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相较于英美这样的传统留学大国,以及中国本土的国际学校,泰国的国际学校要便宜得多,比新加坡、中国香港和印尼都便宜。“从北京到普吉六个半小时飞机,时差也就一小时,方便跟国内联络。”

2、在很多新中产眼里,泰国性价比还体现在房子等生活费用:“房子比北京便宜多了,人民币六七千能租到带花园的独栋别墅。”而普吉的别墅售卖价也就100万人民币起步。

3、小钱注意到,自己仅在普吉的这三年,周围带着小孩的中国住客就越来越多。前来咨询小钱泰国读书申请的朋友也不少。“(增长)非常明显,而且孩子的年龄越来越小。”

4、“来的时间短还好,时间长了就回不去了,跟不上国内进度了。我们学校有来了一个学期就离开的中国家长,因为觉得学校不教东西。”

早晨七点半,小钱安顿好不到两岁的小儿子,出门送五岁的大女儿去幼儿园上学。进入11月,泰国南部海滨胜地普吉岛依旧炎热,雨季仍在延续,但小钱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四季如夏的气候——从大女儿上幼儿园开始,小钱和家人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快三年。

三年前,小钱和丈夫离开北京,辗转多地后最终带着孩子在普吉稳定下来,成为海外国际学校“求学大军”的一分子,并开始了与此前截然不同的生活:小钱当上了全职太太,专注在孩子身上;丈夫多数时间陪读,再时不时飞回中国打理生意。

普吉岛上城市建设简陋,没有熟悉的淘宝网购和外卖平台,生活圈子又与当地人相对区隔,这都让小钱这种在繁华都市住惯了的中国人觉得日子有些平淡;但远离升学压力和空气污染,女儿在普吉国际幼儿园里“自然成长”的状态让小钱觉得还是很值得。

此时,在普吉岛的另一角还住着老王和他正在上初三的儿子,他们同样来自北京。结束了在美国公立学校初中一年级的学业后,老王儿子转学到了普吉的国际学校。老王对这个决定很满意:儿子的课业难度降低,体育活动增加,“偏素质教育的东西更多”。

泰国教育部的数据显示,仅2016学年,共有大约5.1万人在该国接受各种层级的国际学校教育,超过6成在首都曼谷;其中有1.1万人读幼儿园,2万人读小学,1.7万人读中学;另外还有2000多名即将进入幼儿园的小朋友。

泰国教育部没有公布基础教育阶段国际学生的国籍占比,但高等教育阶段的数据或可用作参考:已有的数据显示,仅2011~2013年,中国连续占据泰国高等教育生源地榜首。

相较于英美这样的传统留学大国,以及中国本土的国际学校,泰国的国际学校要便宜得多,也为对下一代有着多元化设计的中国新中产阶层提供了更多选择。

虽然目前暂无更新的数据,但随着越来越多中国家庭的到来,泰国国际学校受欢迎程度还在增长。当地媒体《曼谷邮报》这样描述不断潮涌向泰国的中国人:“他们到泰国来退休,学习,挣钱,或者把这里当成更进一步冒险旅程的一个‘航点’。”

说起来,小钱带孩子到普吉上学,还是件机缘巧合的事。

2014年,小钱到泰国旅游,认识了已经带孩子在当地上学的朋友,同样来自中国。“他们热情邀请我参观他们孩子上的国际学校。”不过,那时候小钱“完全没动这个心思”,毕竟孩子还太小,“女儿才一岁半”。

2016年冬天,人们的注意力都在国内糟糕的空气上。“孩子大一些了,想去户外活动。一看空气指数三四百,我不同意孩子出门,但孩子不明白为什么。她很难过,我也很难过。”后来,为了帮女儿寻一个合适的幼儿园,小钱在家附近转了又转,“没有一家让我觉得很舒服,很放心”。

那时她碰巧怀上第二个孩子,也在犹豫要不要出国生。于是,丈夫鼓励她:“去(国外)看看,反正幼儿园随时换,不好还可以回北京。”

泰国不是小钱的第一选择,她带着女儿去的首个地方是加拿大。2017年5月,小钱到达加拿大第二大城市蒙特利尔,在当地朋友的帮助下,给孩子办理了幼儿园入学手续。

但加拿大寒冷的天气,把这位在北京打拼十多年的南方人搞得措手不及。“我早习惯了北方的冬天,但到了蒙特利尔,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冷——我们五月份到的,外边还时不时在飘雪,下冻雨”, “因为冷,也出不去,女儿每天都流着鼻涕”。

