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财经 (ID:mycaijing),作者:涂伟

近期,周黑鸭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结合此前煌上煌与绝味食品发布的半年报,“卤味三巨头”半年报已全部出炉。
 
对于周黑鸭而言,这可能是其自2016年上市以来交出的最差的一份财报。数据显示,周黑鸭2019年上半年营收增长不到2%,净利润下滑超过了30%,关店数量达到了117家,首次出现门店负增长的情况。同一时期,煌上煌与绝味食品两家的净利增速同比全部超过20%。
 
有市场声音认为,周黑鸭的“掉队”源于其一直坚持的直营开店销售模式。相比加盟模式,直营店需要更多的资产投入,且扩张速度更慢。周黑鸭也表示,未来将开拓特许经营模式,探索多元分销渠道。
 
有业内人士表示,“卤味三巨头”未来的主要竞争压力可能不是来自彼此之间,而是其他有可能一跃而起的行业新贵。

从已发布的半年报数据上看,周黑鸭有点“掉队”了。

数据显示,今年1-6月份,周黑鸭实现营收16.26亿元,同比增长1.8%,归母净利润2.24亿元,同比下降32.4%。对于净利润下滑的原因,周黑鸭方面称,主要是受门店经营利润率下跌、原材料成本上涨、新投产项目和门店租金增长等因素影响。
 
另据《财经》新媒体梳理,2019年上半年,煌上煌与绝味鸭脖分别实现营收11.69亿元、24.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3.15%、19.42%。归母净利润方面,煌上煌实现净利润1.40亿元,同比增长23.15%;绝味食品实现净利润3.96亿元,同比增长25.81%。
 
从上可知,煌上煌与绝味鸭脖均保持了比较强劲的增长势头,净利润增速双双突破了20%。而周黑鸭同期超3成的净利下滑数据,相比之下显得有些“逊色”。
值得注意的是,周黑鸭半年报还披露,因经营效益不佳、市政改造等原因,报告期内周黑鸭合计关闭了117家自营门店。相比同期新增的84家自营门店,门店数量出现了负增长。据了解,这也是周黑鸭自2016年港交所上市以来,首次出现门店负增长。
 
周黑鸭业绩的下滑也带来了机构态度的转变。里昂近日发表报告称,因为周黑鸭零售销售表现疲弱和竞争激烈等因素,对周黑鸭近期表现持审慎态度。里昂降周黑鸭2019年至2021年销售预测3%至4%,降期间盈利预测10%至16%,目标价降至4.3港元,但仍维持“跑赢大市”评级。
 
另外,周黑鸭发布半年报的同时,还任命了张宇晨为新一任的行政总裁,主要负责公司和其附属公司的策略发展及计划,监督集团的运营和表现。资料显示,44岁的张宇晨曾在宝洁公司任职14年,拥有20多年消费品领域运营管理经验。
“卤味三巨头”为何会出现业绩分化?有市场声音认为,这与周黑鸭采取了与煌上煌、绝味食品不同的销售模式有关。
 
一般而言,零售商的销售模式主要为直营与加盟两种。周黑鸭采取了直营开店为主的销售模式,半年报显示,周黑鸭上半年来自直营店的营收为14.03亿元,占总营收的86.3%。与周黑鸭不同的是,绝味食品主要采用“以直营连锁为引导、加盟连锁为主体”的销售模式,主营业务收入90%以上来源于加盟渠道;煌上煌的主要经营模式涵盖了直营连锁、特许经营连锁和经销商三种经营模式。
 
销售模式的差异,直观的体现在了开店规模数据上。周黑鸭半年报数据显示,其最新的门店数量为1255家。煌上煌与绝味食品的开店数量,则要远超周黑鸭。截至2019年6月30日,绝味食品在全国共开设了10598家门店(不含港澳台地区),较年初增加683家。煌上煌预计2019年年底门店数量达到4000家左右,上半年新增了门店436家。
 
通常来说,直营模式属于重资产,投入与产出的时间周期较长,扩张速度远不如加盟模式。另一方面,直营模式的优点在于可以保持较好的统一品牌形象,没有加盟商进行利润分成,能获得较高的溢价和毛利。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周黑鸭的毛利率为55.9%,尽管相比去年同期出现了下降,但也高于绝味食品的34.23%毛利率与煌上煌37.32%的毛利率。
 
国盛证券研报认为,直营、加盟两种销售模式各有优劣,决定品牌扩张有效方式的关键在于生意本质和品牌属性的不同。
 
对于未来的发展,周黑鸭方面称,业务策略将聚焦在利用特许经营模式进一步渗透现有市场及策略性扩展至新地区、探索多元分销渠道、加强产品创新等方面。
 
计划打破单一销售模式的周黑鸭能否突破目前的发展困境,尚需时间来检验。
周黑鸭发源于湖北武汉,华中五省是周黑鸭的主要市场。今年上半年,周黑鸭华中区域实现营收8.42亿元,占总营收的51.78%。3月1日,做空机构Emerson Analytics就周黑鸭的核心销售市场数据进行过做空。
Emerson发布的《the Dark Side of the Duck(鸭子的黑暗面)》认为,周黑鸭存在伪造销售数据,虚增销售收入的行为。Emerson称,他们通过尽调发现,湖南和江西周黑鸭零售店存在店主在无顾客购买的情况下大量虚假开单的情况。同时,Emerson通过从周黑鸭咨询到的平均客店支出数据,反推出周黑鸭日均销售量为174宗,而他们观察的数据为125宗,高出了38.7%。另外,Emerson Analytics统计了走访的华中地区店面平均客单价,发现华中地区ASPO约61.4元人民币,比周黑鸭在2018年半年报中公布的全国平均客单价65.8元低约6.8%。
 
Emerson Analytics是知名做空机构,近年来已经连续做空多家香港上市公司,包括旭光高新材料、桑德国际、华瀚健康、中国光纤、天鸽互动、中国宏桥等,被做空企业多数股价暴跌并停牌。中国宏桥还曾因停牌时间过长被剔除出恒生指数和沪深港股通名单。
 
面对Emerson的指控,周黑鸭3月5日股票停牌,以待发布相关的澄清公告。周黑鸭在随后的公告中否认了Emerson对其伪造销售数据的指控,称其为无稽之谈,缺乏依据。
 
股价方面,周黑鸭并未受做空报告太大的影响,做空报告发布后股价运行较为平稳。8月30日,周黑鸭股价下跌2.44%,报收3.6港元/股,此前,Emerson看空周黑鸭至2.4港元。不过,相比周黑鸭上市初期8块多港元的股价,跌幅已超过50%。
 
周黑鸭、绝味食品、煌上煌虽然号称“卤味三巨头”,但实际市场占有率并不算高,咨询公司沙利文公开数据显示,以我国2017年休闲卤制品行业的零售价值为基础,前五家市占率仅为20%。这其中,绝味食品占比8.9%,周黑鸭占比5.5%,煌上煌占比2.6%。
 
业内人士表示,“卤味三巨头”合计市场占有率仅为百分之十几,酱卤行业拥有近千亿元市场,且未形成真正激烈的竞争,并不存在难以进入的问题。三家企业除了彼此间竞争外,更多的压力将会来自其他有可能一跃而起的行业新贵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