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杨泳洁 编辑|罗丽娟

“知识付费第一股”又有了新的人选。在吴晓波的巴九灵试图借壳冲击A股最终折戟后,传闻已久的罗振宇旗下罗辑思维上市消息却在近日被证实。

尽管罗振宇本人低调的未发公开声明,但10月15日晚,北京证监局公布了最新的辅导信息情况: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罗辑思维”)选择在科创板上市,中金公司担任辅导机构。这意味着若后续上市进展顺利,罗辑思维将成为知识付费第一股!

10月17日,2020年奥斯卡奖公布了“最佳动画长片”初选名单,其中国产动画《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入选。《哪吒》自暑期上映之后即口碑票房双双炸裂,被媒体冠以“国漫之光”,《哪吒》的横空出世,让作为发行方和出品方的光线传媒及公司董事长王长田成为最大赢家。

《哪吒》上映的时候正值暑期,天气酷热,但对于乐蜂网来说,却透着一丝寒意,8月28日,乐蜂网发布停止运营通知。通知显示,乐蜂网将于9月18日停止运营,后续将由大股东唯品会接手。

乐蜂网停止运营,对于创始人李静影响并不大,甚至可能是好事。因为李静2014年就以1.125亿美元的价格将75%的乐蜂网股份卖给了唯品会,自己仅保留了25%。现在的李静,除了东方风行传媒集团董事长、乐蜂网创始人、静佳JPlus创始人等身份之外,还加上了一个“星创投基金创始人”。她主要的精力,也早已不在乐蜂。

与李静一样找到新身份的,还有摩拜创始人胡玮炜。离开摩拜没多久,她就有了新去处。

天眼查显示,今年5月份,摩拜原CEO刘禹新成立了一家公司——上海考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胡玮炜出任监事。这是二人自离开摩拜单车之后,首度再次出现在同一家公司。在此之前,胡玮炜还在上海五公里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出任董事。

图片来源:天眼查

去年12月23日,胡玮炜因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CEO职位。在告别信中,她提到,出行行业的变革仅仅处在萌芽阶段,未来大有可为,“我仍然会在这个领域,投入我的时间和精力去创业。”另据媒体报道,在离开摩拜后,胡玮炜曾在美国筹备新项目。

罗振宇、王长田、李静、胡玮炜,四人都在各自的领域取得了众人难以企及的成就,看似毫无关联,但在跨界创业之前,他们都曾经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媒体人。其中罗振宇、王长田、胡玮炜都曾担任专业记者10年以上,而李静则在短暂从事娱乐记者、音乐编辑后长期担任电视主持人。而在转型之后,他们都在新的事业领域中取得极大成功。

也许罗振宇即将迎来他的高光时刻。

作为一家知识付费公司,罗辑思维看似与科创板重点吸纳的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生物医药六大领域都毫无关联。如罗辑思维最终成功登陆科创板,不仅会成为第一家吃螃蟹的公司,还会为后续的知识付费公司上市指引一个新方向。

罗振宇的成功源于2012年开播的一档脱口秀节目——《罗辑思维》,开始仅以视频形式在优酷周播,每次用时约40-50分钟,内容包罗万象,由于罗振宇讲话幽默生动、深入浅出,吸引了很多人关注。与此同时,罗振宇还有个每天60秒的语音,发布在《罗辑思维》公众号,由于其内容生动加之赶上了微信红利期,罗振宇很快跻身自媒体大咖。

而到了2016年,罗振宇又发现了新商机,正式推出“得到“APP,并在个人课程之外引入了薛兆丰、武志红等大咖的收费课程,将罗辑思维从他自己的自媒体演变为知识付费的平台。

成立6年多以来,罗辑思维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得到了资本的不断加持。天眼查数据显示,罗辑思维先后融资5次,最近一次是在2017年,获得了红杉资本、腾讯投资、华兴资本等参与的D轮融资,当时估值已高达80亿元。2018年初,有媒体爆料,罗辑思维已获由腾讯领投的9.6亿元新一轮融资,估值高达100亿元,按罗振宇持股比例为30.35%计算,罗振宇目前身价已超过30亿。

