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张超 编辑|罗丽娟

演员这个曾经光鲜亮丽的职业,如今却裹挟着满满的焦虑和危机。

不久前播出的导演选角真人秀《演员请就位》中,著名影视演员明道的一席话让不少网友心疼落泪。“刚才我演的是我今年演的第一场戏,”曾经的偶像剧一哥、霸道总裁鼻祖明道在台上对所有人又强调了一次,“今年。”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让评委赵薇的笑瞬间僵在了脸上。

有朋友曾告诉明道,他来到这个节目就是为了来试戏,“他们说这是个试戏,我大概15年没有试过戏。”虽然不曾试戏,但是戏龄15年的明道在多数剧中都轻松拿下男一号的角色,而这一次,他显然没有那么从容。“真的不要忘记,不是来玩的。”他说道。

即便如此,最终明道还是在这场7分钟的比拼中输给了小他14岁的新人演员,进入了待定席。暂时被淘汰的明道,脸上的无奈和眼中的失望一览无余。

这只是当下影视行业的冰山一角,越来越多的中年演员都被卷入“焦虑”大潮。他们有些会通过参加综艺节目寻找机会,有些则转向短视频和直播平台拓展资源。

不过,这条转型之路似乎并不容易,不少加入直播行列的明星,频频遭遇“翻车”事件:李湘被曝出直播5分钟报价80万,却只卖出77罐奶粉;王祖蓝也被传拿着高额的“坑位费”和“佣金”,最终却只卖出66盒58元/盒的干粉。值得注意的是,李湘和王祖蓝还都是“淘宝直播明星带货力排行榜”位列前茅的两位。失败的案例不仅让商家重新考量起了明星的商业价值,也阻碍了更多明星在直播领域掘金的步伐。

随着资本退场、剧本减少、薪酬降低,更多的中年演员似乎一下子被这股浪潮打蒙了,有些不知所措,只能透过公开场合向导演们喊话“我有时间”、“请给我们机会”。

“35岁中年职场危机”的话题近两年颇受关注。早在2017年,华为就被曝出过“集中清理34岁以上交付工程维护员工”的消息;今年10月,网传阿里巴巴也要尽快实现P8全员35岁以内。但这场“中年职场危机”并不只是互联网人“独享”,它的波及范围越来越广,这一次席卷了影视圈。

2019年7月28日凌晨,海清、宋佳、姚晨、马伊琍四人在微博发出合照,并统一配文“女演员”,正式拉开了中年女演员自我声援的序幕。

当天晚上,在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闭幕式上,海清代表“中年女演员”发声,恳求青年导演、著名导演、制片人给予出演机会,“我们没有传说中那么不好合作,我们足够专业……我们也一定会比胡歌便宜,和他一样好用,希望大家给我们多的机会!”加入这场声援的,还有已经转型做制片人的梁静。

单就目前取得的成绩来说,这几位女演员其实是幸运的。至少她们曾经都“火”过,有拿得出手、叫得出名的作品,还获过大大小小的“最佳女演员”奖。曾经所有人都天真地以为,“火”似乎很容易,一夜之间就能红遍大江南北。

但“花无百日红”,这场“火”降温的速度也比预想中快,往往是火刚刚熄灭就已经凉了。

对于多数在年轻时经历了事业高峰的演员们来说,由于此前密集的工作节奏,让他们鲜有时间去对演戏之外的事情做思考和规划。用海清的话说,就是“除了演戏之外,什么也不会干、什么也干不好。”

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疏离了新的市场和题材,已经远离优秀作品,再加上外部环境影响,中年危机逐渐加剧。

全天候科技根据公开信息整理了近五年30岁-50岁知名演员参演影视剧的数据发现,除了极少数演员可以每年维持固定的参演数量,大部分演员在2017年和2018年都显得较为“艰难”,工作量较之前有不同程度的下滑。令人意外的是,一部分演员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没有作品上映,“戏荒”状态十分明显,而这一情况在2017年以前则较为罕见。

从这些演员参演的影视剧数量来看,2015年以来一路下滑,且电影作品的“受灾程度”表现更为突出;到2018年,总的参演影视剧数量已较2015年缩水三成,直至2019年情况才略有好转。

注:表格由全天候科技根据公开信息整理(不完全统计)

“仿佛是一夜之间,这个时代又变了。不仅仅是我,我身边不同行业的朋友们,似乎都陷入了某种焦虑。”在刚刚感受到这种变化时,姚晨觉得被大数据挤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市场对演员的衡量标准也发生了变化,大家拼的不再是演技,而是流量。“这种氛围将我困在原地,不知何去何从。”

这场危机还在持续蔓延,受影响的不仅仅是演员,影视公司更甚。

在2018年6月举行的上海电影节上,光线传媒有限公司总裁王长田就曾预言:“未来一两年,国内会有上千家影视公司面临倒闭。”这话并非危言耸听,几乎是行业共识。

同年12月,易凯资本的创始人兼CEO王冉做出了更为严峻的预判:“未来12个月,估计至少会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公司退出或者基本退出这个行业;五年之内,这个行业里剩下的公司应该不超过1000家。”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影视公司数量达到12000家,其中仅2016年就新增四千家。如果王冉的预言成真,就意味着行业内将有超九成的公司倒闭。

