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刚刚过去的一个财季,惠普的打印机业务明显拖累收入增长,但主要收入源电脑生产带动整体业绩优于华尔街预期,终结了连续六个季度收入环比增长放缓的势头。

美东时间26日周二美股盘后,惠普公布:

  • 截至公历2019年10月31日的2019财年第四财季,剔除特定项目调整后、即非GAAP下每股收益(EPS)为0.60美元,同比增长11%,高于分析师预计的0.58美元,也高于惠普此前指引区间0.55到0.59美元。
  • 第四财季营业收入154.1亿美元,同比增长0.3%,分析师预计152.5亿美元。
  • 包括台式机个人电脑和笔记本在内的惠普最大业务“个人系统”第四财季营业收入为104.3亿美元,同比增长4%,也高于分析师预计的102.7亿美元。
  • 打印机业务第四财季收入为49.8亿美元,下降6%,低于市场预计的50.3亿美元。
  • 2019财年非GAAP下EPS为2.24美元,高于惠普此前指引区间2.18到2.22美元。
  • 2019财年营业收入588亿美元,同比增长0.8%。

业绩指引方面,惠普预计2020财年第一财季的EPS为0.53到0.56美元,全财年EPS为2.24到2.32美元。

相比第三财季,惠普第四财季营业收入增长了0.1%,虽然增幅不大,但此前已经连续六个季度环比下降。

财报公布后,惠普股价盘后走高,涨幅一度达到3%,到发文时涨幅收窄到2%以内。但今年惠普股价总体表现不佳,从年初到本周二收盘累跌约2.8%,同期标普500涨约25%。

惠普的总裁兼CEO Enrique Lores评价,2019财年是连续第三年营业收入、运营利润和收益录得增长,全年非GAAP下EPS增长11%,自由现金流达到40亿美元。第四财季表现优异,我们的策略在奏效,我们对2020财年的业绩有信心。

值得一提的是,惠普经历了一个动荡的财年,昔日最大现金奶牛打印机业务的需求持续下滑一直在施压股价。

今年8月,惠普的CEO Dion Weisler因家人健康原因卸任。Lores接任后于上月宣布,惠普可能未来三年裁员7000到9000人,约占员工总人数的12.7%-16.4%,这将让公司一年节省成本约10亿美元。而惠普裁员可能多达5000人的现有三年期裁员计划才将近尾声。

最近同行施乐又对惠普发起了敌意收购。

本月初消息称,80亿美元市值的施乐拟以现金加股票的方式收购市值270亿美元的惠普,即用每股17美元的现金和0.137股施乐股票,来交换每一股的惠普股票,预计总收购价是施乐市值的四倍多;收购股价相当于22美元,较惠普收盘溢价约20%。收购完成后,惠普股东拥有新公司48%的股份。

上上周日,惠普致信施乐,拒绝了施乐约为335亿美元的收购要约。惠普董事会认为,施乐主动提出的收购方案“大大低估了惠普公司的价值”,并对合并后给新公司造成的“超额”债务水平感到担忧。惠普同时还表达了开放态度,称“认识到合并的好处”,并“愿意继续探索与施乐的潜在合并选项”,似乎暗示最终想上演“象屯蛇”的收购反转戏码。

施乐上周四又致信惠普董事会,对拒绝溢价收购的理由感到困惑,因为在上月惠普宣布大规模重组计划后,其自身财务顾问高盛将惠普评级为“卖出”,目标价为14美元。施乐还要求惠普本周答复友好合并的意向,否则启动敌意并购程序。

施乐本周二表示,将直接对惠普的股东发起330亿美元的收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