靴子落地。

今天下午(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称:

将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敦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撤回通过互联网发布的电子烟广告。 

悬在电子烟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究落了下来。

面对这样“一刀切”的政策,悦刻电子烟率先表态:坚决支持并执行电子烟网上禁售决定,悦刻不服务未成年人。

FLOW 电子烟创始人朱萧木随后表态: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是社会共同坚守的底线,FLOW 坚决拥护国家法律法规。此次通知对行业有序发展是非常正向的引导。我们将全力配合政策调整,做好相应部署 。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烟草消费和生产国,每年烟草消费量相当于排名第2~29位所有国家烟草消费量总和,其上缴财政收入占全国财政收入占比常年稳定在6%至10%之间。

2019年1月17日,国家烟草专卖局新闻发言人张修连介绍说,2018年,烟草行业实现工商税利总额11556亿元,这一数字基本相当于“两桶油”+“四大行”+“BAT”的利润总和。

这让国家烟草局很尴尬:一方面吸烟有害健康,随着烟民队伍不断扩大,烟草生产销售越多,带给社会的负效益也越多,国家要控烟;另一方面,烟草税是国家税收重要支柱,烟草养活了2000多万烟草业从业者,特别是1500多万穷苦的农民。

自从2003年电子烟问世后,靠着“有助戒烟”、“不上瘾”等噱头逐渐成为填补香烟市场供需失衡的替代品。

2018年底,美国电子烟公司JUUL拿出20亿美金发年终奖(要知道JUUL在2015年才创立,1000多人分,每人大概130万美金),舆论一片哗然,大家这才意识到,电子烟就是“印钞机”。

暴利让电子烟企业开始井喷,一时间,悦刻、灵犀、魔笛、福禄、柚子等电子烟品牌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人人都想成为中国版JUUL。

有电子烟从业者透露:“电子烟行业,有人带你,只要投入500万元左右就可建立一个品牌,走礼品市场或是走代理直销渠道,年销售量达到1~2万支就能赚200万元左右的利润,利润率至少60%。”(电子烟企业纳税按普通企业缴纳16%的企业增值税即可,而中国卷烟的综合税赋为59.5%)

资本自然也闻风而动,以2018年6月悦刻拿到IDG和源码资本3800万投资为标志,此后一年资本开启狂热的“炒电子烟风潮”。

过去一年,国内电子烟企业融资情况  制图 / 燃财经

精明的创业者和资本之所以如此狂热,个个削尖了脑袋往前冲,无非是看到中国过去“先上车后补票”的互联网逻辑,妄想野蛮扩张坐稳头部,即便到了出监管的时候,也能补票活下去。

结果,今天《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直接明确了电子烟归烟草局管,各家品牌融资百亿最后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4年发布的电子烟报告内容显示:电子烟又称为电子尼古丁传送系统,其原理是通过加热一种溶液(主要成分是尼古丁、丙二醇、甘油和添加剂)传送起雾供使用者吸用。

打开某宝、某东等电商APP,检索“戒烟神器”,会弹出成百上千款电子烟产品。随机询问几家销量较高的电子烟网店,商家均表示,所售电子烟“可以用来戒烟”。

深圳市慢性病防治中心主任医师熊静帆介绍:“电子烟和香烟都是通过尼古丁刺激大脑产生欣快感,两者成瘾性基础一致,都会导致依赖性。从这一点来看,电子烟对戒烟并无帮助。”

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吴宜群通过实验检测发现:市面上有的电子烟烟液尼古丁实际含量与标识含量不一,甚至数倍于标识含量,可能会给使用者带来更高的健康风险。

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吴宜群对电子烟烟液中尼古丁含量进行检测

对于老烟民来讲,如果抽了含量超标的电子烟,别说降低对尼古丁的依赖,反而会加重依赖。

纽约大学医学院研究人员将老鼠暴露在电子烟烟雾中12周(剂量和持续时间相当于一名10年资历的轻度电子烟吸烟者)后发现:烟雾已经在动物的肺、膀胱和心脏中造成DNA损伤,并抑制肺蛋白和重要的DNA修复功能。

纽约大学研究人员就此指出:尼古丁在人体内会转化为致癌物几乎毫无疑问。

中国电子烟行业委员会秘书长敖伟诺此前对媒体表示:“市面上所谓的进口产品大都只是外国品牌,产品真正的原产地就在离华强北不远的深圳市宝安区,宝安区沙井、松岗、福永这三个街道的工厂生产了全球超过90%的电子烟。”

其中有些电子烟厂商为了快速扩张占领市场,在原材料选择、添加剂使用、工艺设计、质量控制等方面毫无科学依据,仅仅是“换了外壳,换个牌子”,然后将锂电池、雾化器、烟弹等配件简单拼凑。

这其中很多电子烟加热过程会有助于电子烟释放甲醛、乙醛、丙烯醛等有害物质,还可能改变某些化学物质的成分,释放致癌物质。

而且电子烟中甘油的渗透压高,吸水,会让人口干、咽喉干,电子烟的二手气溶胶已经成为新的空气污染源,它其中包含的某些金属,比如镍和铬,不仅高于空气,甚至还高于二手烟。

简而言之,电子烟的危害并不比传统烟草更小。甚至在某些情况下,电子烟还有着令人当场死亡的杀伤力。 

虽然中国相关法律法规虽然明确规定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但电子烟线上线下渠道对购烟者的年龄并无限制,很多电子烟甚至没有“有害健康”的相关标示或类似提醒。

今年3月,山西长治市一所小学门口的小卖部被曝向学生出售电子烟;5月,河北邯郸市一小学门口小卖部向学生出售电子烟。

仅2019年,贵州贵阳观山湖区、福建厦门市、山东潍坊市、青岛黄岛区香江路、海南省儋州市、广西桂林市、陕西西安市、河南郑州市、浙江温州市等地,相继被媒体曝出当地中小学门口的小卖部在向学生大量出售电子烟。

甚至,很多商家向未成年人兜售电子烟是以“玩具”“新鲜玩意”之名。2018年11月,广州华南植物园内就有商家以“玩具”为名,向未成年人出售水果味电子烟。

电子烟的销售渠道正在逐渐下沉到四线以下小城镇及农村市场,蚕食未成年人。

奉劝各位创业者,眼前的电子烟创业或许“钱途光明”,但对未成年人培养起的吸烟习惯,会害了他们一辈子。

参考素材:

1.《电子烟瞄准中国孩子》,科创财经汇,林奇

2.《电子烟是“戒烟神器”吗?》,人民网,吕绍刚、胡苇杭

3.《电子烟,年轻人吞云吐雾间疯长的毒瘤》,果壳,黎小球

4.《别让电子烟成为未成年人的新毒品》,科技最前线,黄青春

本文作者:黄青春,来源:虎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