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 端木  编辑 | 慕容

OPPO正处于第三次转型的路口。

一周前,鲜少露面的OPPO创始人兼CEO陈明永在OPPO未来科技大会上强调,手机只是OPPO服务用户的一个载体,而OPPO不仅是一个手机公司,他甚至断言,“未来,整个行业不会再有纯粹意义的手机公司”。

一番言论,虽未直接提及“转型”二字,却处处透露着OPPO正在和将要进行的变化。12月19日,OPPO召开开发者大会,继续从内容发展、系统应用、IoT计划等多个方面,阐述这一转型的具体内容。

在过去的十几年中,OPPO与所在的行业一起,已经历过两次重要转型,先是从MP3时代转向手机,另一次则是功能机转向智能机。

很难说OPPO是一家激进的公司,在此前两次转型中,OPPO均非行业中的先发者,但事实证明,这家略显温和的公司,都顺利地度过了危险期,成为为数不多能够在下一阶段保持第一梯队位置的企业之一。

在这次向“万物互融”的转型中,一切会如过往一样顺利吗?

一侧是已经进入成熟期、增长受限的手机业务,另一侧是增长前景颇为可观的IoT场景,在2019年,手机厂商向IoT进军,已成为大势所趋。

年初时,小米和华为先后从公司的战略层面宣布了向IoT发展的决心,分别提出了“手机+IoT双引擎”和“全场景战略”两大新战略;到今年年底,OPPO宣布布局多智能终端生态,成为第三家将IoT提升至战略层面的手机厂商。

在一周前的未来科技大会上,陈明永为OPPO的未来设定了三个“持续发力”的发展方向,在他看来,这是“OPPO要在万物互融时代抓住机遇,为用户提供全新体验”的必然举措。

三项之中,有两项涉及了OPPO的业务发展方向:其一,建设多入口的智能终端生态,也就是做IoT,推出手表、耳机、智慧屏、甚至智能机器人等硬件产品;其二,升级用户服务的思维,特别是内容服务。

简单来看,OPPO的这次转型计划,是希望打造“软硬服一体”的新模式。

OPPO对内容领域的野心早有预兆。去年,OPPO上线了短视频App,目前活跃用户已达到6000万,人均每日使用时长超50分钟;今年9月,在发布主打视频的手机Reno 2时,OPPO不仅推出了“超级防抖”这一功能性技术,而且同时发布了傻瓜式剪辑App“即录Soloop”,通过对用户选定的素材做智能分析,达到“一键生成短视频”的效果。

如今,在OPPO开发者大会上,OPPO更是进一步详细展示了在内容方面的成绩与布局。据OPPO副总裁、互联网事业部总裁段要辉介绍,OPPO在服务领域已积累超过1.8亿用户,每月为用户分发超过14亿次直达服务,整体内容体系的月活用户超过2.6亿。

OPPO同时公布了两项重要计划:前一年已经推出的“引力计划”被提升为2.0版本,宣布在2020年继续投入10亿资源,在应用、服务、出海和内容四个领域对开发者进行扶持;其中在内容方面,单独列出“欢想计划”,为MCN、自媒体、内容出品方等原创内容生产者提供支持。

OPPO副总裁、互联网事业部总裁段要辉在2019OPPO开发者大会现场发布引力计划2.0

“5G不是一场简单的换机潮,而是我们能够更好服务用户的机会。”一周前,陈明永在强调OPPO需要布局内容服务时,这样解释。

此外,正如其他布局IoT的厂商一样,OPPO宣布了针对IoT的开放共享计划“启能行动”,包括HeyThings IoT协议、HeyThings IoT服务平台及音频互联协议,实现不同生态之间的产品接入。值得一提的是,据OPPO副总裁、软件工程事业部总裁吴恒刚介绍,音频互联可以解决目前不同品牌耳机与手机兼容性差的问题,将在未来1、2年中,陆续完成快速配对、电量显示等功能。

在IoT的设备方面,截至目前,OPPO计划发布手表、耳机、AR眼镜和5G CPE。据吴恒刚介绍,OPPO首款智能手表将于2020年一季度发布。

一百家公司有着一百种对IoT的理解方式。

有的厂商选择了“卖货”为主,以穿戴式设备与大家电等产品的销售为主,在设备销售和连接数量上攀登顶峰;有的则以连接为主,强调多设备之间的协同互动,互为外设;也有的企业从系统入手,只输出方案,不制造硬件。

相对来看,OPPO更像是从对IoT场景的理解出发,在用户需求层面,寻找合适的进入方法。未来科技大会上,OPPO首款亮相的产品即非手表耳机、也不是智慧屏等流行产品,而是一款5G CPE,相当于一个支持5G信号的无线路由器,可以成为多设备的连接中枢。

在OPPO的理解中,IoT主要分为个人、家庭、出行和办公四大场景,OPPO未来的终端布局也将以此展开。而“同时支持上百台设备接入、形成统一交互”的CPE,正是在此分类下,扮演家庭、办公等垂直场景的连接中枢角色。

同时,OPPO将手机、手表和耳机定义为个人场景中的“铁三角”,据OPPO副总裁、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总裁刘波介绍,率先发布的手表将以健康功能为主,同时将推出OPPO的健康平台。

从去年以来,OPPO正在逐渐摆脱“天上打广告、地下铺渠道”的营销公司形象,向“科技公司”发力。继2019年投入了100亿研发经费之后,近日,陈明永再次宣布,将在未来三年内投入500亿研发经费,“重视核心技术的研发,成为世界一流的科技公司”被他列入到OPPO持续发力的三个方向之首。

