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欧洲市值最大银行汇丰宣布上任仅18个月的首席执行官、30年该行“老兵”John Flint意外辞去CEO和董事职位后,该行又宣布将裁员至少4000人,约占近23.8万名员工总数的2%。

汇丰银行首席财务官Ewen Stevenson在周一召开的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上表示,该行高管们必须专心裁员,裁员将集中在较资深的岗位,等于减少该行4%的薪资支出。汇丰预计,2019年的相关遣散费用为6.5亿-7亿美元,以后每年都将节省类似金额的成本。

最近几个月,前CEO Flint一直要求高层管理人员降低成本。5月时曾有消息称,汇丰将在环球银行和市场业务至少削减500个工作岗位,伦敦或首当其冲受到影响。

7月初汇丰曾宣布,其美国行政总裁Patrick Burke和美国市场业务负责人Greg Pierce都将在今年离职,主要由于汇丰美国的盈利表现未能明显提升。该行今日也在二季报中证实,不认为2020年前会实现美国分部有形股本回报率6%的目标,理由是美联储降息等负面商业环境。

汇丰154年历史上首位非内部提拔的董事长Mark Tucker表示,John Flint离职不会改变该行战略,而是由于“全球环境的复杂性和挑战性上升,董事会相信有必要作出改变”,来应对挑战并抓住未来的重大机遇。

不过据每日经济新闻援引媒体报道,知情人士称,Flint和Tucker此前在执行汇丰战略的速度和结果方面存在一定分歧。这些分歧源于Flint在削减成本及为高管设定收入目标时方式更为温和,而Tucker更喜欢数据驱动的模式,Flint提振美国业务的进程也被认为过于缓慢。

据信,汇丰新任CEO的遴选过程可能持续6至12个月,会综合考虑内部与外部的竞争者。Tucker今日完全否认了自己会兼任CEO的传闻,汇丰CFO Stevenson、全球私人银行主管Antonio Simoes,以及担任临时CEO的全球商业银行部门主管Neol Quinn都是潜在候选人。

在汇丰银行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非公司内部培训的人才担任过CEO一职。

每日经济新闻上述报道称,Tucker周一表示,该行仍专注于扩大在中国的业务,这也一直是Flint及其前任CEO欧智华(Stuart Gulliver)的首要任务。专注于亚洲的汇丰银行已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外资银行,长期以来一直渴望在中国的零售和商业银行市场上进一步增长。同时,Stevenson称,全球贸易放缓“将对企业产生影响”,英国“脱欧”不确定性也对消费者和商业信心造成打击。

汇丰银行在二季报中称,“全球经济前景正在恶化”。由于收入增加,该行二季度净利润为43.7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41亿美元;今年上半年的税前利润同比增长15.8%至124亿美元,上半年收入同比增长7.6%至293亿美元。

在周一美股创年内最大单日跌幅的背景下,汇丰美股盘中跌超3%,下逼38美元,创2016年11月初以来的近三年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