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姚心璐 编辑| 安心

命名、多摄、背面设计、芯片……前瞻报道几乎命中了新iPhone的所有卖点,唯独在售价上有所差池。

北京时间9月11日凌晨,在一年一度的苹果秋季发布会上,苹果发布了新款iPhone、iPad和Apple Watch。不出所料,新iPhone分为iPhone 11、iPhone 11 Pro和iPhone 11 Pro Max几个系列,分别拥有双摄和三摄系统,增加了绿色等新配色,续航能力也各自有所提升。此前传言的反向充电、支持Apple Pencil等功能则并未出现。

值得一提的是,接替iPhone XR的iPhone 11起售价从去年的749美元降低至699美元。iPhone 11系列从本周五起可以预购,9月20日开始发货。

此外,苹果在此次发布会中还发布了新版(第七代)iPad,屏幕扩大至10.2英寸;推出的第五代Apple Watch新增了Always on功能,允许表盘常亮。

软件服务也是本次发布会的重点,苹果宣布将带来游戏订阅服务Apple Arcade和视频订阅服务Apple TV+,服务上线后将会提供大量独家游戏和苹果自制剧,订阅价均为4.99美元/月。

发布会结束后,苹果中国官网进行了更新:iPhone 11、iPhone 11 Pro、iPhone 11 Pro Max的起售价分别为5499元、8699元和9599元;第七代iPad起售价2699元;Apple Watch Series 5则3199元起售。

iPhone 11 Pro功能亮点 图源:苹果发布会

正如此前传言,iPhone 11系列仍保留了上一代iPhone的基本设计:刘海屏、双面玻璃以及相同的尺寸,如果仅从正面观察,可能难以看出区别。

iPhone 11全系列采用苹果最新的A13芯片,尽管苹果未透露A13的任何细节,不过在其提供的性能表现柱状图中,A13的性能约为高通855芯片的1.5倍,“这是智能手机中有史以来最快的CPU”。

此外,iPhone 11搭载了焦距为26mm和13mm的双摄像头,后者支持120度广角拍摄;iPhone Pro系列则在此基础上增加了一颗52mm长焦摄像头,支持4倍光学变焦。从发布会上看,摄像头的升级无疑是此次新版iPhone系列的最大亮点。据介绍,新摄像软件支持人像及物体虚化、高调单色光、夜间模式、影院级防抖等功能。

与iPhone XR一样,iPhone 11拥有六款配色,其中绿色和紫色为新增色;iPhone Pro系列则最新增加了“午夜绿”配色,此外还有常规的深空灰、银色和新金色。

此外,iPhone 11系列支持更长续航,iPhone 11、iPhone Pro和iPhone Pro MAX比上一代手机的续航能力分别提升1、4和5个小时;iPhone Pro系列可支持18w快充,并配置了快充适配器。

以上四点,几乎是新iPhone的所有变化。

“在整体创新上,苹果正进一步落后于许多竞争对手,即便是在智能机行业整体失速的时代,”在发布会前不久,市场研究公司Technalysis分析师鲍勃·奥唐奈尔表示,“这很难让人们对新iPhone感到激动。”

更使人担忧的是,苹果可能是2019年唯一未推出5G手机的主流厂商。在苹果二季报的电话会议中,库克说,5G目前还不是苹果考虑的问题,苹果将仔细评估各类新技术,然后在合适的时间和条件下尽快推出产品。

与之相对的是,其他厂商推进5G的速度正在加快,与苹果同为全球出货量TOP3的三星和华为,均已有5G手机上市,预计截至今年底,各有2款以上的5G手机可供销售。

很难期待iPhone 11能够提升苹果正在下滑的手机销量。根据IDC统计,在2019年第二季度,苹果出货量排名第三,总计3380万部,同比去年同期的4130万部大幅下降18.2%;在整体市场上所占份额为10.1%,低于去年同期的12.1%。

