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资本市场对特斯拉的估值达到巅峰之际,特斯拉自己的员工也想借东风加薪,放宽削减成本的束缚。

美东时间15日周三公布的公开信显示,特斯拉位于弗吉尼亚州Richmond的一名销售顾问Dare Brewer向公司CEO马斯克和董事长Denholm发出电邮,称她和同事申请公司将底薪上调15%,让收入更接近维持生计的水平,并呼吁其他同事转发时附带该申请信的地址。

Brewer称,在最近多个销售岗位的调整中,特斯拉只略微上调了相关岗位的底薪,并且下调了提成,下调造成了极大负面影响。经过调整,她们现在负担着之前三个人的工作量。特斯拉的公司文化和当初招聘她们时所说的截然不同,过去一年,公司正是因为这种企业文化而失去了很多优秀的人才。

公布申请信的工人组织网站Coworker.org显示,到发文为止,Brewer的申请已经征集到230多人签名支持。

虽然特斯拉尚未对Brewer的上述申请作出回应,但这一申请显示出,为了努力提高利润、实现可持续性的盈利能力,特斯拉在增加员工的工作量,同时遏制薪资、削减人力成本。

据Brewer等销售人员所说,特斯拉美国地区的销售人员时薪在17美元到33美元之间,2019年下半年,调整了奖金,或者直接将奖金取消,提成也下调了。底薪略有上调的是业绩最好的资深销售员。

特斯拉此前就因为大肆“烧钱”长期亏损而被一些市场人士诟病和质疑。

去年特斯拉在上海建厂可谓一箭多雕,降低了在地生产成本,也更接近全球最大汽车市场市场中国。近几个月特斯拉的股价高涨、市值创新高也部分得益于特斯拉在中国传出的好消息。

特斯拉两个多月前公布的财报显示,2019年三季度净利润达1.43亿美元,出乎市场意料年内首次扭亏为盈。特斯拉还在公布财报的同时透露,上海的超级工厂已经启动试生产,较原计划提前。上月特斯拉开始在中国交付其平价电动汽车Model 3,并将上海工厂的产量提高到每周超过1000辆,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实现建成、投产和车辆下线,刷新了“中国速度”。

本周稍早新浪还援引媒体消息称,嘉能可在与特斯拉谈判向上海工厂供应钴的长期合同。这将帮助特斯拉在进军中国时避免重要的电池金属原料供应紧张。

作为中国第一家外商独资的车企,特斯拉前后获得超过130亿人民币的低息贷款,并且在政策上获得了“国民级”待遇,包括免购置税和政府补贴。

本月11日上周一,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表示,2020年7月1日,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不会大幅退坡,这对特斯拉而言无疑又是一个利好。

10月23日盘后公布三季度财报次日,特斯拉股价即大涨18%,此后两个多月,股价翻了一倍多。上周一苗圩讲话当天,特斯拉股价首次突破500美元大关。上周三,特斯拉的市值史上首次超过了两大美国汽车巨头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市值的总和。

截至本周二,特斯拉股价连续两日创收盘最高纪录,虽然周三收跌3.6%,跌落高位,但今年年初至今十个交易日已经累涨2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