罗辑思维融资历程  图片来源:天眼查

当然,对于王长田来说,30亿还不到他一部电影《哪吒》的票房。而在《哪吒》之前,光线传媒的日子并不光鲜。

财报显示,2018年光线传媒营收14.92亿元,同比下降19%,资产减值损失超过7个亿,其中商誉减值2.25亿。2019上半年,光线传媒实现净利润8500万至1.05亿元,同比下降95.02%至95.97%。

但在《哪吒》之后,这一局面得到了逆转。在前三季度,光线传媒参与投资、发行并计入本报告期票房的影片包括《哪吒》等共十四部,总票房为94.17亿元。而猫眼专业版显示,截至10月14日,《哪吒》票房达到49.71亿元,位列中国电影票房榜第二位。

对此对应的是,光线传媒10月14日发布了最新的业绩预告,预计第三季度预盈9.7亿-10.2亿元,同比增长446.86%-474.91%。《哪吒》改写了光线传媒的命运,而这些又取决于王长田几年前颇具远见的动漫布局。

2015年,光线传媒就宣布成立动漫集团“彩条屋影业”,正式进军动漫领域。王长田曾公开表示,“彩条屋影业势必将在国产动画电影以及真人奇幻电影领域占据一席之地,希望彩条屋在接下来3年能冲击国产动画半壁江山”。

截至目前,光线传媒已搭建了动漫方面的完整业务板块,投资的20家左右的动漫公司中,包括创意团队、制作团队,基本涵盖了动漫电影制作全流程。近年来出现的国漫佳作如《大鱼海棠》、《大圣归来》、《哪吒》等背后都有光线传媒的身影。

如今王长田手上的娱乐帝国市值已超过华谊兄弟。根据2018年胡润百富榜的统计,王长田及其夫人杜英莲总身价为205亿,位列第154位。

1998年,王长田成立光线传媒时,李静还在央视当主持人。2000年她离开央视,创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东方风行传媒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风行)。2007年李静遇上了沈南鹏,后者看好李静节目内容背后的无限可能,同时提出了电子商务的设想,希望把它从一个内容公司转变为一个内容+产品的公司。2008年,美妆购物网站乐蜂网由此而生,高峰时期年销售额曾突破20亿元。

李静 

不过截至目前,李静和沈南鹏都已从乐蜂网淡出。2014年,唯品会出资1.125亿美元收购乐蜂网75%的股份,李静成功套现离场。而在此之前,声称不会算账的李静还对乐蜂网进行了业务分拆,把最值钱的“达人”留在东方风行,把精油产品留在了静佳。

而她则再次跨界成为风险投资人,创立星创投基金。吸引了众多群内明星好友,如那英、梁静、戴军等加入。

相比之下,胡玮炜的创业时光最为短暂,但更加惊艳。

创立摩拜的3年间,胡玮炜从一个岌岌无名的汽车记者成长为知名的“全国创业好青年”,并于2018年5月入选《福布斯》杂志亚洲“25位亚洲新锐女性榜”。近年来,胡玮炜频频现身高校,参加论坛,发表演讲。她还曾登上央视,在大众面前着力塑造摩拜的情怀与价值观,享受着人生的高光时刻。

当然,由于摩拜的突飞猛进,胡玮炜面临的挑战和焦虑感也是做记者时不能企及的。“我之前发质特别好,现在发现居然有了白头发!”胡玮炜曾这样形容创业的辛苦。

而今,摩拜已卖身美团,据《财经》报道,胡玮炜变现超过了1亿美金。相比于深陷退押金困局中的戴威,能够抽身体面离开,或许更是人生赢家。

这些媒体出身的人为何能跨界创业,且取得巨大成功?

