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张超 编辑|安心

1月20日,云计算服务商优刻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UCloud)正式在上交所科创板挂牌上市,成为中国云计算第一股,证券简称“优刻得”,证券代码“688158”。

作为A股市场第一家同股不同权的上市公司,优刻得的上市进程一直受到外界关注。在挂牌后举行的媒体沟通会上,UCloud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季昕华分享了公司“同股不同权”背后的故事。

季昕华坦言,在申请过程中曾遇到三个难点,包括需要说服原有股东、相关制度不够成熟、需要把所有相关法律障碍全部走通,“最困难是因为之前没有做过,所以大家不敢尝试”。

在他看来,这次优刻得成功申请同股不同权,势必带来一定的示范效果,给更多企业带去信心,让更多的企业相信监管层是能说到做到的。

上市后的优刻得将坚持三大战略——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CBA),核心路径则围绕公有云发展。

在中国的公有云市场上,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等都是重要玩家,也是UCloud的竞争对手,彼此竞争日趋激烈。季昕华强调,优刻得是一家中立的公司,中立、不站队是他们获得用户的一大优势。

虽然业务上存在竞争,但事实上季昕华还是马云在湖畔大学的学生。季昕华称,他曾向马云发出邀请,希望后者到UCloud挂牌现场站台,但由于马云时间冲突未能成行。

谈及与马云的关系时,季昕华称,马云收他当学生说明:1、自己做得不错,进入了马云的眼光;2、马云的心胸很宽大,愿意教一个对手。“我们做的好,说明老师教的好,如果我们没有做好,说明他自己做得好,但对我来讲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机会。”

UCloud的成功上市,让季昕华感慨说,在这个时代,没有背景、不站队的创业者同样有机会成功。但创业维艰,在他眼中,创业家就像跳高,总有一次会失败,因为跳高是以失败而结束的;而科学家则像跳远,只要跳出一个最好的成绩,他就是终身荣誉了。所以季昕华呼吁社会能给企业家多一些包容。

上市首日,优刻得股票开盘大涨,价达到72元,较发行价33.23元大涨116.67%;收盘报72.95元,日内涨幅达119.53%。

以下为媒体沟通会部分内容(经全天候科技整理):

问:优刻得是A股首个同股不同权的公司。这背后,同股不同权是怎么申请下来的?

季昕华:我们公司是第一家同股不同权的公司,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呢?

马云当年没去香港(上市),去了美国,现在又回到香港,本质的原因就是因为同股同权的原因。

科创企业整个上市过程中前期是亏损的,不盈利的。所以它到上市的时候融了很多的资本,会导致创始团队的股份比例相对少一些;上市之后对整个公司的控制力就不够,不能按照公司的长远规划考虑事情。大部分公司希望在同股不同权上有所突破。

所幸在去年两会上,我们在讨论上交所的科创板规则,发现可以允许在这方面有所创新,所以我们做了很多的沟通,包括跟上交所,跟市里,跟证监会,希望在这里有突破。

后来3月22日正式发布规则,也允许这个事情,机制上是允许的。但是,我们内部也很犹豫要不要申请,如果申请肯定会把周期拉长,如果不申请速度就会快一些,但在上市后,控制力就会小一些。所以我们公司做了多次沟通讨论,(最终决定)还是要做这个工作。

中间有几个困难点:

一是如何说服原有股东。原有的股东有一些股东是国资背景,不敢签这个字,因为怕A、B股导致他们利益受损,我们一个一个跟他们沟通,比如收益权还是没有变化的,所以股东们同意了。

二是整个相关的制度不够成熟。比如说工商局,现在是市场监管局,他收了我们的文件,这个是同股不同权的没法处理,上海还是非常支持的,我们接下来先做研究,中间做了很多很多的沟通。

三是最高法在去年6月底出了一个司法解释。中国为了科创板允许同股不同权的尝试,就把所有相关法律障碍全部走通,所以最后我们有机会做这个事情。这说明中国科创板整个制度确实是和国际领先的规则相匹配的、相适应的,也体现了整个科创板的一个包容性的情况。  

问:在沟通过程中,最困难的地方在哪里?

季昕华:最困难是因为之前没有做过,所以大家不敢尝试,这是最大的问题。股东们不敢尝试,相关的部门怕做了这个事情有风险。

作为一家科技创新公司,如果我们不尝试,谁尝试这个事情?如果我们不做云计算,中国就没有中立的云计算公司,我们不做AB股,中国就没有AB股公司了。所以优刻得虽然没有背景,但是我们有梦想,所以我们会愿意为梦想做尝试和突破,幸好结果是好的。    

问:你认为公有云同股不同权第一股在中国资本市场首开先河,会不会有一个示范效应,会带来哪些效应呢?

季昕华:这里有一个细节,我们上市推进时间长一些,很多的公司的老板他们微信或者打电话给我,问“你们现在怎么样了”。

大家可能注意到了一个现象:在我们报完之后,没有一家(科创板)公司提出AB股的,因为大家担心AB搞不定。他们看着我们往前冲,我们冲成功了,他们就跟着上了。

所以有很多人跟我打电话说,恭喜你们成功了。说明科创板制度确实是写到了也做到了,给大家一个非常大的信心。这是非常关键的,这能够让更多的企业相信政府说到做到,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心。

第二,像我们这家做创业公司和国内的巨头都是竞争的,这样的公司在国内也能够有机会成长起来了。

第三,我是农村出来的孩子,什么背景都没有,只有梦想和部分的技术,像我这样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都能够在中国当前的环境下能成长起来,发展起来,能创业走到今天,说明中国的整个流通机制是很好的。在中国只要你有技术,你有梦想,没有任何背景,都有机会成长起来。未来会有N多比我更优秀的,比我更年轻的,比我更有能力的人在中国能有机会发展。

问:公有云目前仍是优刻得营收的大头,华为等企业都在猛追这一块市场,你们如何应对?

