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8-19日,2019 DEMO CHINA创新中国·未来科技节在杭州未来科技城学术交流中心举办,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进行了主题为《产业互联网,下一个10年的周期性机会》的演讲。

https://wpimg.wallstcn.com/8d6e0124-60e9-4a30-b5d1-09f4fab83ac5.jpg

犀利观点如下:

1. 对于To B类型的企业服务公司,不管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需要更有耐心。

2. 虽然企业服务公司市值没有消费互联网公司高,但是前者的资本效率高,所以最终能为投资人创造更多的价值。

3. 希望中国的投资人和创业者能够保持克制,为提高资本效率,提高回报而一起努力。

以下为演讲实录,未经嘉宾审核:

大家下午好,很高兴来到DEMO CHINA来分享。

最近两年大家一直在讲中国互联网进入了下半场,这个下半场指的就是企业服务了。但同时我们也发现,企业服务面临重重困难。昨天我去参加了一个创业营,企业服务的公司占大多数,想要实现的都是人工智能功能,但大家都在比惨,说明创业维艰。

企业服务还有机会吗?机会在哪里?

十几年前,我刚刚开始做投资人,美国投资人同样问我们,中国互联网到底能不能赚钱?十几年前美国投资人不愿意把钱投到中国互联网里面去,认为中国互联网无法退出,在那时只有新浪、网易、搜狐上市,市值也都很小,才几亿美金,更别提什么并购了。

我相信今天没有投资人再问这样的问题了,中国消费互联网已长成庞然大物,阿里、腾讯都是三千亿、四千亿美金的公司,基本上可以和美国的Facebook、Amazon相媲美了。去年阿里巴巴并购饿了么,95亿美金全现金并购,这是互联网领域全世界最大的一笔全现金收购案例。

现在不仅这些互联网企业上市后市值很高,并购金额同样可以很大,可以大几十亿美金,甚至未来可能会出现百亿美金以上的并购案例,中国消费互联网已经很成功了。

说回企业服务。当然,企业服务同样有机会,但会慢一点。这个星期美国硅谷最有名的一家八卦媒体写了一篇文章,是说美国一支很有名的VC基金,在2009年一期表现非常好,每年回报率是44%;但是2010年成立的二期基金到现在为止每年回报率是16%;2011年成立的三期基金到去年9月份为止回报率是12%,看上去非常一般。

今天再来看,三期基金的表现还是不错的,因为三期基金在2014年投了SLACK公司的B轮,今年SLACK上市以后,差不多会有100亿美金市值。这就是投资To B公司遇到的常见问题:一个项目从投资到退出需要很长的周期。比如说ZOOM,它于2011年成立,到今年终于长成了一百多亿美金市值公司,这已经是很快的奇迹般的速度了。所以对于To B类型的企业服务公司,不管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需要更有耐心。它不像To C类型的消费互联网公司,后者可能两三年就能成为几百亿美金的公司。

另外,这些企业服务型公司市值也没有消费互联网公司那么高。ZOOM已经算是佼佼者,但和Uber比起来,和Airbnb比起来,估值规模都要小两三倍。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 VC从企业服务型公司里赚的钱比消费互联网型公司要多,为什么?因为企业服务公司资本效率非常高。还是拿ZOOM为例,在它上市前,累计融资才1.3亿美金,用资本市值除以累计融资金额超过200倍。再看Uber,虽然有500多亿美金市值,但是上市前累计烧就烧掉150-200亿美金,用市值除以累计融资金额还不到3倍。可见消费互联网公司效率非常低。中国市场更差,像滴滴、美团都不到两倍,因为中国竞争更激烈,所以补贴更厉害。美国虽然企业服务公司市值没有消费互联网公司高,但是它的资本效率高,所以最终为投资人创造更多的的价值。

我们希望中国的企业服务公司同样也能为未来5年、10年,为中国的投资人创造更多的回报。但是说实话,我们看到中国企业服务公司很有可能同样会陷入价格战。对于中国企业服务公司要求也非常高,既要懂产品,也要打造软件产品,同时需要有拼融资能力。

曾经有一个细分行业,在美国最高能做到 20亿美金的公司。放到中国来,这个行业领跑者一开始也能做到一年1个亿的收入,几千万利润。但是很快大家就发现这个行业非常好,大家打价格战,把这个行业全打成免费的了,最后这个行业在中国已经完全废掉,这是对国内来说一个血泪的教训。我们希望中国的投资人和创业者能够保持克制,为提高资本效率,提高回报大家一起努力,谢谢大家。

本文来自创业邦,原文标题《朱啸虎:企业服务型公司需要更多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