告》,受访用户中59%的用户倾向于按需或次数付费,而5%的用户则有3个以上平台的年付费会员。

不过,在线音频盈利模式如何导向音频社交,仍是一个难题。

虽然越来越多的资本和资源倾注到声音社交领域,但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在声音社交领域,仍未出现一款像QQ和微信一样的现象级产品。

现象级产品的核心特征包括极其庞大的用户群,以及对人们沟通方式和生活习惯的改变。目前看来,如果声音社交这一形式仅局限于00后人群,似乎很难达成。

此前梁柱曾表示,QQ内部正在通过工作室模式孵化创新的社交产品,声音社交和陌生人社交都是尝试的方向,“每个产品会根据功能的复杂度、需求的变化选择上线QQ还是孵化独立的App”。

“今年声音社交会有起步,但缺点是还把握不了音频会有多大空间。”梁柱同时认为,音频的问题是比较耗时,“我们看图片、视频、文字,马上可以看到、能够马上回应,但是语音比较麻烦,你要专门来听,是效率非常低的社交方式,这可能导致音频很难有大的发展。”

过往的经验告诉我们,声音社交并不是无往而不利的,其在使用过程中的确存在着一些缺陷。

去年曾有媒体刊出一篇社交的报道,指出有许多年轻人都害怕收到语音信息。在工作中,一些同事总喜欢一次发多条语音来沟通工作,耽误他人时间,降低工作效率。在不少微信或QQ群中,也总有一些人喜欢发一些无关紧要的语音消息,却要浪费大家的时间去听,许多人甚至要求去除语音功能。

声音社交的异军突起,让市场重新看到声音背后蕴藏的可能性。同时,社交方式也与移动网络的技术革命息息相关。

2G网络时代,文字是信息交互的主要载体;3G网络时代,图片成了信息交互的主要载体;4G网络时代,图文和视频则是信息交互的主要载体,当网络速度变得更快,网络质量变得更加的稳定时,以视频和音频作为主要交互手段的新型社交产品或将大行其道。

梁柱表示,5G时代,多人语音视频是一个看好的社交方向,“未来在5G时代,五、六人在异地都能够看到视频,而且是零延迟的,这个对于通讯来说会有很大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