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杨泳洁  编辑|罗丽娟

与周杰伦粉丝在新浪微博超话社区明星超话排行榜(下称“超话榜”)上大战近一周后,今天上午,蔡徐坤数据站发表联合声明称,”退出微博各项数据榜单的竞争“。

”未来,(蔡徐坤粉丝)将会把重心放在关注艺人的作品和舞台,数据重心转移至舞台、音乐、时尚、品牌等,陪伴他打磨出更好的作品。“声明还特别提到,蔡徐坤曾蝉联内地榜64周连冠。

作为流量偶像,不仅在微博内地榜,在超话排行榜上,蔡徐坤也蝉联了54周的冠军。但是最近这一榜单的榜首位置已易主——2019年第29周,周杰伦在微博超话榜上以1.1亿影响力跃居榜首。

这一切,都源于豆瓣的一则帖子。

7月16日,周杰伦在南京的巡回演唱会门票正式发售,一分钟内全部售罄,许多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哭诉自己没抢到票。恰在此时,有网友在豆瓣发帖表示质疑:“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难买啊?”该网友还表示,周杰伦微博超话上不了排名,官宣代言、转发评论都未破万,真有这么多粉丝吗?

很快,这一帖子被不少网友转发,甚至被截图扩散到了微博等社交平台上。

一石激起千层浪。有网友表示,周杰伦作为华语乐坛的标杆性人物,没必要做数据,但是没必要不代表做不到。随后,关于“周杰伦需要做数据吗”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不少路人和粉丝开始呼吁为周杰伦打榜。

2000年11月出道的周杰伦,凭借专辑《Jay》斩获当年中国台湾当年最佳流行音乐演唱专辑、最佳制作人和最佳作曲人三个奖项,成为不少80后、95前的偶像。而其主流粉丝群体目前多在25岁-35岁之间,因此粉丝将此次打榜行动自我调侃为“夕阳红团建”。

从零开始学习如何在微博超话获积分、做数据,自称为周杰伦粉丝的各路人马开始行动起来。不止网友粉丝,不少艺人也加入其中,包括陈赫、阿信、李现等;一些企业官微也参与了周杰伦超话,如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天猫、美团等;甚至这一“争夺战”引起了人民日报的关注。

7月16日-7月21日,短短五天之内,周杰伦在超话排行榜上从没有名次到登顶成为第一名。期间蔡徐坤粉丝曾试图反超,但众多周杰伦的“夕阳红”粉丝将这一排名牢牢锁定到了21日24:00,最终周杰伦超话影响力破亿。

按照超话排名规则,积分按周清零,在7月22日零点之后,排名也需要重新调整。周杰伦的粉丝一再强调此次上榜后就不再打榜,占据榜首一次足矣。但截至发稿前,周杰伦仍以1349.1万影响力居于超话榜榜首。

“其实打榜这件事,本来就不是我们该做的事,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做事方式,我这么做数据恰恰是我对‘做数据’的不满。“

陈磊已经35岁,在一家金融公司担任中层,下面带了近20人的团队。原本对明星无感,对打榜一无所知。但看了朋友圈多位朋友的转发后,还是决定支持周杰伦一次,在他看来,周杰伦出名靠的是才华,而如今多数流量明星走红靠的则是“做出来的数据”。

但是这一支持,并非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超话是由新浪微博2016年推出的一项功能,将微博原有的话题功能与社区属性相结合,类似百度贴吧。目前超话大都以明星艺人话题为主要内容。

同时,微博为超话设计了一系列排名机制,粉丝可通过打榜来推高自己喜爱的偶像的排名。而打榜主要凭借积分实现,为自己偶像定期签到、发帖等都可以换取积分。在超话明星榜上,通常只会显示前100名,而其他人气相对一般的艺人则被放入潜力榜。

因为新浪微博的网页版无法实现打榜,陈磊需要在手机上重新下载新浪微博App才可操作。近6年未使用微博的陈磊,甚至已经忘记了登录密码。在一番折腾后,陈磊终于成功登录自己的微博账号,开始按照网上教程进行打榜。

“转发评论帖子只有2分,关注任意超话可得8分,唯一一个得分最高可获50积分的需要下载超话App,”陈磊抱怨,评论帖子还要进入超话社区,结果等评论完后已经找不到打榜按钮,“打榜太麻烦了,还不敢做任务赚积分,担心跳转太多页面再也找不着回去。辛辛苦苦挣了20分,全给他了。”陈磊认为这过程对他来说“性价比太低”,还不如买张演唱会门票。

陈磊只是周杰伦众多“夕阳红”粉丝的缩影,这一次,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接触了“超话”、“打榜”等名词,甚至已经多年不发微博。粉丝们将重新发布相关超话微博,调侃为“被动营业”。

李昊在某艺人粉丝组里专职负责做数据打榜,在他看来,打榜远没有那么难,“因为无需全部使用真人”。他透露,只要手上有足量的账号,就可以短期内让任何一个人一夜爆红,而这些账号可以在淘宝、闲鱼等平台大量购入。

