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张超 编辑|安心

新浪财经援引消息人士称,共享办公空间巨头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的最大投资者日本软银集团等董事会成员,正计划撤换WeWork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的职务。据悉,We Company将于本周召开董事会会议,届时董事将会提议诺伊曼辞职。不过,与软银没有关联的一些WeWork董事会成员与诺伊曼保持了一致立场,支持让他继续担任CEO。

上述消息人士还透露,WeWork认为孙正义反对诺依曼的举动是为了阻止该公司上市。如果WeWork不上市,它将避免软银在今年早些时候以470亿美元估值对WeWork投资后的巨额减记。

原计划上周一(9月16日)启动IPO(首次公开募股)路演的WeWork推迟了计划。消息称,We Company正考虑将WeWork的IPO(首次公开募股)计划推迟到至少10月或以后,主要原因是担忧上市后股票无人问津。

从近半年来WeWork的估值已经可以看出,市场对其未来发展潜力明显信心不足。该公司估值已从年初的470亿美元下降至当前的100-120亿美元左右。

据媒体报道,诺伊曼近期在一场内部网络直播中也对员工表示,他对WeWork IPO的失误感到“惭愧”,并承认自己需要学习如何经营一家公开上市的公司。

在近日召开的2019全球资产配置峰会上,云久资本创始合伙人郝玮在分析WeWork估值跳水一事时表示,其估值下跌是有多种因素的:一种是二级市场对公司财务模型并不是很看好,因为WeWork收入和亏损是同比例扩大的。

招股书显示,WeWork的收入与亏损规模几乎呈同比例正向增长。截至6月30日的2019年前六个月,公司营收同比翻倍至15.4亿美元,但净亏损较去年同期增加25%达到近9.05亿美元;运营亏损13.7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6.8亿美元翻倍。今年上半年总共“烧钱”23.6亿美元,与2018全年的烧钱额度不相上下。

而郝玮指出,一般优秀公司应该是前期亏损,到后面亏损慢慢缩窄,甚至是有利润或者比较多的利润。

第二个因素,可能这个公司必须上市,到现在这个规模,很难融到一级市场的钱了。因为上一轮估值是400多亿美金,这个体量下很难在一级市场继续募到钱,一级市场没有就必须到二级市场募钱,现在一级市场投资人不得不答应这个条件。如果公司状况好的话,最后都有一个条款,就是上市IPO估值大于多少才可以上市,否则(投资人)是可以否定的。郝玮称,WeWork因为亏损,现金流比较紧张,就不得不牺牲自己的利益去流血上市,这也是投资人比较无奈的做法。

九合创投创始合伙人王啸则表示,Wework这种大体量公司基础财务模型和效率模型应该很清楚,但从目前看没有特别优秀的底层效率模型支撑这么大的估值,所以被迫降低。Wework上市估值倒挂这个事,核心本质是公司业务价值是不是能体现出来?或者从长远发展看,公司模型、动力是不是足够强?

“其实我们看到上市后市值涨了几十倍的公司,本质上来讲,它们的核心业务、核心模型是非常有效率的,新用户的边际成本基本为0,比如腾讯、阿里、百度。”王啸认为,这种公司的后续增长,只要天花板不是特别低就能够涨到很多倍。所以Wework估值倒挂只能说明,现有核心业务的数据模型不是很健康,或者说从边际服务成本、边际扩张是不太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