来自贸易公司Susquehanna International Group的预测数据称,苹果到今年底将售出7000万部新iPhone,这比历史巅峰销量降低了近30%。相对乐观的预测来自于投资银行Wedbush,他们称,苹果计划在iPhone 11发布初期提供7500万部销量,相比去年会略有上升。

除了iPhone,另外两款出现在本次发布会上的新硬件分别是新iPad和Apple watch。与上一代相比,新iPad的屏幕增加至10.2英寸,支持全尺寸智能键盘、支持Apple Pencil,采用100%再生铝打造,售价329美元。

第五代Apple Watch的最大亮点则是增加表面常亮功能,据苹果介绍,这是采用了可动态刷新的屏幕所致,该屏幕最高刷新频率达到60Hz,最低可仅为1Hz,能够实现优秀的电量管理,保持全天18个小时的续航。

新Apple Watch的GPS版本售价399美元,GPS+蜂窝版为499美元,同时,第三代Apple Watch则降价至199美元。

iPhone不再是苹果秋季发布会的主角,至少不是唯一主角。

在本次发布会的前三十分钟,苹果推出了两项重磅服务:游戏订阅平台Apple Arcade以及视频订阅平台Apple TV Plus。为了强调两者的重要性,苹果在发布会上一口气展示了多款Apple Arcade的游戏,不仅细致到玩法、画面、如何升级,甚至还在现场播放了游戏中水底音效的效果。

“这是全世界第一个游戏订阅服务,我们在这里有100多个独家游戏,在其它平台上都是找不到的,没有任何其它服务可以同时推出这样多的服务。”苹果的演讲者强调说。

在视频内容上,苹果正在着力推进自制剧内容。据媒体报道,苹果目前在电视节目、纪录片以及其它原创内容上已经花费了60亿美元,达到迪士尼2019年全年预算的四分之一;在半年以前,这一数字才仅为10亿美元。

本次发布会上,苹果公布了一支新自制剧《SEE》的预告,该剧集的正式播出时间为今年11月1日,这也是Apple TV+正式上线的时间。

根据苹果介绍,Apple Arcade将于9月19日上线,在第一周即会带来100款游戏,其订阅价为4.99美元/月;Apple TV+的订阅价同样是4.99美元。同时,苹果提供一个月的免费使用期,如果用户购买Apple TV,则可以免费收看一年。

将服务视为硬件后的下一个增长点是苹果最近两年的重要策略。在2019年初,库克回应舆论质疑称,不看好苹果的华尔街人士可能低估了“苹果不断成长的设备和服务生态系统”。他强调说,过去一年,苹果有1000亿美元营收来自iPhone之外,即使剔除iPhone,单以其它收入看,苹果仍然“是一家相当大的公司营收增长了19%”。

苹果正在以一种相当“刻意”的方式提升着服务产品的地位。最为明显的是,在3月25日召开春季发布会之前的一周,苹果意外地以每天一次的频率默默更新了iPad、iMac、AirPods等多个产品线,没有任何宣传;而在正式发布会当天,一举公布了多项服务内容。

在秋季发布会前,苹果在服务上的重要进展主要为信用卡和新闻订阅。

今年3月的春季发布会上,苹果宣布已经集成了《纽约客》、《华尔街日报》、《连线》等媒体,总计超过300本顶尖杂志及权威刊物,用户每月只需支付10美元即可阅读其中所有内容;可以对比的是,仅《华尔街日报》的数字版订阅价已超过15美元/月。

当时,苹果同样宣布了Apple Arcade和Apple TV+的存在,不过并未披露更多细节。此次两者均有所进展后,苹果的订阅服务战略变得更加清晰。

种种动作显示,苹果“转型服务”的决心确实不虚。此前,曾有分析师统计显示,苹果服务利润虽高,在收入结构上,却超过六成来自App Store和“其他”,即应用商店抽成和Apple Care+,对iPhone依赖度过高。这也意味着,在iPhone设备遭遇瓶颈的情况下,苹果服务的增长空间也十分有限;如今,苹果服务在金融、音乐、新闻、视频、游戏五个领域全部落地,或许在未来的两三年内,服务业务的收入结构将有较大变化。

