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张超 编辑|安心

说起印度,许多人的第一印象还停留在爆炸式增长的人口、脏乱差的社会环境和落后的经济水平。事实上,印度顶尖人才已经走出国门,开始逐渐“接管”互联网巨头。

12月3日,谷歌母公司Alphabet宣布,公司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将分别辞去首席执行官和总裁的职务,由谷歌印度裔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接任CEO职位。

两位创始人在声明中表示:“Alphabet现在根基牢固,谷歌及Other Bets也都以独立公司的身份运营良好,现在简化管理架构再合适不过。我们希望谷歌、Alphabet能够长远着眼好好发展。”

卸任后的佩奇、布林仍将是Alphabet的员工和股东,保留他们在董事会的席位,只是不再管理公司日常事务。

Alphabet的人事调整是经过了长期讨论才决定的,这也让皮查伊成为继微软CEO纳德拉之后,又一位接管互联网巨头的印度裔职业经理人。

至此,硅谷三巨头“苹果、谷歌、微软”中的两家CEO均为印度人。

Alphabet现任CEO 皮查伊

“展望未来,皮查伊将同时担任谷歌和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他将是负责领导谷歌并管理Alphabet在我们Other Bets业务组合投资的高管。”在公开信中,佩奇和布林表达了对皮查伊的充分肯定,“从Alphabet成立以来,我们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人选,也没有更好的人来领导谷歌和Alphabet走向未来。”

现年47岁的皮查伊年龄比佩奇和布林还要大,但是他的接棒似乎一切都顺理成章。不过,这背后却有一个穷孩子“逆袭”的故事。

皮查伊小的时候,因为家里没有足够的卧室,他需要和弟弟睡在客厅;由于没有汽车,皮查伊出门不是挤公交就是一家四口挤在一辆小电动车上。即便如此,皮查伊的天赋却丝毫没有被埋没。

1984年,12岁的皮查伊就表现出了过人之处。那时候,皮查伊家里有了一台转盘式电话,正是这台古老的科技产品激发了他的记忆潜能。有媒体形容他“就像一本人肉电话本,只要拨过一次就不会忘记。”之后在公众场合,他也展现过这个技能,能够做到面不改色,口吐数据。

凭借着良好的天赋,高中毕业后的皮查伊就考入了被称作“印度神校”的印度理工学院坎普尔分校(IIT Kharagpur);1993年,他又去到斯坦福大学攻读工程硕士学位,接着又考入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并拿到MBA学位。

进入职场伊始,皮查伊在一家半导体公司从事产品管理岗位,之后进入麦肯锡从事管理咨询相关工作。

2004年,皮查伊进入谷歌,从此他的名字就与一些耳熟能详的项目联系在一起了。

在谷歌,皮查伊从事的第一个项目就是“谷歌工具栏”,这个帮助谷歌提升消费者依赖性的工具也为其日后的晋升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紧接着,他开始了Chrome 浏览器的产品研发工作,带领Chrome超过了 Firefox,并一举打败当时市场上还占主要份额的IE,稳居市场第一。

此外,他还重新设计了苹果平台的谷歌应用程序:Gmail、谷歌+、谷歌搜索、谷歌地图等。这些成绩也帮助皮查伊坐上了Chrome 和应用部门副总裁的位置。

2013年3月,原Android 之父安迪·鲁宾被调离,皮查伊成为新的负责人。佩奇在发布这一任命时曾表示:“鲁宾对于Android的领导成就了‘非凡进步的十年’,但皮查伊的就职背景让他成为推动操作系统改革的唯一合适人选。”

一年后,在谷歌新一轮管理层变动中,皮查伊的管理范围进一步扩大,除了负责核心的Android 和 Chrome业务,还接管了研究、搜索、地图、Google+、商务和广告产品等,从而成为谷歌的关键“二号人物”。

