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刘荻青 编辑|罗丽娟

本周,比特大陆发生了人事震动。公司创始人吴忌寒和联合创始人詹克团上演了“宫斗”情节。吴忌寒在内部信中称,解除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任何员工不得再执行詹克团的指令。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本周谈及了贸易、开放、消费等话题,在他看来,中国现在强化进口,意味着中国正在走向富强。

360公司创始人周鸿祎谈到几年前和腾讯的“3Q大战”时表示,对马化腾不记仇,有时认为马化腾说的对还会为他的朋友圈点赞。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在上海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上谈及科技、创新时表示,众多创新乃至革命的背后,科学家才是幕后的英雄和最终的智慧来源。

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对此前收购Instagram引来争议作出回应。他表示,当时 Instagram 的用户只有 3000 万,对 Facebook 不构成威胁,因此收购一事不算是垄断。

10月29日,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发布邮件,宣布解除公司联合创始人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即刻生效

吴忌寒在邮件中写道,“比特大陆任何员工不得再执行詹克团的指令,不得参加詹克团召集的会议,如有违反,公司将视情节轻重考虑解除劳动合同;对公司经济利益造成损害的,公司将依法追究民事或刑事责任。”

天眼查显示,在发布内部信的前一天,比特大陆发生了工商信息变更,公司法定代表人由詹克团变更为吴忌寒,吴忌寒还接替了詹克团执行董事一职。彼时,詹克团仅保留经理一职。

据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称,吴忌寒在10月29日的员工大会上情绪比较激动,他对员工说,“我必须回来拯救这家公司。”据悉,詹克团已被禁止进入比特大陆公司办公室。

在上海进博会开幕前夕,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表示,“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最大的区别是,发展中国家不断想办法卖货,而发达国家不断想办法进口。强化进口,意味着中国正在走向富强。”

马云认为贸易不是买对方的东西,而是买对方的文化。贸易本身是互相尊重,不喜欢对方的文化和创造性,不可能买他的东西。

提到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能力,马云称,中国的消费根本还没有开始被挖掘,远远不能匹配我们国家应该有的能力。中国的内需潜力之大,在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个。

关于开放这一话题,马云说:“开放不是逼迫别人开放,更不是别人逼迫我们开放。而是自己真正从心里认同,我们需要向世界学习,需要跟世界接轨,这样的中国会赢得更多的尊重。而进博会有助于中国赢得尊重。”

本周,360公司创始人周鸿祎接受了《至少一个小时》栏目采访,谈及360与腾讯爆发的“3Q大战”时,他表示,“我这人不记仇,对马化腾也不记仇。有人可能这辈子都有槛过不去,但我觉得这没什么。”周鸿祎提到自己有时还会给马化腾的朋友圈点赞,“点赞可能是发自内心的,认为‘他说的是对的’”。 

周鸿祎说自己是个理想主义者,挣不挣钱没什么,对他来说,还是在于做事和战斗,“只不过战斗不见得天天去怼同行,天天跟别人骂,那是年轻的时候,不成熟干的事。”

 “我有时说话不好听,劈头盖脸把你骂了一顿,但明天就没事了。了解我的员工反而不害怕我,因为他知道我这人有口无心。” 周鸿祎坦言,自己很羡慕那些“城府很深”的老板们,“我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但是真是很难做到。”

对于此前公司内高管纷纷离职一事,周鸿祎说,“确实有人拿高管来说事儿,但这些人完全不了解企业运作”,他坦言,自己与高管之间是相互成就,“他们方方面面成就了自己,做了很多事,赚到了钱,同时也帮了我很多。”

10月30日,在上海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的演讲上,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科学家和创业者、企业家有着相似的气质特征,“众多创新乃至革命的背后,科学家才是幕后的英雄和最终的智慧来源。”

“今天,科学领域的一个显著特征是科学家们取得的研究成果比历史上任何时刻都能对产业产生更直接、更快速的影响,产生社会效益。”沈南鹏称,这意味着,“科学”到“技术”的转换变得更有效,“技术”到“产品”也有更多的力量用更专业的方式去实现。

沈南鹏提到,过去二三十年里,有新型生产力涌出——从免疫治疗、激光技术到基因诊疗、新能源电池,其中最重要的生命科学和信息技术正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主角。

此外,跨学科研究成为科学探索的重要方向。沈南鹏介绍,近十年来取得重大突破的研究,比如人工智能、机器人、生物信息、量子计算都是这类交叉科学产生的新领域。

此前,Facebook收购Instagram曾引来批评,更有人认为美国反垄断执法者本应阻止这笔交易,因为 Instagram 对 Facebook 在社交媒体领域的地位构成威胁。

10月30日,针对上述争议,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2012年收购Instagram时,Instagram本身并未对Facebook构成真正的竞争威胁,是Facebook自身的资源成就了今日的Instagram。

扎克伯格称,“当时Instagram的同类产品有很多,发展也很快,然而大部分到今天已不再存在。2012年,FTC(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在做决策的时候,完全清楚这些背景。”

“我知道就目前良好发展来看,回看过去的情形,回想我们当时收购时的境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扎克伯格说道。他还提到,当时Instagram的用户仅3000万,“我设定了一个目标,我们希望有朝一日,Instagram的用户可以超过1亿。”而2013年2月,Instagram的用户数突破了1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