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重点:

1、我真正决定离开魅族,是魅族16发布之后,上面要加量,我没有签字,因为总量提升会导致赚不到钱。

2、我觉得外界有一个很错误的认知,魅族的所有这一切都是黄章造成的,但其实不是。今天外面写的所有关于魅族和黄章的东西,80%是假的。

3、魅族仍然有机会。在某种形势下,比如说有一个机会是直营、零售、连锁加多品牌,另外一个机会是很细分的手机市场,不是没有机会。

7月18日,魅族科技高级副总裁李楠在微博正式宣布离开魅族。他说未来还是会聚焦年轻群体,做真正的品牌,获取“心智份额”。而在此之前,面对网友关于李楠是否离职的提问,魅族创始人黄章——也是李楠曾经的老板公开表示,对公司来说能挣钱的就是人才,亏钱的就是费财(废材)。

黄章的表态引起了轩然大波,外界充满了对他和李楠关系的猜测。7月27日,在珠海李楠和腾讯《潜望》谈了两个多小时,内容关于黄章、魅族的失败以及自己的未来

李楠最早因一篇文章获得魅族创始人黄章赏识,随后于2012年加入魅族,后因引入阿里投资而成为除黄章之外魅族最重要的高管,也因此与阿里产生对赌协议,不得不做出魅蓝品牌走量,再因魅族和魅蓝未及预期,以及魅族当下越来越狭窄的生存空间而出走。

过去几年,李楠深度参与了魅族这家公司的发展,主要包括魅族的机海战术和魅蓝品牌。但在外界看来,李楠和白永祥主导的机海战术是魅族当年的一大败笔。而魅蓝品牌虽然在李楠手中短暂起量,一度有追赶红米的趋势,但最终还是在他手中走向了末日。

不过,关于机海战术这件事,李楠在与腾讯《潜望》独家对话中改变了说法。他说自己以前公开说过机海战术是错的,但实际上,从今天的结果来看,它有两个重大意义,第一是维持市场的热度,第二是测试整个市场中间的能量跟可能性。

而关于魅蓝品牌被停掉,他将原因归结为公司要all in魅族16这款产品。不过因为做魅蓝时常年跟踪年轻消费者所喜欢的文化趋势和设计风格,这将影响他接下来的创业方向。

李楠还强调,外界对于魅族有一个很错误的认知,认为所有这一切都是黄章造成的,但其实并不是,而是整个公司自上而下的自大。“今天外面写的所有关于魅族和黄章的东西,80%是假的。”

以下是本次对话部分实录:

腾讯《潜望》:这次离职你都还没说,黄章却出来讲了,是怎么回事?

李楠:我也不知道,神助攻啊。

腾讯《潜望》:他也觉得你想利用舆论炒作吗?

李楠:不是,我本来是要说的。我打算在那天下午两点放这些出来,结果你们提前给我问走了,我还放什么?

腾讯《潜望》:没想到他会先公布吧?你们俩看起来并没有好聚好散?

李楠:无所谓了吧,我自己都没有攻击过他,我也没有攻击过任何人。

腾讯《潜望》:是他情商不够高吗?

李楠:那就不管了,这是他的事。

腾讯《潜望》:很多人说黄章是一个好的产品经理,但不是好的商人,才导致魅族如今的局面,你觉得呢?

李楠:我不评价黄章,也不评价魅族,毕竟已经离开了。

腾讯《潜望》:什么时候决定离开的?

李楠:我真正决定走是魅族16发布之后,上面要加量,我没有签字,因为总量提升会导致赚不到钱。

腾讯《潜望》:为什么你不愿签字?这么想赚钱?

李楠:赚钱有两个好处,第一是自己赚钱,第二是渠道赚钱。我觉得这个量堆上去很难了,关键这种操作方式本身感觉意义不大。所以就决定散了,走了。

腾讯《潜望》:魅蓝和机海战术都是你提出来的吗?

李楠:机海战术不是,但是机海战术我没有反对。因为当时我们的资源都上来了,我们可以组织市场工作。我当魅蓝总裁的时候才知道,整个魅蓝的产品线,实际上那个时候就很经典了,而且我上来了就砍掉了四五款后面的产品,换上了两款全面屏,当时还在搞非全面屏。

腾讯《潜望》:机海战术你和老白(白永祥)主要参与,应该由你们俩负责吗?

