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日本软银(SoftBank)而言,WeWork或许已经褪去了甜蜜的糖衣,变成了一颗内芯发苦的药丸。最郁闷的是,它现在让人如鲠在喉。

在软银投资百亿美元之后,WeWork偏偏搞出了一系列风浪,作死了IPO之路。这使得自身估值从最高的470亿美元大举缩水到区区80亿美元,还拖累软银面临巨大的资产减记压力。

WeWork的光环消失了,二级市场拒绝为一级市场的疯狂估值接盘。无奈之下,身为大股东的软银在多方权衡后决定接盘,花了80亿美元的代价取得了公司绝大多数股权,又额外支付17亿美元把创始人兼前CEO Adam Neumann赶下了台。

然而,这还不算完,WeWork依然是一个巨大的资金“黑洞” 。除了潜在的裁员成本,未来数年WeWork还需要给目前他们签下的办公空间支付高达470亿美元的租金。

WeWork已经令软银掌舵人孙正义在风投界的名誉受到重创。现在,孙正义显然决定吞下这颗苦药丸。人们不禁要问:WeWork真的值得软银这么做吗?软银下一步又会如何对待这家“毒角兽”呢?

自从2017年以来,软银通过旗下愿景基金(Vision Fund)和其它投资工具,已累计对WeWork投入106.5亿美元资金。

就在今年1月份,WeWork的估值还一度升至470亿美元的历史最高位,但如今已经暴跌至不足80亿美元,几乎只剩下当初的零头,显著低于软银撒下的真金白金。

软银在WeWork宣布中止上市之后并没有选择抛售股权,反而决定把卡在喉咙里的这根“鱼刺”吞下去,把自己从财务投资者变成控制人,向这家初创企业继续砸钱。

就在今天,软银宣布向WeWork提供50亿美元的新债务融资,还向现有股东发出30亿美元封顶的收购要约。此外,软银还承诺帮助这家公司加快完成一笔价值15亿美元的外部融资进程。

上述融资完成后,软银在WeWork的持股比例将升至大约80%,远远高于IPO中止之前29%的持股比例。

软银还花大价钱清除了“毒瘤”:WeWork的创始人Adam Neumann。他们给这位尚未上市就大举套现至少7亿美元、热衷于购买豪宅的创始人支付了总计17亿美元让他转让控制权、退出董事会。

不过,Adam Neumann仍持有WeWork股份,能以“董事会观察员”的身份出席董事会会议。他可以旁观会议,但不能对决策投票。即使这样他也赚大了,毕竟,17亿美元里有1.85亿美元属于打着咨询费名义的遣散费,金额超过了美国任何一位CEO去年全年的收入。

换句话说,软银对WeWork投入的资金最多达到186亿美元,再加上给创始人的钱,孙正义给这家初创公司砸了200多亿美元。

软银自己也受到严重拖累。三菱UFJ摩根士丹利证券预计,鉴于WeWork IPO折戟、Uber和Slack股价大跌,愿景基金的第三季度利润或将减少54亿美元,造成当季合计亏损35亿美元。

过去两个月,软银股价稳步下行,累计跌幅超过了25%。此外,软银7月份宣布推出的第二只“愿景基金”计划被曝出遇到融资挫折,1080亿美元的投资承诺能否顺利兑现也受到质疑。

孙正义最近也承认,他对WeWork等初创公司的投资业绩感到“羞愧”。

别以为噩梦已经过去了。无论是软银还是对于WeWork来说,一切可能会变得更加糟糕。

在掌控WeWork之后,软银要做的第一件事理应包括压缩开支,特别是人力资源支出。媒体称,软银原本在本月初计划裁减数千名雇员,但随后便决定推迟裁员。

原因很简单:WeWork目前面临严重的资金链断裂风险,在6月底只拥有大约25亿美元现金,账面资金只够支撑几周时间。公司既无力负担目前的员工薪资,也拿不出足够的钱来遣散员工。

员工遣散费不仅包括离职补偿,还包括从员工手里购回相当数额的股份。随着公司估值暴跌,员工们目前持有的实际股份价值已经低于当初他们购买时的账面金额。

连续不断的人员离职和负面新闻导致WeWork员工士气严重受挫,已经有很多雇员拒绝上班了。愤怒的员工们给管理层发去了问询函,但得到的回复却是“没有答案”。在得知软银的上述一系列救助举措之后,一位员工评论说:“付不起员工遣散费,但老板一个人就拿了近2亿美元遣散费?”

WeWork的财务状况一塌糊涂,公司在办公室装修和其他方面的支出远远超过了公司对外出租那些共享办公空间而获得的进账。在这种情况下,实质上扮演“二房东”角色的WeWork还承诺在未来几年会支付总计470亿美元的办公楼租赁款。

相比之下,即使把公司今年上半年的营收翻倍,WeWork今年全年也只有31亿美元的收入。按照WeWork当前的烧钱速度,几百亿美元租金支出无异于泰山压顶。

退一步说,假设WeWork为了压缩开支而对他们已经签下的办公空间毁约,那也要承担数额不小的违约金,公司声誉届时将也遭受更多重创,从而影响未来签署办公楼租赁合约。

不过,孙正义似乎对WeWork的长远未来还是很乐观,他不久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WeWork现在依然大量亏损,但“将在10年内创造出可观的利润”。

根据媒体的报道,软银的计划是,凭借新的资金注入和更换管理层,再加上重组和精简业务,重点聚焦于租赁办公空间这一主营业务,WeWork应该最终可以扭转财务困局,实现盈利并最终上市。

从这个角度看,软银花十几亿美元把Adam Neumann赶下台似乎还是合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