在做罗辑思维之前,罗振宇就是个喜欢死磕的人。他认为,如果一个人没有天赋,但能把一件事做到“死磕”,也能达到一种惊人的极致。

罗振宇先是一路死磕学习,一直读到了中国传媒大学的博士。毕业之后,罗振宇到央视做了个普通记者,从头熬起。但这样的人显然不甘心只当普通记者,罗振宇又开始在各个栏目之间“窜来窜去”做撰稿人,连续3年成为“3·15 晚会”总撰稿。

后来,罗振宇还成为了《经济与法》、《对话》栏目制片人,但在看似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2008年,他又选择了离开。在2016年和许知远的对话里,罗振宇称离开央视的原因是“得罪了领导”。

离开央视后,罗振宇曾加入《第一财经》。不过到了2012被戏称为世界末日的那一段时间,罗振宇开始真正创业,打造知识脱口秀节目《罗辑思维》,死磕自媒体,直至冲击科创板。

与一路高调的罗振宇相比,王长田曾被人评价,“在最高调的娱乐行业,一直保持新闻人的低调。”这个习惯或与他多年的记者工作经验有关。

1988年,王长田从复旦大学毕业后,曾在体制内的媒体如《中国工商时报》等干了十年记者。感觉到传统媒体受到了电视业的冲击,1995年,他选择加入北京电视台,负责财经栏目《北京特快》。

当时中国的娱乐业发展很迅速,娱乐类报纸较多,但却没有一个象样的电视节目。1998年,王长田怀抱着要制作“像样的娱乐节目”的想法,辞职下海,以回沈阳为父亲处理丧事之时特意向亲友借的10万块钱起家,依靠两套租来的编辑机、摄像机,在一个没有供暖设备的房间,利用一份托关系找来的“影视圈名人通讯录”开始创建了光线传媒。

王长田创办光线传媒之时,李静也正在纠结,因为体制内的主持要求“字正腔圆、一板一眼”,李静觉得那并非真实的自己,她想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节目。2000年,李静从央视辞职,与戴军成立了东方风行,其中启动资金的10万元是找母亲借的,主打节目为后来大火的《超级访问》。此后,李静又推出了《非常静距离》、《美丽俏佳人》等多个节目。

正如王长田所说:“一个节目带来了一堆节目,然后带来了一个频道,或者是一个公司、一个行业。”在此效应之下,东方风行很快发展成仅次于光线传媒的民营传媒公司。

罗振宇们纷纷创业的时候,胡玮炜还在校园求学,读中学时便立志当一名记者。2004年,胡玮炜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毕业后,就当了北漂追逐梦想。毕业后的最初十年,胡玮炜青春都奉献给了媒体,从《每日经济新闻》到《新京报》、《商业价值》、《极客公园》,月收入始终不超过5位数。关于这段经历,胡玮炜很淡然,她认为做喜爱的工作远比赚钱更重要。

这段经历还是为她赚钱提供了重要的机遇,汽车记者的经历让她认识了所谓的“贵人”——被誉为出行教父的易车董事长、蔚来创始人李斌。

2014年11月的一个晚上,在北京国贸附近的咖啡馆,胡玮炜作牵线人,把汽车设计师陈腾蛟介绍给李斌。陈腾蛟打算做一款高颜值智能自行车,供售卖个人使用。但李斌想做共享单车,甚至想好了项目名字: mobike(mobile 和bike的合成词),中文名(摩拜),与顶礼膜拜谐音。在座的其他设计师都不看好,“不如你去干吧”,李斌转向胡玮炜。

于是,胡玮炜从牵线人变成了创始人,几年间摩拜不断融资估值破百亿,直至最后卖身美团。胡玮炜也从月入万元左右到套现超过1亿美金退出,整个过程都稍显梦幻。

在百度上搜索”记者+创业“关键词,可以看到有9990000条消息,排在前面的都是类似“从记者到创业家”、“资深记者辞职创业,身价从0到100亿”之类的话题,甚至有人在百度知道上提问,“王长田、胡玮炜、吴晓波,为何这些记者出身的人都能成功创业?“

简书上有个帖子专门分析了为什么记者更应该去创业,认为记者在行业洞察力、写作能力、新事物敏感度等方面均高于其他行业。

但媒体人士创业并非无往而不利,有行业资深人士在接触众多创业者之后表示,秀才(媒体人)创业的成功率并不高,具体还是要看创始人的品性、韧性以及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