李楠:机海战术没有问题的,我们用MTK的芯片维持了增长,同时测试了这个市场上所有的可能性。在2017年的时候,实际上经过调整后的产品布局是非常精准的。就是因为我们都测过了,你不测怎么知道?我以前公开说过机海战术是错的,但实际上,从今天的结果来看,它有两个重大意义,第一是维持市场的热度,第二是测试整个市场中间的能量跟可能性。而且我们机海战术付出的代价和催生运营成本导致的亏损和10个亿纯利导致的问题要少得多。

因为很多人可能觉得,你发更多的手机,你的研发成本要付出的更多。但是实际上魅族不是这样,只要我们魅蓝的量突破一定的规模,实际上ODM自己把研发的成本cover得差不多了。

腾讯《潜望》:在你负责具体业务这段时间,大家会觉得魅族在全面屏时代落后了不少?

李楠:其实魅蓝S6跟魅蓝E3都是我当了魅蓝总裁,掌控魅蓝产品之后砍掉后面一堆的非全面屏之后,紧急上了这两款产品。那两款产品的定义,为了赶时间,就是一夜之间。但是市场证明都是成功的。S6还不错,但是E3是因为它供应链掉链子,代工厂出问题了,才没有上量。

腾讯《潜望》:但是结果魅蓝反而被停了?

李楠:因为公司要all in魅族16这款产品。

腾讯《潜望》:因为黄章的很多亲戚都在公司,很多人会觉得魅族是一家家族企业,你认为呢?

李楠:拜托,我已经说了不再评价黄章和魅族。

腾讯《潜望》:那为什么黄章的亲戚在魅族各个部门,唯独你负责的营销线没有?

李楠:其实他也没有安插,只不过是有些人想在魅族工作,跟这个能力匹配,就放到那里,反正我这边就是匹配不上,没办法。

腾讯《潜望》:是不是因为涉及到家族利益,所以考虑问题的角度就不一样了?

李楠:没有吧,我觉得外界有一个很错误的认知,所有这一切都是黄章造成的,但其实不是。今天外面写的所有关于魅族和黄章的东西,80%是假的。

腾讯《潜望》:那是什么原因?

李楠:整个公司文化自上而下的自大。你想想,魅族当年还自己做微博想跟新浪竞争。

腾讯《潜望》:现在很多人都会觉得,魅族能不能活下去都还都不知道?

李楠:我觉得魅族仍然有机会。在某种形势下,比如说有一个机会是直营、零售、连锁加多品牌,另外一个机会是很细分的手机市场,不是没有机会。比如说做一些其他的3C相关的电子产品为主力,不能没有这种能力跟机会。但的确不在主流了,这个没办法。

腾讯《潜望》:对你自己个人,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李楠:我接下来做的事情,就是想办法把心智份额获取到,和中国自有品牌做这件事,然后推动推动。我为了这个目的,做个产品,或者帮人做产品,甚至写点文章、做个媒体,也正常。

中国还没有出现类似于日本的村上隆、川久保玲,也没有出现类似于三宅一生、MUJI、丰田、索尼等这种决定性改变全球消费者心智的品牌。但是中国肯定会出现,而且已经非常接近这个时间点了。

腾讯《潜望》:会去做电子烟或开潮牌店?

李楠:电子烟不一定,有可能会考虑。潮牌店那种线下模式应该是不太会碰了,因为线下很重,目前没有资源跟团队做这么重的事情。

腾讯《潜望》:除了电子烟,其他方向呢?

李楠:还不能说,应该会做不止一件事。从逻辑上讲,我们今天面临最大的一个问题是消费者换代。90后和95后已经统治主力消费市场。天猫数据显示,80后每花1块钱的同时90后花了4块钱。消费者已经换代了,但是你看我们的主流商业还没有换代。比如90后喜欢的设计风格,会更加地自我,更加撞色,更具有荷尔蒙。但是你看今天在供需上已经成功的大品牌,其实还是停留在比较冷淡的风格上。

我因为常年跟踪年轻消费者所喜欢的文化趋势和设计风格,我们叫亚文化爆发点准则的这么一个方法,能够很清晰地看到,今天主力品牌在这些方面的东西落后了。

本文作者王潘,来自腾讯《潜望》栏目,原文标题《潜望 | 对话李楠:关于魅族和黄章,80%的内容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