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737 MAX停飞事件的拖累,波音公司继续在关键指标上落后于欧洲竞争对手空客公司,今年很可能将全球最大飞机制造商的头衔输给后者。

12月10日周二,波音公司发布了月度常规订单与交付数据。11月共录得63架商用飞机订单,明显高于10月的10架,也小幅高于去年同期的订单量51架。当月交付了24架客机,较去年同期交付量79架减少近70%,今年10月交付量为20架。

11月订单中,33架是中型双发宽体中远程运输机787梦想客机(dreamliner),另有30架是3月起被全球停飞的737 MAX机型。分析指出,这是波音自今年1月以来的首份年度737 MAX正式新增订单,9月和10月均有该机型订单,但都是从其他机型订单转换而来。

30架737 MAX订单中包括土耳其太阳快运航空(SunExpress Airlines)在上个月迪拜航空展预定的10架,以及来自一位身份不明商务机客户订购的20架。自今年9月以来,曾经红极一时的737 MAX机型陆续录得全球禁飞后的小额订单。

整体来说,截至11月30日,2019年迄今(前11个月)波音共录得总飞机订单243架;排除取消或者变更机型后,订单数变为56架;再将去年下订单但至今无法交付的数据调整后,今年以来净飞机订单为负84架,好于10月时统计的负95架,波音737净订单变为负182架。而公司2018年的商用飞机订单量曾为925架。

今年前11个月,波音商用飞机交付量为345架,较去年同期的704架骤降51%,也落后于竞争对手欧洲空客公司同期交付量725架。由于737 MAX停飞而无法交付的影响,波音今年飞机交付量或不足400架,不足2018年交付量806架的一半,创2008年以来最低的年度交付数据。

从前11个月的飞机订单和交付量来看,波音今年势必将在这两项关键指标上落后于空客。上周空客宣布,11月共获得219架飞机订单,今年前11个月订单总数至940架;11月交付了77架飞机,前11个月共交付725架;尽管年度交付目标下调2%-3%,但仍为超过波音的860架。

空客公司曾于10月29日宣布,印度私营低成本航空公司靛蓝航空(IndiGo)与其签署了订购300架空客A320neo系列单通道飞机的协议,是“空客有史以来收获的最大订单之一”,涉及金额或超332亿美元。A320neo恰好是今年3月被全球停飞的波音737 MAX主要对标机型。

最新数据发布后,波音在周二美股时段低开低走,盘中最深跌0.9%,交投一度不足350美元,创12月5日以来低位。截至周一收盘,今年波音累涨近9%,跑输了标普500大盘的涨幅25%,3月停飞事件以来累跌逾17%。

投资者密切关注波音737 MAX机型恢复交付和商业复飞的时间线,而这取决于监管机构对该机型软件修改与驾驶员培训的重新认证过程。

据央视新闻,11月26日,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通知波音公司,联邦航空管理局将是所有新737MAX系列飞机适航证书的唯一签发机构。只有在波音“全面管控737MAX的功能质量”、为验证流程做好准备、满足所有相关验证标准的前提下,联邦航空局才会发放复飞和出口证书。 

波音公司CEO  Dennis Muilenburg曾承诺,一旦MAX恢复商业飞行,将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飞机。公司计划本月对MAX飞机进行重新认证,明年1月底前恢复交付和使用。但航空业不少人士预计737 MAX不太可能在明年3月前提供商业服务,美国西南航空、美国航空和美国联合航空等主要航司均宣布,不打算在明年3月初之前恢复被取消的MAX航班。

737 MAX机型被停飞且冻结交付正在影响波音公司流动性。目前该公司已经暂停了股票回购项目,去年的回购金额为40亿美元。分析师普遍预期波音会在明年冻结股息分红,细节可能下周公布。去年波音曾提振股息20%,至每个季度共支付约12亿美元。

今年前11个月,737 MAX录得净订单负182架,其中包括119架的取消或机型更换等合约变更。通常航司与飞机租赁机构需要为此交纳罚金,但波音因MAX停飞事件决定补偿客户。波音初步预计,未来几年将以现金、折扣和服务等形式,向737 MAX的客户支付近61亿美元赔偿。这将进一步令波音的盈利能力承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