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姚心璐 编辑| 罗丽娟

科大讯飞正在加强建设人工智能生态。

10月24日,在科大讯飞全球1024开发者上,科大讯飞正式发布新《1024计划》,涉及教育、行业生态和公益三个方面,包括设立AI大学、AI开发者大赛、拓展AI平台能力、启动方言保护计划等内容。

此外,科大讯飞还在大会上发布了专用语音芯片CSK400X系列,算力达到128GOPS/s,支持200个唤醒词,同时对能力星云、云端语音操作系统iFLYOS等服务进行升级。

“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彼此正交的不同公司需要并能够建立紧密的合作,”科大讯飞轮值董事长胡郁在发言中表示,“在新的生态下知识、经验、数据、利益的分享变得更加重要,通过混合的方式建立新生态下的共赢合作是成功的关键。”

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也在大会中强调,有三大标准可以衡量人工智能红利能否兑现:“第一是否有能看得见的案例;第二,是不是可以推广;第三,要用统计数据证明人工智能的成效。”

回归科大讯飞自身,胡郁介绍,科大讯飞目前以行业服务和消费者业务两个方向为主,借助今年上半年发布的多款硬件产品,目前消费者业务收入占比能够达到公司总营收的三分之一,行业服务为三分之二。

在发布会后,胡郁和科大讯飞研究院院长王智国共同接受了媒体采访,以下为对话实录:(经全天候科技整理,有删改)

问:马上要出的第三季财报情况如何?消费者业务和行业业务的比例是什么情况?

胡郁:第三季财报会体现我们的收入在平稳增长,盈利能力有较大幅度提高,这得益于我们对绩效的控制,而且随着一些职能产业具体落地后进入收获期,也对盈利有所贡献。

在收入构成中,我们主要还是分为消费者业务和行业业务。今年上半年,我们发布了多款面向消费者业务的智能单品,例如录音笔、办公本等,消费者业务总体会为收入贡献三分之一;行业方面,包括教育、医疗、城市,目前为收入贡献三分之二。

问:在消费者业务方面,科大讯飞有什么目标吗?预期规模会有多大?

胡郁:我们有个消费者事业群,不仅包括录音笔这些消费产品,还有和很多合作伙伴一起推动的产品,比如海尔、华为,我们和运营商一起来做,他可能不是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所以这一块加在一起,叫做消费者业务,今年大概是三分之一的收入比例,未来我们希望能够维持最少三分之一的占比。

问:科大讯飞自己也做硬件产品、赋能的开发者也做硬件产品,是否有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现象?

胡郁:将来的智能硬件产品,一定是多样化的,我们做的一些办公产品,不可能占领所有的用户渠道,我们通过开发这样的新产品,其实是给业内梳理一个标杆,给大家展示一下,我们的技术可以做成什么方向的产品。

今天现场有1.2万到1.4万人,其中有很多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讯飞真正做的标杆在合作伙伴中的占比是比较小的,比如我们现在在做自己的玩具,也为其他玩具开发者提供我们的核心技术,寻求两者交叉的一个局面。用运动员和裁判的比喻不是太合适,当前的商业生态,是交叉在一起的过程,讯飞就算做垂直品类,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垂直品类都做掉,用户需要不一样的产品。讯飞的产品可以和我们支持的产品进行同台竞争。

问:在创投方面,科大讯飞选择投资的标准是怎样?

胡郁:科大讯飞的投资基本都是战略投资,我们希望投资对象能与公司的战略形成很强的关系,今天我们也在发布会上公布了我们对将来产业生态发展的规律和方向,希望能够在这个发展过程中,找到一些合作伙伴,特别是上下游的合作伙伴,建立资本上的一些关系。

问:1024计划中,提到了为行业提供定制化的AI语音芯片,可以介绍下这部分的合作内容吗?

王智国:在这方面,浅合作和深度合作的整体效果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和国内一些在智能、物联网方面的芯片领军企业展开深度合作,做了一系列产品,从家电到智能硬件、汽车、玩具等等,在云端上,我们也和华为展开了非常深度的战略合作关系。

问:讯飞在自主可控方面有哪些布局?在AI芯片上又有哪些想法?

胡郁:我从水平和垂直两方面讲。水平方向,我们在语音先关的技术上是比较擅长的,但是除了语音,还有图像、自然语言,甚至将来的大脑技术等等,我们一方面会根据自身的产业发展需要去研究,一方面会在国内寻找合作伙伴共同完成。

在垂直方向上,我们有云计算和单机的方案,希望将来我们也能提供芯片方案,我们会和芯片方面有优势的公司进行合作,来推动在垂直方向上的发展,建立一个混合正交的商业生态,共同推进国内、国际业务。

问:2019年被称为5G元年,5G对科大讯飞意味着什么?

王智国:5G是通讯基础设施的一个重大进步或重大革命,实际上本身就像我们的计算芯片一样,属于基础设施,会与人工智能算法有一个相互促进的关系。

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大概是路和车的关系,路修宽了之后,上面能跑的车一定会更多更快。5G会给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带来非常大的扩展,过去我们无法想象的应用场景,在5G时代可能都会有条件来实践了。

另一方面,5G的高带宽,可以允许更多信息被传输,例如更多语音、影像信息,从而提高识别率。

问:对于AI+5G的概念,讯飞是否有类似软件加硬件的全场景的发展计划?

胡郁:我们也研究了很多年,但我们现在得出一个结论,很难有一个像手机或PC这样的单一产品,能够覆盖所有的场景和用户,我觉得这是很难的。将来的整个商业生态系统,应该是多样化的,在这种环境下,我们不可能做其中所有的硬件。

所以,在我们的设想中,还是希望通过AI人工智能平台,来实现整个基础层面的一些工作,然后赋能我们的开发者、合作伙伴,共同搭载整体的AIoT。

问:如何看待人工智能的安全问题?

胡郁:把人工智能比作一种工具,例如菜刀,刀可以切菜、也可以啥人,所以归根结底问题出现在人身上。当然,人工智能作为工具有杀伤力,把以前不可能的事情变成现实,例如通过模仿口音诈骗、换脸的软件等等。但是当年有了电话之后,电话诈骗变得非常多,也没有人说我不要有电话了,不通话了,所以人工智能和电话一样,关键在于如何做一些安全防范。

我觉得有三个方面的防范工作可以做:首先,从技术上去防范,反欺诈;其次,通过法律法规的设定,排除有人恶意使用人工智能作恶的情况;第三,提高每个人的意识。

王智国:技术方面,也可以给犯罪加一道安全锁。比如智能音箱,如果唤醒工作放在云端,音箱就要实时将听到的语音上传,这就给了犯罪可乘之机,但像科大讯飞已经把识别工作放在本地进行,这就消除了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