但皮查伊在谷歌的晋升之路并未终止,之后他出任Google董事长及CEO,还在2017年7月加入Alphabet董事会,成为Alphabet的准“接班人”。

有着天才大脑和卓越能力的人,内心往往会有些自傲,但皮查伊却完全是个“另类”。在谷歌的15年时间里,他一直对外表现出的是兢兢业业、谦虚又专业的作风。

曾和皮查伊共事8年的谷歌副总裁凯撒·森古普塔(Caesar Sengupta)这样评价他:“我敢保证,你在谷歌找不到一个不喜欢他或者认为他是怪物的人。”其管理和沟通才能、专业技术能力可见一斑。

皮查伊如今可以说是走到了职业经理人的最高点,但其面临的担子也将更重。谷歌一方面正遭受来自美国和欧盟的反垄断调查,另一方面深陷与内部员工的纠纷,可以说是内忧外患不断。这位印度裔经理人的管理能力也将面临新一轮大考。

第一个顶尖互联网公司CEO——微软CEO 纳德拉

皮查伊的接班也让外界关注起了一个精英群体——印度裔职业经理人。

据2017年的一篇文章,中兴通讯原印度公司CEO汪涛曾给出过一份令人意想不到的数据:在美国的500强企业中,外籍CEO有75位,其中10位是印度裔。

除了谷歌与微软,摩托罗拉、百事可乐、诺基亚、软银、Adobe、SanDisk、联合利华、万事达卡、标准普尔等在中国人心目中如雷贯耳的国际巨头,其CEO级别的高管位置都被或者曾印度人收入囊中。就连印度媒体也曾骄傲地认为,“印度向全球出产CEO”。

除了CEO这一金字塔尖的人群,在一些互联网巨头的管理层和工程师中,印度人的占比也非常高。一份2005年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硅谷1/3的工程师是印度裔,高科技公司里,7%的CEO来自印度,中高层管理者中,印度人的比例更高。在谷歌董事会的13位高层中,就有4位都是印度裔。

这就不得不让人好奇,经济并不发达的印度为什么能产出这么多巨头企业的高管?

不同于中国高等教育普及化的情况,在有着13亿人口的印度,实行的是精英教育,只有成绩最好的学生才能考进大学。

对于印度理工学院这样的一流学府,每年有超过30万名成绩优秀的学生报考,但最终录取率却不到2%。在2015世界最难考大学排行榜中,该校名列榜首。

而从上世纪70年代起,该校有大量的毕业生涌入美国名校深造。这些毕业生可谓是精英中的精英。他们毕业后就加入了美国高科技企业,继而在互联网领域一路驰骋,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印度“兵团”。

再加上印度人非常喜欢“抱团”,往往是一家公司引入一个印度人,就会有更多印度人加入。这也为他们日后的发展积累了大量的人脉。

世界顶级猎头公司——光辉国际北京公司总经理刘家良曾表示,印度人有互相帮助的传统,和中国高管的竭力避嫌不同,印度高管“举贤不避亲”。

在斯坦福大学和杜克大学任教、专门研究美籍印度裔企业家的瓦德瓦认为,印度裔这些年在美国IT业及其它领域不断突破“玻璃天花板”,关键在于强大的人脉网络和支持体系。

当然,除了专业技术过硬、人脉资源广泛,印度裔职业经理人的管理才能也很突出。据汪涛透露,其在中兴印度公司担任CEO期间招聘过大量印度本地员工,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无论这些人的专业是什么,他们都拥有一个MBA学历,无一例外。因为MBA课程是印度所有学科学生的必修课。这就让印度大学生同时拥有了专业技能和管理才能,在与人沟通方面具有优势。

也有人认为,印度裔管理者的沟通能力还基于他们优秀的语言能力。中国与全球化智库执行秘书长苗绿指出,尽管印式英语很难听懂,但毕竟英语也是印度的官方语言之一,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印度人不但习惯于使用英语交流,更重要的是,他们懂得用英语来思考。这样的语言优势促使印度裔在管理层中更快的脱颖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