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特斯拉股价飙涨之时,沙特的主权财富基金却几乎清仓所持的特斯拉股票。

美东时间4日周二公开的递交美国证监会文件显示,截至去年第四季度末,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公共投资基金”(PIF)的特斯拉持仓降至3.9151万股,较三季度末所持的830万股减持99.5%,几乎全部抛售了持股。

巧的是,PIF大抛售特斯拉期间,正是特斯拉股价开始高涨之时。

去年10月23日,特斯拉公布的三季度财报出乎市场意料扭亏为盈,并且表示设在上海的超级工厂提前试产。自那以后,特斯拉的股价三个月翻了一倍多。

交易数据显示,以收盘价看,从去年10月1日到12月31日,特斯拉股价累涨71%,从10月23日到1月23日累涨125%。

进入2020年,特斯拉涨势更加凶猛,仅1月就有12天创收盘新高。在本周一这个2月首个交易日,更是收涨20%,创2013年5月9日以来最大单日涨幅,连续第四日创收盘新高。

到了本周二,特斯拉开盘即涨13%,盘中史上首次升破900美元,2020年年初以来累涨110%以上,日内涨幅一度达到20%,最终收涨13.73%,收报887.06美元,又一次刷新了收盘最高纪录。

分析人士认为,特斯拉最近大涨有多重因素推动。

上周三,特斯拉公布的去年第四季度业绩远优于市场预期。当季每股收益(EPS)比市场预期高逾50%,自由现金流是预期的两倍,连续两个季度盈利。特斯拉在公布财报时预计,今年的汽车交付量将“轻松超过50万辆”,较去年增长36%以上,称美国工厂1月就开始生产Model Y,一季度末开始交付,此前预计今年夏季才会进入初期生产。

除了自身业绩表现突出,特斯拉本周一又迎来多个利好。

周一当天,与特斯拉在美国合资设电池厂的松下公司表示,特斯拉产量的快速增长帮助松下的电池业务在去年四季度首次实现了盈利。

Argus的分析师Bill Selesky周一将特斯拉的目标价格从556美元上调至808美元,为华尔街机构给出的最高目标价。Selesky表示,Model S和Model X汽车收入的增长以及市场对Model 3的强劲需求是其上调目标价格的主因。

周一公布的文件显示,仅次于马斯克的特斯拉最大外部股东Baillie Gifford&Co增持了该公司的股份。 Baillie Gifford现在持有该公司7.67%的股份,高于之前的7.46%。

也是在周一,宁德时代表示,公司拟与特斯拉签订协议,约定宁德时代将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动力电池产品。目前,宁德时代、Tesla, Inc.已签署该协议,尚需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签署。与宁德时代的合作被视为特斯拉中国本土化的又一进展。

另外,还有分析人士认为空头被迫止损的轧空是一大推手。

S3数据显示,特斯拉是最大的空仓美股个股,自今年年初以来,卖空特斯拉的投资者合计损失超过80亿美元,仅本周一一天,空头就损失了32亿美元,创单日最高损失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