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Uber股价面临解禁将至大跌之际,Uber的CEO Dara Khosrowshahi为公司辩护,和同为软银投资标的的另一知名独角兽WeWork划清界限。

美东时间11月6日周三,在出席DealBook大会活动期间,面对主持人问,是否为Uber已经经历了公开上市、避免了共享办公独角兽WeWork那样的窘境感到开心,Khosrowshahi回答:

“我们和WeWork很不一样。从根本上说,共享用车市场是成规模的,是全球性的,是一门有吸引力的生意,它只会在有竞争的市场中变得更好。”

Khosrowshahi承认,Uber感受到投资者猜测的影响,投资者对未知的高风险的兴趣已经减少。但这已经迫使Uber表现得更好,Uber预计2021年息税摊销折扣前利润(EBITDA)能扭亏为盈而且网约车市场越来越理性就是证据。

Khosrowshahi认为,核心的网约车业务的实质上就像Uber做出自己版本的亚马逊云服务AWS。AWS已经成为亚马逊的主要盈利引擎,它应该会帮助Uber实现盈利。

值得一提的是,本周三正是Uber上市后股票禁售期的截止期。周三过后,可能有超过200亿美元Uber的股票解禁,市场将迎来Uber早期投资者和Uber内部人士抛售的考验。这是华尔街对Uber股票近期承压的主要担忧。

本周一,Uber公布今年第三季度财报,当季营业收入高于市场预期,因预计四季度营收继续加快增长,将今年全年营收指引上调2.5亿美元,但三季度每股EPS亏损高于市场预期,总预约额及月活用户均低于预期。

Khosrowshahi当时称,三季度的成绩明显体现出,Uber的用车业务越来越有盈利能力。今年是投资巅峰,此后两年亏损将减少。

不过,Uber财报中的亮点并未扭转股价跌势,Uber管理层并未解释为何两年后能够盈利、具体盈利水平怎样,分析师仍在质疑Uber未来的盈利能力。

三季度财报公布后,Uber本周一盘后一度跌超7%,周二重挫9.8%,周三又跌去3.85%,收创上市将近六个月来新低。截至周三,Uber已经连续五个交易日下跌。五日跌约20%,仅在本周的三日内就累计跌去约14%。

同在本周三,软银集团公布,软银和旗下愿景基金对WeWork的投资分别减记了47亿美元和35亿美元,软银愿景基金还减记了Uber和其他约20家公司投资的价值,因此造成该基金今年第三季度营业亏损9700亿日元、约合89亿美元。软银集团当季营业亏损7040亿日元、约合64亿美元,远高于分析师预期的亏损额480亿日元。这是软银14年来首次季度报亏,也是1000亿美元规模的软银愿景基金问世以来首次亏损。

软银创始人兼CEO孙正义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犯了重大的判断错误,导致软银收益蒙受巨大损失。他被WeWork创始人Adam Neumann身上的正面品质迷住了,对包括管理问题在内的他那些负面问题视而不见。

作为曾和Uber同样被软银看好的超级独角兽,WeWork原定于今年9月16日启动路演,月末上市,但在8月14日递交招股书之后迅速暗淡,其商业模式和公司治理的质疑鹊起,大规模举债的“烧钱”模式引起投资者顾虑,不得不在9月末公布撤回上市申请,推迟IPO,专注于核心业务。根据今年10月下旬软银提供的援助方案,WeWork的估值只有80亿美元,较今年1月初的估值470亿美元缩水8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