季昕华:未来我们还是看公有云,因为公有云是未来的发展趋势。我们如何跟他们竞争呢?围绕几个方向:

一是我们的中立性。我们跟用户客观竞争,用户跟我们的关系非常好。像今天敲钟,我们的客户愿意为我们站台,愿意信任我。

二是内资的属性。我们在国内上市,全内资,有国资背景,所以可以更好地为政府服务。

三是产品,虽然数量没有那么多,但是特色比较丰富,我们的产品特色能够更好的满足用户的需求,满足客户的需求,形成差异化的形成。

四是服务,我们的服务是有口皆碑的。        

问:上市之后,未来的发展有没有新的计划?

季昕华:有的,我们整个战略叫CBA,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

为什么要做CBA?我们的客户刚开始是需要云的技术支持,但是到一定阶段,它不像大公司有很多的流量,所以它其实需要的是数据。我们通过安全屋的模式帮它合法获取数据。有数据之后,就需要人工智能,所以叫CBA,围绕用户需求来做的。

我们继续坚持CBA的战略,云计算从产品开始做,包括性能、安全性、稳定性;同时,扩展到私有云、混合云的模式在。做B就是大数据,指大数据分析处理,和整个大数据流通平台。A就是人工智能。         

问:接下来优刻得会有更多的募资计划吗?

季昕华:看到今天整个市场,少募资对我们未来更有利,跟后续的整个融资成本更低。

问:上市之后,下一步有没有向海外扩展的计划?

季昕华:海外一直是我们的重点,我们是中国第一家走向海外的云计算公司,比友商早一些。而且现在在海外的发展非常不错,特别看到这两年整个中国的互联网市场,中国互联网公司,以及很多制造公司都在走向海外,他们在的海外也需要云计算的支持,我们海外的收入占我们总收入10%以上,而且是逐步的增加,未来还要继续扩大我们在海外的规模,更好的服务中国的企业在海外的扩张,希望未来有机会服务当地企业,这是我们更希望的目标。   

问:码农是云计算公司非常重要的资源,华为云、腾讯云等友商都在发力这一块业务,在招人方面也有比较大的优势。优刻得在吸引人才上有哪些优势?

季昕华:相对来讲,第一优势就整个上海竞争没有外地激烈,这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原因。第二,上海人相对做云计算的人少一些,所以我们在北京、深圳也设置了研发中心,希望吸引更多的人才。    

问:薪资呢?

季昕华:大公司有大公司的优势,小公司有小公司的灵活,我们以期权、股票给最好的优惠。如果追求短期的收益,大公司比较合适。但是如果想长期的价值的收益,创业公司更合适一些。    

问:你在湖畔大学是马云的学徒,但你们和阿里云是有竞争的。你怎么看这个关系?

季昕华:我觉得马云让我当学生,说明三点:一是说明我做得还不错,入了马云的法眼。二是说明马云的心胸很宽大,愿意教一个对手,这对他来讲非常好。我们做的好,说明老师教的好,如果我们没有做好,说明他自己做得好,但对我来讲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机会。毕竟马云作为中国的商业奇才,经营了阿里巴巴整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有很多的地方值得我们学习的。

在我们公有云行业看来,虽然跟友商有很多的竞争,但是私底下关系非常好。本来想邀请马云参加我们敲钟仪式,但是他刚好时间的原因没有过来。

问:优刻得是一个中立的公司,中立给你们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呢?

季昕华:第一,中国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都意识到多云的需求,用两个或者两个以上云。这个时候中立很明显,假设某一个公司是阿里投的,肯定会用阿里云,他不敢用腾讯云,第二选择就会是我们。比如说做手机的公司,可能是华为竞争,他可能会选我们。所以中立是整个社会的一个技术的需求,特别公司到一定的规模,会更在意这个事情,公司小反而不是很在意。公司到一定的规模,特别是他想跟巨头竞争的时候,反而是是我们有优势。用云计算帮助梦想者,推动他成功。梦想者,就是希望那些人都想跟BAT竞争,这才会用到我们。希望它能够有远大的梦想,希望它们的产品和BAT PK,这个时候我们会是他们公司的支持者。 

问:你觉得,在云计算领域创业还有机会吗?

季昕华:第一,什么时候创业都有机会。因为每一个时间点都有新的机会出现。

第二,云公司创业确实太辛苦了,不是所有人能坚持下来的。我看到一个新闻,杭州有一个创业者做SaaS跳楼自尽,我非常伤心。如何在这个社会上增加大家对创业者、对企业家的包容度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我在朋友圈发过一句话,很多人觉得非常好。我觉得创业家像跳高,总有一次你会失败的,毕竟跳高是以失败而结束的,所以企业家也一样。科学家则像跳远,只要跳出一个最好的成绩,你就是终身荣誉了。

这个社会对于企业家来说,包容度不够。比如说曾经很多公司老板做的非常好,但是他没法停下来,停下来对不起这么多兄弟们,对不起这么多同事们,对不起社会,所以他不断的跳,像马云这样全身而退的不多。

这个社会需要对企业家多包容,公司失败了,那是有限责任,不能把个人作为老赖来处理,这是需要我们包容的地方。也希望各位媒体朋友们,对企业家多包容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