只是五年之期未到,主要影视公司已经先行遭受了沉重打击,净利润出现负增长、市值急剧缩水,行业迎来一轮洗牌期。

全天候科技整理发现,在上市的头部影视公司中,多数在2015年净利润都还保持至少两位数的同比增速,但2016年就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负增长。2018年,经统计的10家影视公司,2家亏损、七成净利润同比下滑,其中,唐德影视、华谊兄弟净利润出现同比三位数下滑。

堪忧的财务指标令影视公司市值也遭遇“滑铁卢”。“从2016年影视行业上市公司市值高峰到现在,整个影视行业上市公司市值平均下跌72%,现在影视公司市值只有过去三分之一不到,一家上市公司市值跌个80%是正常跌幅。”在今年6月的上海电影节上,王长田无奈地透露,这样的情况让资本望而却步、无法进入。

反映到数据上的表现就是,2016年中国影视行业投融资事件达211起,攀至巅峰;到了2017年就基本腰斩,2018年再度下滑四成。影视行业投融资规模大幅收缩,全民影视投资热正在褪去。

2010-2018年中国影视行业投融资事件数量及增速(图片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没有了资金支持,无论是申报电影备案还是电影开机数量都在严重下滑,演员们的薪酬也在走下坡路,中年演员的“职场危机”进一步加剧。不少人都在观望、等待、犹豫不前,期待这场风浪快速过去,但显然并不容易。

2018年11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明确指出要严格控制电视剧、网络剧和综艺节目中演员和嘉宾的片酬,即主演片酬占比不得超项目总预算的28%。随后,优爱腾三大视频网站联合正午阳光等六家影视公司联合声明,将严格执行单个演员片酬(含税)不超过100万/集,总片酬(含税)不超过5000万元。

演员“躺着挣钱”的时代从此一去不复返,影视行业也将重新回归理性。

资本是一把双刃剑,在热浪翻滚的时候催生了一系列行业乱象,让演员们变得功利和浮躁;但随着浪潮褪去,演员们对整个行业和自身的发展也有了更多冷静的思考。

现年53岁的巩俐在谈到“中年职场危机”这个话题时,霸气表示不用去担心,因为“演员这个职业是一颗常青树”。说出这番豪言的底气或源自于巩俐对待作品时极致认真的态度。

从近期曝光的《中国女排》花絮可以看到,为了演好郎平这个角色,巩俐曾跑到女排训练场边上一边观看训练、一边做笔记。这样的结果就是,片花放出来的时候,巩俐饰演的郎平,从外表到动作都模仿得淋漓尽致,几乎能够以假乱真。

所谓的“中年危机”,可能是因为在相应的年龄缺乏相应的能力,从而被市场淘汰。对于中年演员而言,适应环境的变化也是一种考验。

近期,42岁的袁泉就凭借《中国机长》中的乘务长“毕男”一角再次闯入大众视野。在被问及是否感受到了年龄危机时,她毫不避讳地表示,不觉得这是一种危机,“每一个要把演员当作终身职业的人,在很早的时候大家都知道,在什么样的年龄演什么样的角色,这是常识。”

在电视剧界,孙俪稳坐“一姐”位置多年。从年轻靓丽的辣妈到工于心计的后宫娘娘,孙俪驾驭起来游刃有余。她出道18年,参演电视剧22部,近一半是经典。如今,孙俪仍然坚持以平均每年一部剧的频率推出作品,且不对角色设限。现年37岁的她说:“我不会在我30多岁的时候,一定要追求18岁的状态,那是跟自己过不去,我也没有这样的需求。”

不过,在演员陶虹看来,剧本的缺失也加重了中年演员、特别是中年女演员的焦虑感。她指出,女性的世界被人关注的还不够多,从而产生的反思和文艺作品也不够多,“没有这个文学作品作底,它是不可能有好的文艺作品出来的,更就没有角色可演。”

根据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公布的数据显示,近三年通过备案的电视剧大体呈现下滑态势,到2019年9月备案电视剧仅73部,较2016年下滑37.61%。其中尤以古代题材电视剧下滑最为明显,今年9月仅有5部,占当月总备案电视剧的6.8%;而2016年9月该题材备案作品23部,占当月总数的19.66%。

图表由全天候科技根据公开数据整理

古代题材电视剧由于充满悬念备受观众喜爱,往往一部剧需要众多女演员参与。随着作品数量减少,市场对演员的需求也大幅下降,进而让演员滋生了焦虑情绪。

在这个消费者为王的时代,观众审美不断提升,对内容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资历、背景、流量都再难成为演员的金钟罩铁布衫,只有作品才是最好的盾牌、才能说服观众。年轻演员有自己的优势,中年演员也有自己的经验和财富,但要想在全新的竞争规则下获胜,每个人都需要靠作品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