不过,从近期展现的规划来看,定义场景、布局“软硬结合”的OPPO,似乎并不想把自己打造成一家单纯的“黑科技”公司,而是更强调从对用户需求的理解中,挖掘可能的产品机会,再为此匹配合适的亮点技术。

这与OPPO对待5G的态度一致。今年下半年以来,各家手机厂商争相推出5G手机,但OPPO却迟迟未动,成为“华米OV”中唯一一家尚未在国内销售5G手机的企业,其首款5G手机Reno 3,将于12月26日方才亮相。

OPPO副总裁沈义人曾对此解释说,OPPO判断,“视频是消费者能在5G时代最先感受到的场景,所以OPPO希望把5G手机能看到的一些应用成果,先在手机上展现出来,”因此,OPPO选择了先行发布主打视频的Reno 2,配套“超级防抖”功能和剪辑应用,而非抢先推出5G手机。

“OPPO将在合适的时机发布5G手机,”这是沈义人在9月给出的回复。

彼时,由于支持SA/NSA双模组网的Soc尚属罕见,行业中掀起一阵“单模双模之争”,多家厂商论战不休。进入12月后,随着高通、联发科等多款双模5G Soc面世,双模终于得以普及,OPPO的5G手机才随之露面。

长期以来,数码科技行业中有两类公司,追求“黑科技”者以索尼为首,而强调体验的则以苹果为首,前者曾率先发布防水、8K屏、960帧慢动作功能,单项技术震惊行业,但因欠缺均衡性,销量上反响平平;而苹果鲜少追求硬件配置,却在生态内容配合下,实现了行业顶尖的使用体验。

OPPO的追求显然倾向于后者。巧合的是,在OPPO Reno 2发布当晚,苹果推出新款iPhone 11系列,同样不支持5G、同样强调了视频拍摄功能。

OPPO不是一个“冒进者”。在历次行业转折期中,OPPO都并非第一家拥抱新时代的企业。在舆论上,这往往显得有些平淡,缺乏亮点。

然而,在从国产MP3转型至手机、再从功能机转型至智能手机的十余年中,那些曾在MP3、功能机时期赫赫有名的企业,大多早已不见踪迹,唯有OPPO仍屹立于第一梯队。

OPPO并非没有犯过错误。

2011年,刚刚转型智能机时,曾因过于追求性能配置,导致第一款智能机X903反响惨淡,市场价格从4000元下滑至2900元,“最终销量,都不好意思说”。

这使陈明永痛定思痛,反思OPPO的管理模式。从MP3时代起,OPPO便习惯于在性能上做到极致,以“自上而下”的指令模式来设计产品;那一次,X903给予陈明永的教训是,在智能手机的开发上,需要更多思考的碰撞,挖掘用户需求,更为合适的研发思路是“自下而上”。

修正思路后,OPPO从自拍需求出发,推出了一款自拍手机,配置虽然不高,却销量可观,将手机业务带回了正轨。多年后,这套思路成为OPPO的核心理念,正应用在对5G和IoT的理解与产品研发上。

陈明永并非一个轻易妥协的人,吸取教训的同时,他对认定的正确方向相当执着。2013年,当以小米为首的互联网手机风靡行业,从业者纷纷转攻互联网渠道时,陈明永却坚持了OPPO一贯的线下渠道,将全国5万多家门店扩张到20多万家。

几年后,风向骤变,反而是小米、华为又开始学习OPPO的线下模式。

“坚守初心”,陈明永曾多次强调这一点,而在坚持的背后,则是他对OPPO核心价值观的定义:本分。

看似,这是一个有些“务虚”的用语。但若细看陈明永对“本分”的具体解读,这恰恰构成了OPPO多年以来的行为准则:“本分,展开来讲,一是我们要隔绝外力,抵制诱惑,坚持做正确的事情,有所为有所不为;二是要利他,追求合作和共赢。”

“本分”的价值观使OPPO没有盲目追求互联网营销,坚守住了线下渠道,也构成了OPPO在线下渠道的优势能力——OPPO不仅给线下的多层代理商留下了可观的利润空间,而且,与核心代理商共同持股,同进同退,形成了稳定的“渠道共同体”。

如果说需求为先的研发理念构成了OPPO的“产品力”,那这种利益共享的模式,则使OPPO在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构建了自身的“销售护城河”,在过往8、9年的智能手机时代,从并不起眼的“后发者”,一步步,攀登至第一梯队。

如今,OPPO再次面临着新的挑战,或者说,在低迷的手机市场和未知的IoT面前,所有手机厂商都面临着新的挑战。和往常一样,OPPO依旧不是第一个拥抱未来的企业,在它之前,小米已经前行多年,华为也已布局了整整一年,在这个新跑道上,OPPO能否复制过往的成功?

答案是未知的,但理念依然一致。

在2019年的转型节点上,陈明永重申了OPPO的“本分”理念,这也是他第一次公开对外提到OPPO的商道:抵制诱惑、利他共赢。

这并不是一句虚话。很多年前,在功能机即将终结时,OPPO遭遇了惨烈的产业链危机,几个月间,消费者全部转向智能手机,导致OPPO的功能机大量淤货,下游渠道商和经销商滞销,上游供应商生产的功能机零件作废,需要砍掉订单。

OPPO选择了承担一切损失:自掏腰包,回收经销商库存,同时,取消上游供应商的订单,但货款照付。

那时,一位经历了全过程的从业者对自己的员工说:以后,OPPO这家公司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