如果从未来的某个时间点回看,2019年,尽管硬件产品平淡无奇,但或许是苹果至关重要的一年。

尽管库克表示推迟发布5G手机是苹果的主观选择,但一路走来的观察者心里都清楚——错失5G是苹果在2019年的无奈之举。

此前两年,由于和高通陷入纠纷,苹果转而与英特尔合作,在近两年的iPhone X、iPhone XS中均使用英特尔的通讯基带。然而,在5G基带研究上,或许因英特尔进展迟迟不及预期,在今年4月,苹果与高通达成和解,将再次启用高通基带及相关技术。

不过,在2019年之后,基带的问题或许将被彻底解决。今年7月,苹果宣布将收购英特尔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部门的多数股权,2200名英特尔员工将加入苹果,预计交易于今年第四季度完成。如果此后的进展顺利,苹果或许会成为继三星和华为之后第三个拥有自研通讯基带的手机厂商。

2019也是苹果动荡的一年,在今年上半年,先后两名重要高管的离职将苹果推至风口浪尖:曾被视为苹果“二号人物”的零售和高级业务高级副总裁安吉拉·阿伦茨于2月离职;6月,苹果宣布其首席设计官乔纳森·艾维即将在今年晚些时候离职去创业,乔纳森·艾维与库克并称为“苹果最有价值的两个人”。

作为Burberry 前CEO,阿伦茨在苹果的5年一直备受争议。2014年,库克从Buberry挖来阿伦茨,力图提高苹果的零售能力,不仅委任其为苹果零售和在线业务高级副总裁,而且提供了2400万美元的年薪,这是库克本人年薪的两倍。

一直以来,阿伦茨的存在被视为苹果向“奢侈品”迈进的标志,在其领导下,苹果以绿植、水磨石地板等元素大幅升级了零售店的装修设计,并希望以“城市广场”的概念替换“商店”,可以供游客购物、学习、并与他人展开联系。在2016年,阿伦茨主导了爱马仕与Apple Watch跨界合作,产品最高售价超过1万元人民币。

也正是在阿伦茨任内,iPhone的价格出现了突飞猛进的上涨,从2016年的iPhone 7到2018年iPhone X,起售价一路从649美元涨至999美元,远超其它品牌,引起多方不满。“库克没有把技术创新放在最高优先级,倒是把苹果做成了更像LV或Dior的奢侈品牌,” 苹果原CEO斯卡利更在雅虎财经节目中直言。

因此,当阿伦茨在2月7日宣布将离职时——无论是被迫或是自愿——诸多舆论都将其视为苹果摒弃奢侈品策略、重新重视产品力的标志,消息释出当天,苹果股价竟然上涨1.7%。

市场对乔纳森·艾维的离职则有着截然不同的反应。消息宣布当天,苹果股价下跌1%。这无疑是源自于艾维在苹果举足轻重的地位。乔纳森·艾维曾主导了iPod、iPhone和Apple Watch等多款产品、是为苹果服务近30年的资深元老,被外界称为“乔布斯的知己”,也被视为苹果工业设计的灵魂。

有报道称,艾维的离去主要原因是对库克忽视设计的不满,而来自彭博社等媒体的爆料也佐证了这一点。

不过,无论是被质疑的或是被怀念的,两个高管的离职事件再加上从谷歌加盟的占南德雷亚晋升高管团队并负责AI业务,均指向同一个方向:苹果正在将自己的发展核心从iPhone销售转向服务与新技术。

苹果决定向服务转型已有两三年时间,如今其新闻、视频、游戏、金融这些曾经宣布的种种服务内容大都已开始落地。只是不知这些服务能否如预期般顺利发展。如果3年或5年后回头再看,2019年也许是苹果绝地逢生的拐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