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IPO计划后,面临现金即将耗尽的困境,共享办公创业公司WeWork被迫继续筹资,并推动一项大规模的重组。

为了获得资金,WeWork与软银和摩根大通分别启动了谈判。软银向WeWork提供了新一轮股权融资的谈判机会,但目标是一举获得公司控制权;摩根大通与WeWork的谈判则是围绕一份数十亿美元的债务融资协议。

现在看来,WeWork可能面临鱼与熊掌二择其一的局面,并且似乎更倾向于选择摩根大通,以避免其他主要股东的权益被稀释。

新浪援引知情人士透露,与向软银出售自己的控股权相比,由摩根大通牵头的约50亿美元的融资方案是公司更为青睐的选项。值得注意的是,融资方案可能包括至少20亿美元的无担保实物支付票据,票息罕见地高达15%,几乎是WeWork去年首次发行债券时所支付收益率的两倍。

WeWork与软银和摩根大通均有密切关系。

过去多年里,软银集团以及其管理的愿景基金一共向WeWork投资了106亿美元,获得了29%的股权。

随着这家独角兽上市搁浅、估值暴跌,软银不仅可能遭受巨额账面亏损,还面临着后续的连锁反应。例如有报道称,高盛正压缩对软银愿景基金的贷款头寸,寻求将其转手,以此来降低风险。

而作为一家投行,摩根大通与WeWork之间关系的密切程度也超乎寻常。摩根大通此前不仅与高盛一同担任了这家创业公司IPO的主承销商、给予了高达460-630亿美元的潜在估值,还数次向WeWork公司及创始人个人提供贷款。

不完全统计显示:

2014年初,摩根大通管理的一家基金投资WeWork,同时摩根大通知名投行家James B. Lee Jr.与WeWork联合创始人Adam Neumann建立友谊。

2015年,摩根大通为WeWork安排了6.5亿美元的信贷额度。

2016年,摩根大通向Adam Neumann发放1160万美元贷款,用于购买一处纽约市郊60英亩的房产。

2018年,摩根大通是其7.02亿美元企业债券的承销人,同时还与瑞银、瑞信一起向Adam Neumann提供了5亿美元个人贷款。

2019年8月,摩根大通表示已向Adam Neumann提供9750万美元贷款。

媒体指出,摩根大通管理的基金是WeWork的第三大外部投资者,这也意味着WeWork问题也是摩根大通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