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日本软银(SoftBank Group)对于WeWork和Uber等昔日风光无两的独角兽的投资,最终让自己吃了一记血亏。

北京时间周三日本股市收盘后,软银集团公布了令市场颇为惊讶的财报——该集团出现了十四年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在截至9月底的第三季度(即第二财季),软银旗下的愿景基金出现了9700亿日元(约合89亿美元)的经营亏损。

这导致软银集团当季经营报亏7040亿日元(约合65亿美元),去年同期则为盈利7060亿日元。而在此前,市场对软银的季度财务预期为亏损480亿日元(约合4.4亿美元)左右,只是实际亏损的零头。

受二季度投资业绩拖累,在4月初至9月底的上半年财季内,愿景基金的未实现亏损达5379亿日元。而软银集团的利润总额为4210亿日元(约合39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几乎“腰斩”。

这其中,软银集团对以WeWork、Uber为主的投资减记近4977亿日元(约合46亿美元)。其中,WeWork的资产公允价值减少约34亿美元,预计当前财年将最终减记46亿美元。

愿景基金对Uber的投资价值也持续下滑,因这家共享经济公司的亏损规模继续扩大,且IPO之后的锁定期结束,其股价本周触及新低。

就目前来看,WeWork和Uber的估值仍有进一步萎缩的可能,这意味着愿景基金将来可能对这两项资产进行更多减记。该基金一直是软银利润增长的驱动力,在过去两年中贡献了超过140亿美元的账面收益。

孙正义在财报电话会上承认,自己高估了WeWork创始人Adam Neumann好的一面,而对此人的关于企业管理等坏的一面“视而不见”,当初“应该多了解一点的。”

我从Adam Neumann身上汲取到了深刻的教训。我的投资判断在许多方面都很差,对此,我正在进行深刻的反省。

对于WeWork这家备受争议的初创公司,孙正义相信,对它的投资至少能回本:

即使不能获得较大的收益,我们依然认为,有能力收回投资。我们在内部回报率方面依然有收获。

截至第三季度末,由前德意志银行高管Rajeev Misra率领的愿景基金总计对外投资额707亿美元,投资对象多达88家公司。

孙正义在今日的电话财报会上安抚市场称:

我的愿景和公司战略没有任何调整,我们将继续向前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