去泰国的想法再次浮现在小钱头脑中——普吉以椰林和海滩著名,气候要暖和得多。她想起此前参观过的国际学校,提供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全部教育,“印象还不错”。更重要的是,泰国比北美要近得多,“从北京到普吉六个半小时飞机,时差也就一小时,方便跟国内联络”。

尽管泰国的教育整体并不比中国发达,但它确是亚洲最早引入国际学校体系的国家之一。根据泰国教育部2015学年的数据,全泰国大约有160所基础教育阶段的国际学校,六成位于曼谷,共有教师约6800人。行业组织泰国国际学校协会说,其会员学校有128所。

同时,与中国的国际学校类似,泰国国际学校也教授俗称“A-level”的英国高中课程、美国大学预修课程(Advanced Placement,AP)以及国际预科课程(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IB)。

小钱女儿所在的班20个人不到,还真有点小联合国的意思,孩子来自泰国本地、美国、加拿大和北欧等。“很多人来普吉旅游,然后留下来长住,外来人口特别多。”

与小钱类似,此前泰国也并非老王的首选。初一那年,孩子在美国德州休斯敦的公立中学度过。刚到美国,孩子不适应,加上“美国治安不好”,又存在校园霸凌,读完一年后匆匆转学到泰国。

去泰国前,老王也曾考虑帮孩子转学到希腊、西班牙,或者马耳他等欧洲国家。“但这些地方办理周期比较长,怎么都得一年多”,上中学可不比幼儿园,中断学业并不明智。加上“之前也有亲友在泰国,比较知根知底”。

更重要的是,孩子上学的事儿变数大,泰国相对低廉的费用,让家长们有了更灵活的调整空间。小钱说,如果孩子不适应海外生活,要回国的话,“折腾这一趟的花费,也比去蒙特利尔或者纽约便宜得多”。

 “性价比最高!”

被问及为何没有选择同在东南亚的新加坡或马来西亚的国际学校时,小钱脱口而出。比如新加坡,小钱女儿目前就读的学校同样在那里也有个分支,学费就要贵得多,而且光旧校区的学生就有6000多人。

对于马来西亚等国家,则还要考虑宗教等问题。相比而言,“泰国人佛系,更加温和”。

经济学及商业研究中心(Centre for Economics and Business Research, CEBR)在2015年底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泰国国际学校的学费平均比几个亚洲地区中最贵的新加坡低了大约20%,约合每年13万人民币——比马来西亚贵,但比中国香港和印尼便宜。

显然,这份报告没有将中国内地的学费状况考虑在内。无论是孩子还在上幼儿园的小钱,还是孩子已经上中学的老王,每年付给泰国国际学校的学费都在大约10万元。跟泰国当地普通教育比起来,“肯定算贵的”,但作为国际学校,与中国国际学校动辄20万~30万的开销比起来,“算是便宜太多了”。

国内一位家长告诉《棱镜》,2019年其为在国际学校读四年级的孩子交了30万学费,“不包括午饭钱,如果用校车还得交校车费”。通常情况下,学费按幼儿园、小学、初中和高中等不同阶段递增,另外“每年也有一些自然增长的幅度”。

而小钱也告诉《棱镜》,女儿当年在北京读国际幼儿园的学费已经是每年18万了,到了普吉,算是打折了近一半。

另外,国内还有些国际学校并不录取中国国籍的学生,想要在这些学校入学,除了高昂的学费外,还得家长多想办法,帮孩子一块办理移民,以外籍公民的身份申请入学,这无疑又提升了入学的门槛。

小钱所说的性价比,除了学费,还有房子等生活费用:“房子比北京便宜多了,人民币六七千能租到带花园的独栋别墅。”

之前为了孩子去美国上学,老王卖掉了北京三环内的一套“大三居”,在资金上做足了准备。不想孩子美国留学并不顺利,于是,这些钱应对在泰国的花销绰绰有余。刚刚,老王就在普吉买了一套配有花园和泳池的别墅。

尽管老王没有透露别墅的价格,但了解行情的人对《棱镜》透露,相比国内一线城市的房价,普吉的别墅异常便宜——最低100万人民币就可以买到,在北京城里买套偏僻的一居室都有难度。

事实上,目前专注做泰国留学业务的中介并不多,多数情况下是房产中介帮忙牵线,把国际学校当做配套,目的是卖掉学校周边的房子。

房产中介机构提供了更丰富的信息:在普吉,酒店式公寓的单价在每平米3万左右,35平米左右的开间或者小一居总价约在120万人民币,如果是楼层高一些的海景房,价格还会再高些;头几年,开发商也提供大约每年7%收益的包租服务。

