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确认波音737 Max今年复飞无望的一天后,波音公开承认这一现状。公司还与核心客户美国西南航空公司达成赔偿协议,这一道指最大权重股盘中一度跌超2.5%。

12月12日,FAA局长Steve Dickson会见了波音首席执行官Dennis Muilenburg。波音随后发布声明称会谈富有成效,公司“承诺”解决FAA在737 Max飞机方面的疑虑,并在满足复飞要求和时间线等问题上与FAA合作。

波音承认,2020年之前不会赢得737 Max恢复服务的批准。此后还有消息称,737 Max的修复工作在明年2月前都不可能得到FAA批准。波音曾在11月表示,预期FAA将在12月中旬批准737 Max复飞;FAA对这一“不切实际的追求感到担忧”,认为波音高调宣传是在向FAA施压。

周四另一则消息显示,波音737 Max最大的客户美国西南航空公司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称,已与波音达成一项秘密协议,以赔偿该航司因737 Max停飞造成的部分预估财务损失。虽然没有透露和解协议具体金额,西南航空计划就此向员工的利润分成资金池增加1.25亿美元。

西南航空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Gary C. Kelly称,公司将继续与波音就Max停飞相关的损失赔偿进行讨论。公司目前希望将所有补偿金计算为现有和未来波音飞机订单的成本削减,这将减少未来年度的折旧费用。

不过他也透露,西南航空正在考虑进一步推迟波音737 MAX飞机在该航司的复飞时间,此前原定于2020年3月初恢复商业服务。但他仍对737 Max复飞后的安全性能有信心,“西南航空未来数十年都将是波音客户”,到2020年年底,公司将拥有115架737 Max飞机。

西南航空是美国最大的737 Max飞机运营商,当该机型在今年3月中旬遭遇全球停飞时,西南航空尚有34架737 Max 8正在服役,并计划年底前再增加41架。这一被巴菲特青睐的廉价航司曾是Max机型的首飞客户,拥有全波音机队,订购737 Max的数量超过其他美国航空公司。

波音与西南航空达成赔偿协议的消息,势必也会影响到其他因737 Max停飞而财务受损的航空公司。美国航空(AA)曾于10月下旬发布三季报时表示,停飞已导致近3万次航班取消,估计造成收入损失7亿美元;停飞之际,美国航空的机队中有24架Max 8,并计划今年交付更多。

当时美国航空首席执行官Doug Parker表示,与波音就赔偿问题的谈判尚处于初级阶段,但对达成协议抱有信心,“我们正在努力确保由波音股东来承担这一失败代价,而不是美国航空的股东。”

西南航空公司也在前不久公布的三季报中称,当季净收入6.59亿美元,如果没有737 Max停飞拖累,业绩本应高得多。截至今年9月30日,停飞已令西南航空运营利润减少4.35亿美元,预计财务损失将继续增长。

在西南航空与波音达成和解协议之外,该公司的飞行员工会于10月正式起诉波音,理由是波音谎报737 Max的实际情况,损害了飞行员与乘客之间的信任关系;停飞造成适飞航班急剧减少,令西南航空近1万名飞行员损失约1.15亿美元收入,应由波音公司赔偿。

此前,波音曾初步预计,未来几年将以现金、折扣和服务等形式,向737 Max的客户支付近61亿美元赔偿,或令公司盈利进一步承压。今日波音拒绝评论与西南航空或其他客户的和解讨论,并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正在与所有客户紧密合作,以在困难时期为他们提供支持。”

本周三,FAA局长Dickson曾在国会听证中表示,波音737 Max飞机的适航认证程序会延长至2020年,需要完成该程序才能结束其已长达10个月的全球禁飞。这令波音年内实现复飞的希望破灭。

作为道指最大权重股,波音股价在周四低开低走,盘中最深跌超2.5%,日低至341美元;最终收跌1.06%,收报346.29美元,创12月5日以来最低,也接近一个半月低位。今年以来波音累涨超7%,远远落后于标普500大盘的涨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