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姚心璐 编辑| 罗丽娟

“过去,我们是国内国外两套模式,像‘两张网’,现在要把工作整合起来,变成‘两层网’。”OPPO副总裁沈义人这样解读公司近期的组织架构调整。

今年8月,OPPO宣布成立全球销售体系与全球营销体系,并将原海外事业部总裁吴强和中国大陆事业部总裁沈义人调整为二人同时负责全球业务,吴强分管销售、沈义人分管营销。

9月10日,在Reno 2发布会后的采访中,沈义人和吴强共同对此次调整进行解读。“以前将国内、国外的业务分开有历史原因,现在,OPPO的品牌、运营、人才,都要向全球化发展。”吴强分析说。

在此次采访中,沈义人与吴强也提到了OPPO对5G手机的看法。最新发布的Reno 2支持5倍混合光学变焦及视频超级防抖功能,不过并无5G版本,“我们要在合适的时机推出5G手机,”沈义人解释说,“这不是一个能力问题,是一个选择问题。”

根据吴强透露,OPPO将首发高通的双模5G芯片。

在沈、吴二人看来,5G的普及和转换速度将低于此前4G的普及速度,4G、5G双网并存将是一个相对长期的现象。同时,吴强预测认为,在2020年中国市场的手机销售中,将有20%为5G手机。

以下为采访实录(经全天候科技整理,有部分删节):

问:现在大家都在强调5G手机,为什么这次会推出一款4G手机?

沈义人:为什么这一代并不是5G产品?我们作为终端厂商希望和运营商的伙伴并行,在最恰当的时候推出最恰当的产品,才能让消费者觉得原来5G时代是这样的。

视频是5G时代最先用的场景,我们希望能率先把在视频研发上的一些成果、5G上要用的一些成果带到新款手机上,让消费者去畅想提前带来的体验。

我们今年率先在欧洲推出第一部可以商用的OPPO Reno5G 版手机。OPPO已经在3GPP标准组织里提交过超过2600篇以上的文稿,同时在全球拥有超过2200族以上全球专利。在5G方面的积累,我们应该是在以终端为主营业务的厂商当中实力最强的,所以我觉得现在是箭在弦上,我们就等着最合适的发令枪。

吴强:OPPO是在欧洲率先正式上市的5G智能手机的厂商,目前我们已经在瑞士、英国、意大利、澳大利亚等海外市场发售,包括和英国的EE,意大利的TIM,瑞士的瑞电,澳洲的Telstra等运营商合作推出5G手机。目前在英国的EE上市以来,OPPO的5G销量在5G手机当中的占比为12%,澳大利亚的合作运营商,在7月销售的OPPO手机中,有69%都是5G手机。

问:相对于其他厂商,OPPO对于5G的态度是否会相对谨慎?

沈义人:5G推广的过程中,不是率先商用和价格战的问题,而是有多少核心技术的问题,这对未来商用一定会有非常大的影响。不是说我们相对谨慎,而是我们要在合适的时机来推这个事情,我们要对消费者负责,如果你拿到一个5G手机,电量、信号都不算太好,你对5G手机的印象可能就不好。

吴强:我们在欧洲市场是第一个销售5G手机的品牌,我们随时可以商用5G的产品。本月底,我们在全国有几百家门店可以体验5G产品,我们也已经和高通签订了合作,会首发高通下一个双模5G的产品。

所以,OPPO什么时候推5G手机,这是一个选择问题,不是能力问题。

问:OPPO对5G手机的销售占比有怎样的看法和规划?

吴强:现在还不用去谈5G手机的销售比例,因为非常小。我们对明年的预计是,到2020年底,中国市场大概有接近20%的销量是5G手机。

5G的普及速度不会那么快,像当年3G到4G那样,一下就都转换了,在市场上,4G和5G并存是一个长期的事情。

问:在4G时代,中国厂商还是一个跟随者,但是在5G时代,中国厂商已经是引领地位了,继续发展有哪些挑战?

吴强:很多行业,中国品牌一旦做起来以后,国际品牌就没什么事了。智能手机行业还不完全是这样,因为一些国际品牌的实力、能力、技术各方面都非常强,所以我觉得远远没有到你刚才说的那一步。现在只能说刚刚开始进入5G的时代,中国企业先行一步,但三星也好,苹果也好,在全球市场来讲,哪怕苹果今年的5G产品没有发布,但是它依然在行业里有非常强的影响力和领导力。

沈义人:现在4G进入5G的时代,在我们看来还要完成品牌升级、技术积累。包括我们现在都已经启动的6G相关的技术研发和储备,在未来头部研发的竞争更多是研发实力的比拼和技术的壁垒、品牌打造,多方面,全方位和立体的。在这个过程中,OPPO追求的可能并不是谁第一,在这样的情况下走得更长远、更健康比规模、销量、利润来的更重要。

问:现在其他国产手机厂商都在强调中国区,为什么OPPO会反其道而行之,做了一个全球化的调整?