而在曼谷,人们能够选择的房屋总价空间更大,从70万到150万人民币不等,根据所处位置和大小决定。中介机构的信息说,2018年以前,还可以买到更便宜的地产,低到30万起步,“50万~60万可以有大把选择,但现在价格都上去了”。

“曼谷毕竟是首都,各种资源都更丰富,”地产中介工作人员对《棱镜》说,“在这里买房的人要么为了孩子上学,要么把海外房产作为资产配置,差不多有个每年5%的稳定收益,不太考虑度假的因素。

小钱注意到,自己仅在普吉的这三年,周围带着小孩的中国住客就越来越多。“一看就知道不是旅游的,再一问,都是来读书的。”这几年,前来咨询小钱泰国读书申请的朋友也不少。

“(增长)非常明显,而且孩子的年龄越来越小。”她说。

而网上流传、未经证实的一组数据显示,在目前清迈的国际学校里,中国学生大约有1000多人。

很多家长如同小钱一样,除了性价比,还看中这里的气候环境。“好几个北京来的小朋友,之前严重上呼吸道问题,说来了以后,药都停了。”

当然,小钱这样80后家长,替孩子选择国际学校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逃离国内升学压力。

现在,小钱对孩子的“自然成长”很满意,“没有任何人迫使她,给她压力”。她回想起此前在北京面试幼儿园的状况:“整个环境很紧张,有些家长一定要孩子做点什么,来博得关注:让孩子搭个积木,画个画。”小钱并不认可这样的成长路径,“这么做特别刻意,不是在为孩子做什么,而是在取悦大人。”

老王孩子入学后开始读初二,“一半的时间都在打篮球、踢足球”。老王也很满意儿子现在的状态,“学业没那么累,老师和孩子相处也不错——泰国的国际学校也强调孩子要放松。”所以,尽管依旧有学业成绩的排名,但“国际学校的教学相对要简单些,初三的数学难度相当于北京学校初一”。

这种松弛的状态是否会影响孩子的学业能力?老王对此一点不担心,“学业水平是一种选拔手段”,泰国国际学校的学生评价体系与海外接轨,能帮助学生顺利对接海外大学的教育资源,学业水平的重要性往往抵不过健全的人格、探索世界的好奇心。

“当年学了那么多物理化学,如果不做相关行业,还能用多少?”老王问。

但不是所有家长都有如此放松的心态。常驻深圳的跨境留学顾问张强说,有些家长本身“很在意学业,去了这类学校又抱怨人家太轻松,自己也是两边倒”。这种情况下,也有家长选择再次回国,投奔国内的基础教育体系。

另外,尽管国际学校学业压力更小,但一直让孩子“放飞自我”却是个误会。“无论哪种体制,英式美式或IB,国际学校的幼儿园和小学阶段都不难,高中以下很多课外活动”,张强提到,不同阶段有相应的要求,“到了2010、2011年级,后续申请大学时也要拼成绩,冲刺高分也不容易”。

 “没有好记录的学校,家长一般不会选;资质一般的孩子,又进不了真正好的学校”,张强说,“(好学校)入学考试是不容易的。”

小钱女儿上的是幼儿园,对学业几乎没有要求,“学校会提供申请签证的文书列表,你按照条款提交文件就可以”。中学对学业的要求要高些,申请时得附上成绩单,老王孩子入学前,还接受了面试和笔试,“如果英语口语不达标,还得上学校开的预科补习班”。

事实上,选择学校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泰国有大约160所国际学校——这些学校收费有高有低,教育水平参差不齐。除学费之外,一份择校指南还列出了众多得要考虑的因素,包括课程体系、学校认证、地理位置、师资力量、办学规模、课外活动,以及宗教事务。

对于从幼儿园就选择了泰国的小钱来说,此前立下的随时“回去”的目标可能也不太好实现了。“来的时间短还好,时间长了就回不去了,跟不上国内进度了。”她说,“我们学校有来了一个学期就离开的中国家长,因为觉得学校不教东西。”

让家长们纠结的,还有家庭关系。通常情况下,如果经济状况无法支撑夫妻二人共同陪读,那么陪读一方通常是妈妈。她们多数放弃了事业,与仍在国内全职工作的丈夫分居。这一方面可能影响到夫妻关系,另一方面“孩子也没法在父母的共同陪伴下长大”。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本文作者江晓川,来自腾讯《棱镜》,原文标题《棱镜丨陪娃去泰国:十万读国际学校,百万买别墅,但可能“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