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首发于11月9日00:29,现更新绿光资本的回复。

美东时间11月8日周五凌晨3点多,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嘲讽一直做空特斯拉的亿万富翁、对冲基金绿光资本(Greenlight Capital)创始人David Einhorn,并称要再送给对方一批短裤作礼物。

据新浪科技报道,特斯拉CEO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致信Einhorn称,绿光资本2019年第三季度致投资者的公开信中,对特斯拉提出了许多虚假指控。马斯卡邀请Einhorn与他会面,讨论有关特斯拉的相关问题,并参观特斯拉的设施。

马斯克在信中将Einhorn嘲讽为“独角兽先生”(Mr. Unicorn),认为Einhorn对特斯拉的“虚假指控”是想要在投资者处挽回面子,毕竟特斯拉三季度股价飙升,令绿光资本的空头头寸损失惨重。他还讽刺道,过去几年绿光资本业绩下滑,管理资产规模从150亿美元骤降至50亿美元。

马斯克称“我们同情你”,当做空特斯拉的人们开始明显退缩时,绿光资本仍希望继续做空特斯拉,却不顾“社会已经意识到特斯拉对科学、安全和环境可持续发展的贡献”。马斯克邀请Einhorn见面并参观特斯拉的设施,以便了解公司员工正在取得的惊人进展,并呼吁Einhorn为了基金投资者的利益,“在特斯拉问题上变得明智一些”。

有意思的是,马斯克再度提到要给绿光资本寄送“很短的短裤”(short shorts,意在调侃其特斯拉空头身份)作为礼物,“以帮助你度过这个艰难的时期”。去年8月马斯克也给Einhorn寄了一批短裤,后者公开调侃称:“感谢马斯克的短裤,他果然言出必行,尽管短裤确实存在一些质量缺陷”,意在呼应绿光资本对特斯拉电动车质量不佳的批评。

在周五的信件结尾,马斯克称呼自己为“Treelon”,似乎想暗示特斯拉为环境可持续发展作出的贡献。10月31日,马斯克将自己的推特名称临时改为“Treelon”,因为承诺捐赠100万棵树给一个公益环保倡议活动。

11月6日本周三的消息显示,David Einhorn在绿光资本第三季度投资者信中称,维持对特斯拉的空头头寸,尽管后者在该季度为绿光资本带来了“显著损失”,是最失败的押注之一。这主要由于特斯拉股票从223.46美元反弹至240.87美元,季度销售额增长超出预期。

Einhorn认为,特斯拉继续将公关努力置于客户的安全和公平对待之上。例如8月沃尔玛因太阳能电池板着火起诉特斯拉,后者明知起火风险却没有警告客户,而是悄悄创建了“泰坦计划”,以便在用户不知情时更换有缺陷的组件。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特斯拉汽车电池火灾隐患中,特斯拉的电池管理系统软件更新降低了续航范围,公司既不发出警告也没有赔偿客户。

Einhorn还称,9月披露的SolarCity公开文件显示,马斯克在明知该公司即将破产的情况下安排了26亿美元的收购,“故意策划了一次重大欺诈”,马斯克及其家人在其中有巨大的利益冲突。为了获得特斯拉股东批准交易,马斯克还虚构了当时不存在的Solar Roof瓷砖产品,“凌驾于法律之上”,践踏公司治理的标准程序、忽略处理关联方交易和自我交易的方法会导致重大后果。

果不其然,马斯克与Einhorn两位“大佬”的隔空骂战,在美国社交媒体上引起大规模“围观”。

有人认为,Einhorn在信中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多地提到特斯拉,反而触怒马斯克,且后者没有回应任何“不实指控”。还有人指出,今年前三个季度绿光资本回报率为24%,超越标普500指数的大盘表现,特斯拉却即将连续第16年亏损,今年以来涨幅不到1%。

也有博客Electrek主编Fred Lambert等特斯拉“铁粉”支持马斯克,认为这一反击是“明智之举”,而Einhorn“有义务接受”。绿光资本有责任让投资者根据可获得的最佳信息来选择是否维持现有仓位,拒绝与公司首席执行官会面并到访公司,是对基金投资者的不负责任。

10月23日,特斯拉公布了利好的三季度财报,意外实现盈利,但当季营收63亿美元,同比下跌7.6%,为2012年以来首次下滑。特斯拉股价盘后一度涨超20%,强势升破300美元,令华尔街空头为此丢掉了14亿美元。周五特斯拉收涨0.5%,收盘价创1月下旬以来最高。

市场数据显示,特斯拉本周累涨超7%,过去一个月涨近40%,年内止跌转涨,并从6月初所创的2016年底以来最低大幅反弹近90%。而绿光资本去年亏损34%,经历了Einhorn于1996年创立该对冲基金以来最糟糕的年度表现,2015年开始便表现不佳。

周五美股盘后,绿光资本公开回复了马斯克的信函称,希望马斯克具体指出哪些是虚假指控,“你能至少指出来一个句子是错误的,并用事实反驳吗?” 绿光资本认为,该机构与特斯拉的业务存在相似和不同,相似之处是两者去年都很艰难,“但一个核心区别是,绿光资本从创立之年便为投资者产生真实的利润,特斯拉却录得十多个年度亏损,累计赤字超过60亿元。”

信件讽刺称,马斯克邀请Einhorn来谈谈的动议“令一切变得很有趣”,希望能直接对话CFO Zach Kirkhorn来解释对财务报表的很多疑问,例如为何购车者亏欠特斯拉应收账款超过10亿美元,却能把车从经销商处提走等,并希望参观纽约州布法罗的太阳能工厂和帐篷手工组装电动车电池的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