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刘荻青  编辑|罗丽娟

本周,一位上市公司女董事长被刑拘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多家机构卷入风波,诺亚财富的创始人汪静波也深陷其中。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本周针对媒体称盒马鲜生是阿里“不擅长,又不得不做”的业务这一说法做出了辩驳。

小米上市已满一周年,小米创始人雷军本周并未对小米上市周年发表相关言论,除了频繁地为小米CC手机宣传外,他宣布小米造价52亿元的办公楼正式启用了。

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在最近的访谈中谈及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时表示,乔布斯既是个大魔法师,也是个混蛋。比尔·盖茨对其甄别、激励人才的本领称赞有加,但同时,他认为乔布斯也有很多缺点。

本周,一位投行女高管给嘉御基金创始人、阿里巴巴前CEO卫哲的“道歉信”在社交平台流传开来。此前,两人曾在某会议上发生口角之争,该投行人士认为自己受到了言语上“霸凌”。 

7月9日,美股上市公司诺亚财富发布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管发行的产品为承兴国际控股提供了34亿元的供应链贷款,而承兴国际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因涉嫌诈骗被警方刑拘。

诺亚财富的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汪静波随后发布内部信称,“目前与承兴相关的基金,确实发生了风险,歌斐作为管理人,在发现风险因素的第一时间,就采取最快的行动,切实维护投资者的利益。”

汪静波在内部信中提到对应的举措时表示,相关基金会根据法规整体延期半年到一年。公司从发现风险以来做了这6件事:增加了上市公司股票质押并查封了上市公司的股票;查封了相关银行账户;发出催款函,要求付款方根据债转协议履行还款义务;并启动对该基金投资人的合规的信息披露公告;就已经到期的基金,对相关方提起了刑事和司法诉讼;向行业协会与监管单位进行备案。

“此次事件,坚定了我们的转型之路,用一种残酷和强烈的方式让我们惊醒”,汪静波说, “风险不会消失,只能被分散。如果我们真的有了共识,突破了惯性,这次的事件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伟大而深刻的好事。”

7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针对《盒马反思了,阿里呢?》这篇文章在社交平台作出了回应。

针对文章中提到的盒马鲜生是阿里“不擅长,又不得不做”的业务,侯毅回应:“盒马从第一天就是想要解决问题的,但是此问题非彼问题,如果谁把盒马,把探索新的方式本身当成个问题,那就有点可笑了。”

侯毅谈到,文章中说的很多问题都不是问题,“我们过去几年已经解决,以及未来要解决的问题,比这多得多,”他还称,“创新是阿里的基因,造风是阿里的本能”。

此外,侯毅还在今年以来首次提到盒马的物流供应链体系建设进展。他透露盒马已在10个核心城市建设了新零售供应链中心,“我们还在孵化一系列创新业务和业态。我们每一天都变得比昨天更好。” 

7月9日,是小米上市一周年的日子,一年之内,小米市值蒸发了近 1500 亿港元。

一年前,小米上市首日破发,但在当天的庆功宴上,小米创始人兼董事长雷军仍表示,“要让在上市首日买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目前看来,雷军让投资人赚一倍的承诺暂时是无法实现了。

由于市场表现欠佳,小米在上市6个月之后开始回购股票。截至目前,小米陆陆续续进行了22次股票回购,共耗资12.5亿港元。而仅在6月单月,小米共计完成回购17次,回购总量超过1亿股,总耗资超11亿港元。

本周,雷军除了频繁地为小米CC手机宣传外,其宣布小米的新总部终于正式启用了。7月10日,雷军发布微博表示:“北漂,奋斗九年多,终于买房了!小米科技园,8栋楼,34万平方米,52亿造价!”

7月7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在谈及昔日好友与竞争对手——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时称,是个魔法师,并给出了高度评价。

比尔·盖茨说,乔布斯擅长“施咒”来让苹果的雇员保持积极性,并长时间持续工作。在苹果行将就木的时候,乔布斯却能带领公司重获新生,成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

“我还没有见过有哪个人像他一样,在挑选人才、高度激励人才这件事上,能赶上他的水平。”比尔·盖茨还表示,乔布斯对产品设计有着“这个好,那个不好”的感知能力,他也从未见过这样的人。

此外,在公司领导方面,比尔·盖茨称,乔布斯能“带来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积极的东西”。同时,他也表示,乔布斯当然也有不好的地方,有时候甚至是个“混蛋”,而领导者如果要学乔布斯的缺点,却是易如反掌的。

7月11日,一位投行女高管给嘉御基金创始人、阿里巴巴前CEO卫哲的“道歉信”在社交平台上流传开来。

起因是卫哲在6月18日参加金融投行组织CFEI举办的线下活动时,发表了名为《如何做一个超配的CFO》的演讲,他在演讲中提到“我数学不太好”。随即,参会的投资银行道衡董事总经理Margaret Mi提问说,“你数学不好是怎么当上CEO的?”卫哲回应称,“我数学是不好,但是比你强啊!”随后Margaret Mi也给予了反击回应,现场一度充满火药味。

活动结束后,卫哲要求CEFI就此事道歉,而作为会议赞助商之一的Margaret Mi所在的公司及其本人也一并要作出书面道歉。同时,他还要求道衡更换其在CEFI会议的联络人,不想让该投行女士再参会;要求道衡以匿名形式向CEFI会议捐款10万美元。

事后,Margaret Mi 遭到所在公司辞退,一气之下,她本人写了一封“道歉信”,其在信中表示自己当时其实是受到了言语上的“霸凌”(I refuse to be bullied),并将这封“道歉信”也一并发送给了所有她认识的校友和H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