吴强:OPPO一向看重全球化。过去我们是把国内、海外分开两个部门,这有很多历史原因。到现在这个阶段,从去年开始,在未来两、三年,到三、五年,这是OPPO最重要的历史转折期。过去我们更注重亚洲发展,尤其是中国和东南亚的发展,自去年进入西欧之后,意味着OPPO未来整个公司发展正式走向全球化。

全球化的运作,对自身提出了更多要求,所以我们的品牌、运营、人才,都要朝着全球化的方向发展。目前,这也是我们最大的挑战。在全球市场上,每个地方的风俗文化、市场环境都不一样,OPPO在每个地方的品牌成熟度、团队规模和实力也不一样,所以我们不能用一刀切的方式;OPPO会针对每个市场的特点落地品牌国际化、运营本地化的思路,这是接下来我们最大的策略。

沈义人:我们在总部出了一个“全球一盘棋”的操作策略,具体到当地,还是要按照当地的特色来。所以你看在很多地方,本地和中国员工比是1:1,甚至本地更多。我们希望真实地跟每个当地消费者沟通。 

问:调整之后,两位如何更好地分工协作?

吴强:这个很好理解,我负责销售,他负责市场营销。销售相当于地面作战,市场营销是空中支援,而产品就是我们的炮弹。

沈义人:现在我们海外销售占比超过了40%,但并不代表产品全球化了,企业就是全球化,我们以前是把国内和海外市场分成两道模式来运作的,现在从过去的“两张网”,变成了现在的全球营销和销售“两层网”。我跟强哥也搭档很久了,其中配合的默契还是非常强的。

问:海外发展和国内发展的策略有哪些异同?

吴强:定价方面,印度和东南亚低一些,西欧偏高一点。渠道上,海外没什么明显的变化,国内一直在做一些优化调整。在今年底之前,超级旗舰店的布局会完成。我们在中国市场shoppingmall的进驻或者布局现在有400家,今年底会超过600家,明年底达1400家。我们会主动关停掉一些街边店。

另外重要的一点,过去我们全部做2C的生意,所有的视角、思维模式,包括运作模式都是2C的。进入欧洲市场,已经和13个运营商展开了合作,我们在公司内部构建面向运营商合作的2B的业务领域。

这不仅是有一个运营商部门就可以了,而是牵涉到后端的产品研发,产品的硬件也好,软件也好,还有产品的规划,以及生产、制造、交付、法务、财务等等,一系列的都要面向运营商的B端,适应这种商业模式,这也是发展的重点。

问:OPPO今年整体推新的节奏跟友商相比是较缓慢的,OPPO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沈义人:我觉得不存在缓慢不缓慢,每个品牌都有自己的节奏。我们在尝试系统化梳理产品线。大家可以看到,很多手机厂商推新很快,但很多时候是在配置的更新或者迭代,竞争和市场能力的迭代。

但是如何让一个企业走得更健康、更长久?我们尝试系统化地表述我们的产品。Reno代表创造力、Find X代表了科技探索。未来OPPO产品线的节奏更加健康,更加符合消费者的需求。

我觉得有的时候做手机不是为了更新而更新,或者是为了满足销量而更新,而是看究竟能不能给消费者带来新鲜感,解决使用场景中的痛点。

问:不断有手机厂商想入局芯片领域,OPPO在这方面是否有所筹划?

沈义人:OPPO也是很关注消费者的使用体验,并且会加大研发。在任何一代通信技术,我们都致力于给消费者带来更好的科技性的体验,我们会持续加大研发投入。

问:OPPO的100亿研发经费投入在哪些方面了?

沈义人:在5G、人工智能、AI等方面都是我们投入的重点。像我们有很多5G核心专利族群,我们很多的投入都在这样的一个方面。你想很多普通的消费者可能就是拿手机随便去拍摄,他可能看到别人分享到网上的视频,滤镜很棒,转场特镜做的很好,就很感兴趣。就像我说的创作不应该是一个有门槛的东西,我觉得OPPO Reno2就是要帮助消费者去降低创作的门槛,成为每个消费者创作的好伙伴。他让用户发挥优势,它会自动根据你的场景和人脸识别,来帮助用户更好的拍摄vlog等视频。

问:现在华为、小米等都在布局电视、智能音箱等IoT产品,在这些方面,OPPO有哪些规划?

吴强:智能音箱我们这边也考虑过,其实我们的前身是做音箱出身的。但我们还没进入就发现行业打法很乱,成本200块的音箱只卖99元,而且还不只一家都是这个玩法。所以还没进去这个行业,里面已经血流成河了。

其他产品我们还会进一步的跟踪,眼下我们会重点关注智能耳机和智能手表,并且智能手表我们重点去主攻与人类健康的领域,除了运动健康,还有比如心血管、糖尿病相关的健康。

沈义人:进入一个行业都要保证消费者得到充分的重视和尊重,我们目前在这个阶段会更加聚焦手机、智能耳机和智能手表,但未来不排除我们准备好之后进入到更多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