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8日周三美股临近收盘前,电动汽车巨头特斯拉在公司官网发布声明,正式宣布推出名为“特斯拉保险”(Tesla Insurance)的产品。

目前,加州的特斯拉车主可以最先享受这项服务,未来这一保险产品将拓展至美国其他州。但公司没有具体点明将要拓展的州分或时间表,也没有列出车险价格。

公开声明称,特斯拉保险是价格具有竞争力的产品,旨在为特斯拉车主提供高达20%-30%的降价优惠,并提供全面的保险与索赔管理。现有车主可以通过Tesla.com/insurance网站在“一分钟内”快捷下单,新车订单可在获得VIN车辆识别码后,在交付前便请求报价。这一保险支持按月支付,客户可以随时取消或更改保险政策,没有隐藏费用或额外收费。

公司称,之所以能提供较低的保费,是因为特斯拉最了解其车辆性能,以便该保险能够利用“特斯拉汽车的先进技术、安全性与可维护性”。更为优惠的保费定价将反映特斯拉主动安全性和先进驾驶辅助功能的优势,而这些功能已是所有特斯拉新车的标准配置。

特斯拉保险的保费定价将基于个人驾驶记录和“通常会影响个人保险费率的其他因素”,希望为多辆特斯拉汽车投保的车主也有资格获得更多折扣。但公司强调,在为保险定价时,不会使用或记录GPS和车载摄像机等车辆数据,似乎想缓解人们对用户隐私被侵犯的不安情绪。

在线车险选购平台Gabi Personal Insurance Agency曾在2018年8月发布统计称,在150个美国邮政编码地区的特斯拉Model 3平均车险年费是2814美元,仅比投保一辆保时捷911经典跑车便宜35美元;而在上述地区类似Model 3售价的雪佛兰Volt Premier平均车险年费为2102美元。非营利研究机构美国公路安全保险协会(IIHS)发现,特斯拉Model S拥有2018年美国最昂贵的车险,特斯拉各型号汽车的投保成本均高于平均水平。

                                      

分析称,特斯拉车主一直遭遇高额车险费用的困扰,部分原因是找到该车的更换零件和碰撞后合格的车身维修店相对困难。由于内置传感器和Autopilot自动驾驶软件的存在,特斯拉也被保险公司打上问号。2017年,美国汽车协会(AAA)曾称,特斯拉车主应支付超过传统车辆的投保费用,因为“索赔频率异常高”,而特斯拉认为这一决定存在“严重缺陷”。

特斯拉CEO马斯克在今年4月的财报电话会上首次披露了开发保险产品的野心。当时他称,这将比其他任何事情更具吸引力。特斯拉直接了解用户的驾驶风险状况,也了解自身汽车的技术和维修成本,有助于降低保费,“但如果他们想疯狂开车,保险费率会更高”。

不过,马斯克当时所称“大约一个月就能推出”的保险产品迟迟不见踪影。6月特斯拉解释称,推迟推出保险产品是因为等待“收购完成”。去年特斯拉曾聘请美国保险公司Liberty Mutual的前任执行官Alex Tsetsenekos,来领导特斯拉与其他保险公司合作的车险项目InsureMyTesla。

有意思的是,在马斯克4月宣布进军车险业后,以保险起家、并将在车险领域与特斯拉形成直接竞争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董事长巴菲特高调否定这一野心。巴菲特在5月的第54届公司股东大会上称,特斯拉可能会因冒险进入保险业务而陷入困境:

这(做汽车保险生意)可不容易。汽车企业冒险进入保险行业的成功概率大概和保险公司挺进汽车行业差不多。

有分析指出,特斯拉提供保险服务,将有机会在寻求可持续盈利的同时增厚毛利空间,但如果特斯拉不得不支付太多的索赔,也可能更快耗尽公司的现金储备。

此外,特斯拉公司今日声明称,特斯拉保险不会涵盖打车或汽车共享等商业服务。有分析认为,明年特斯拉计划推出一个无人驾驶的出租车网络,不知到时候公司是否会修改商业保险政策。

推出车险服务的消息发布后,特斯拉周三收涨0.71%,报收215.59美元,仍接近一个月低位,今年以来已累跌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