李昊介绍,好一点的偶像粉丝团体都会有一整套做数据的体系,包含数据组、控评组、反黑组等,各小组承担不同任务,紧密配合。组内负责人每天都会安排组员做任务、攒积分,打榜时则由专人经过精密的测算,既要拿名次,又要尽可能的保留更多积分,以备下次所需。

因为按照微博超话的规则,每周日零点过后,积分自动清零,而后重新排名。因此打榜对于很多流量明星的粉丝来说是日常事项,每周惯例工作。

图片来源:闲鱼

例如蔡徐坤的粉丝团队就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日常运作。在微博上,三个经过微博认证加V的账号“蔡徐坤数据站”、“KSL-蔡徐坤数据组”、“蔡徐坤数据站控评组“作为牵头,日常会指挥粉丝做任务攒积分、控制评论、抛分、打榜,进行得有条不紊。而在QQ搜索蔡徐坤打榜,也可搜到大量QQ群,组织粉丝为其打榜,刷流量。

这是一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如今,判断一个艺人红不红多数要看其流量数据,如唱片销量、电影票房、微博粉丝数、微博超话排名等。而这一系列的数据后面对应的则是其商业价值或者资源,包含片酬、广告代言、封面宣传、综艺节目等。明星艺人想要获得更高的商业价值,打造一份好看的数据已不可避免。

在这样的背景下,艺人、商家、粉丝都成了流量经济链条上的一环,而背后的平台作为载体,一方面靠明星艺人带动粉丝引来流量,一方面也通过排名等鼓励粉丝为其偶像努力做数据,为偶像带来更大的商业价值及机会。

出于对“爱豆”爱得深沉,做数据自然成了不少粉丝的最关注的问题,甚至有商家想用通过此谋取暴利。。

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条MV微博,短短九天内“转发量”过亿的新闻上了热搜,引发了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关注。

2月24日,央视新闻直播间专门就此事进行了关于人为操作流量进行了专题报道,报道提到,该微博显示被转发了一亿次,但微博总用户数量也不过3亿。随后,新浪微博发布公告,强调现在流量的恶性竞争已经成为了互联网黑色产业,有人依靠“外挂”软件刷数据,并表示不希望这样的竞赛再继续下去。

图片来源:新闻直播间节目截图

6月10日,一款叫做“星援”的App被查封。该App专为粉丝帮明星打榜而开发,是一款模通过破解微博加密算法实现批量转发微博内容的应用软件。借助该App,一条微博转发量的多少主要取决于愿意花多少钱,而这也促成了蔡徐坤单条微博1亿次转发的“惊人表现”。

据该App开发者蔡某某交代,起初他制作这个App是为了给喜欢的“爱豆”应援,增加关注度。随着使用的粉丝越来越多,他发现其中有“暴利”可图。利用粉丝给“爱豆”刷流量的需求,蔡某某在半年内已吸金800余万元。

有观点认为,虽然此番周杰伦与蔡徐坤的超话榜争夺看似各家明星粉丝一决胜负,但他们都不是真正的赢家。

在本次流量大战过程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参与方——新浪微博。

微博大V@来去之间(经新浪娱乐官方认证,其为新浪微博CEO王高飞)、新浪娱乐明星频道官方微博“娱乐有饭”等在双方粉丝打榜期间,不断推送相关超话内容,号召粉丝为偶像打榜,并贴心的附上了超话打榜的教程。

针对周杰伦粉丝群的行动,娱乐有饭还曾发起“中年人追星“的话题,并带上了一系列曾经红过的偶像如谢霆锋、吴尊、陆毅等,号召其粉丝前往超话社区。

截至7月22日,仅打榜相关话题就已超过了数十亿阅读量。另外,由于打榜需要积分,靠做任务、发评论、下载超话APP等获得积分的方式,也对微博唤醒老用户、提高用户活跃度及提升超话社区APP下载量有很大助力。

5月23日,新浪微博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广告和营销服务仍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其中增值服务收入占总营收比重为15%,相比去年四季度的13%有小幅提升。而在为会员提供的付费增值服务中,包含超话在内的微博产品贡献了一定比重。

以超话为例,用户可通过签到获取积分,如漏签则需要通过补签卡进行,但想开通补签卡就需付费成为会员。每开通或续费一个月会员可获得一张补签卡,一次性开通或续费一年则可再额外获取三张。

超话所有运营规则的目的,都指向了促使用户购买增值服务。在周杰伦与蔡徐坤的流量PK中,粉丝们不断刷新记录甚至创出超话过亿影响力的同时,实际上也在为微博创收。

值得玩味的是,虽然本次流量大战吸引了大量关注,但周杰伦本人并未开通微博账号。

一位经微博官方认证为“微博2018十大影响力电视剧大V“的微博用户圈教主对本次流量大战评价:“一次面向流量大型嘲讽的行为艺术。数据蔡徐坤最重要的指标,也是周杰伦最不重要的指标。主角周杰伦以缺席的方式参与这场面向流量的审判,一切战绩都带着不屑但陪你玩的嘲笑。”

如今,周杰伦的粉丝散去,蔡徐坤的粉丝宣布退出微博数据榜单。这对于平台来说,或许才是狂欢过后最大的嘲笑。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磊、李昊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