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一纸中止IPO的声明,WeWork最终从一只超级“独角兽”变成了声名狼藉的“毒角兽”,也让最大股东软银血亏。

事实上,WeWork不是唯一一个让软银孙正义头疼的初创企业,它只是最新的一个。与WeWork类似,共享打车巨头Uber和办公交流应用Slack的市值也是一降再降。

这一切,都让软银愿景基金面临大额资产减记的压力,也拖累愿景基金二期募资受挫,更使得孙正义多年来在科技界打造的投资神话名誉受损。

有鉴于此,三菱UFJ摩根士丹利证券公司(Mitsubishi UFJ Morgan Stanley Securities)预计,Uber和Slack股价大跌以及WeWork IPO折戟,有可能造成愿景基金在第三季度的利润减少54亿美元,预计当季营运利润将为亏损35亿美元。

Sanford C. Bernstein & Co. 也表达了对软银在第三季度利润大举缩水的悲观看法,认为仅愿景基金的资产减记就可能高达59.3亿美元,同时软银持有的WeWork股权还将再减计12.4亿美元。

具体来看,软银投资的以上三家初创企业均存在估值严重缩水的问题。对此,Sanford C. Bernstein & Co.分析师Chris Lane预计,Uber、Slack、WeWork可能分别令软银损失35.4亿美元、3.5亿美元、28.2亿美元。(该测算结果是基于WeWork的估值从240亿美元下滑至150亿美元)

这三家公司的具体表现如下:

WeWork的估值从踏上IPO之路以来大幅缩水近三分之二,从年初时最高470亿美元降至150亿美元,直至9月30日WeWork宣布撤回上市申请,推迟IPO。

Uber股价从5月11日上市以来颓靡不振,IPO首日即破发,当前点位较47.08美元的最高位累计下跌38%,市值于近期跌破500亿美元整数关口,较分析师在其上市之前1000亿美元的预期“腰斩”。

Slack曾被誉为硅谷最有价值的创业公司之一,其于6月20日绕过传统IPO直接挂牌上市,是继Spotify之后第二家采用这种罕见方式上市的企业。Slack在上市首日表现优异,股价大涨近49%,但此后一路下跌,当前股价较上市首日创出的历史最高价42美元低39%,总市值仅为140亿美元,缩水三分之一。

三菱UFJ摩根士丹利证券分析师Hideaki Tanaka对软银愿景基金的前景似乎颇为忧虑,他将软银集团当前财年的年度经营利润预期大举下调36%,至94.46亿美元。

公司利润在未来依然有可能出现相当大的波动。

投资者们对于软银投资的初创公司们的价值越来越警惕和担心。受此拖累,软银股价在过去两个月期间稳步下行,累计跌幅达到25%。

此外,软银7月份宣布推出的第二只“愿景基金”计划被媒体曝出遇到融资挫折,1080亿美元的投资承诺能否顺利兑现也受到质疑。

孙正义最近也终于承认,他对Uber和WeWork的投资业绩感到“羞愧”。

尽管如此,孙正义似乎只是对这些初创公司的短期表现不满意,对于长期前景依然看好。他在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WeWork和Uber现在依然大量亏损,但“他们将在10年内创造出可观的利润”。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软银在WeWork持有29%股权。在Uber上市前,软银持有持股16.3%的股权。软银在Slack上市之前持股比例为7.3%。不过,根据交易所规则,直接上市的方式不设禁售期,股东可以在公司挂牌后随时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