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24个小时内,市场上传出了多种有关办公空间共享巨头WeWork上市的传闻,有的甚至相互矛盾。

此前有消息称,WeWork可能大幅下调估值至不足200亿美元,还不到年初最大外部投资者日本软银集团20亿美元投资时估值470亿美元的一半。还有消息称,软银正在敦促WeWork搁置上市计划,甚至不惜提供充足的短期贷款帮后者保持现金流。

然而几个小时后,方向完全相反的新消息传出。据新浪科技援引媒体称,WeWork最早将于9月16日下周一启动面向机构投资者的IPO路演,上市计划非但没有搁置,反而“仍在全速推进”。

分析称,WeWork继续推进IPO计划与投资者软银的建议背道而驰。正是由于软银不愿再注入更多资金,这意味着WeWork“可能别无选择,只能以远低于预期的估值推进IPO。”

券商Bernstein的分析师在最新研报中称,继续路演与软银的搁置上市建议也许并不矛盾。下周投资者路演将是决定WeWork进行首次公开招股方向的关键时刻。鉴于软银仍看好WeWork公司的长期前景,可能会提供后者急需的短期投资,既能加倍下注,也令其在更长时间内保持私有化。

上市前夕,WeWork已因缺乏盈利前景、公司架构负责、与创始人兼CEO的多笔金钱交易,以及遵照科技公司还是传统房地产公司估值等问题备受争议。由于投资者兴趣寥寥,临近上市安排前估值也一降再降。Bernstein认为,如果WeWork录得估值150亿美元,软银不得不在其直接投资中减记12亿美元,获得沙特支持的愿景基金也将面临16亿美元损失。

市场数据显示,由于IPO上市前景不明朗,WeWork债券价格周二深跌。去年该公司发行的价值逾7.02亿美元的债券最深跌3美分,至98美分,收益率最高涨60个基点至8.3%。

上个月宣布上市计划后,这一债券价格一度突破100美分,因为招股书披露获得了来自摩根大通和高盛等银行提供的60亿美元贷款额度,有助于缓解大额亏损公司的流动性紧张。但取得贷款的前提是通过上市至少融资30亿美元,分析称,债券价格下跌代表市场认为其IPO可能性降低。

此前消息称,“在可见的未来”,WeWork可能都计划通过发行垃圾债来融资,将采取与流媒体巨头奈飞类似的信贷评级体系。WeWork目前账上约有13亿美元的长债,尚未实现盈利,而且需要烧钱来实现扩张,传统的信贷评级方法难以较好地衡量这一公司。

目前,标普和惠誉对WeWork公司债的评级均在垃圾级。穆迪在去年8月撤销了对WeWork的评级,称没有足够充分的信息来继续对该公司进行评级。

招股书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尽管创立于2010年的WeWork从2016年起每年营收都翻倍增长,同期亏损额也超过了40亿美元。2018年净亏损19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的亏损超过9亿美元,说明公司进入第九个年头的“烧钱速度”依旧不减,在当前市场大背景下或引发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