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东部时间2月6日,慧择保险更新招股书,公司计划于2月12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HUIZ”。

慧择保险创立于2006年,是经原保监会(现银保监会)批准的、最早一批获得保险网销资格的互联网保险服务平台。此次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使得慧择保险成为全球首家上市的保险电商公司。

根据其最新招股书,慧择本次IPO拟发售465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每股存托凭证代表20股普通股,发行价在9.4-11.4美元之间,募资预计不超过5301万美元。除此之外,承销商还共享有69.75万股ADS的超额配售权,行使“绿鞋机制”后的募资规模最多为6096万美元。

顶着“全球保险电商第一股”的光环,此前慧择保险也被多方看好,承销商团队也非常强大:摩根士丹利、花旗、中金公司为慧择的联席主承销商。2019年9月4日,慧择保险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申请,拟募资不超过1.5亿美元。

而根据最新的照顾说明书,摩根士丹利已经退出了联席主承销商,同时新增华盛资本证券为联席副承销商,与老虎证券一同担任联席副主承销商。承销商总计享有69.75万股ADS的超额配售权。

而在募资金额方面,本次IPO规模为4371万美元至5301万美元,这一数字较此前招股书中公布的数额缩水2/3。

有分析认为,融资的缩水,一方面可能与美国IPO市场的急剧降温,以及近期很多中国股票后IPO表现欠佳有关,一方面也可能有估值进行了调整的缘故。

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前三季度,慧择保险总保费(GWP)分别为6.17亿元、9.41亿元及13.72亿元。从规模上看,慧择保险在保险行业中还处于起步阶段。

与传统保险公司的“一条龙”式服务不同,慧择保险更多为间接销售,渠道分发模式较为明显。慧择保险在招股书中称,“我们与拥有大量用户流量的渠道合作,这些渠道对用户的保险购买决策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我们向他们支付服务费用,以便将客户流量引导至我们的平台。”

慧择通过与众多保险公司合作,截至2019年9月30日为用户提供1000多款保险产品,涵盖健康险、人寿险、意外险、旅游险、企业险等多种险种。

自然,这种第三方引流的方式就会消耗大量的渠道资金。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和2019年1-9月,慧择保险营运成本分别为1.45亿元、2.86亿元和4.23亿元,营运成本占间接营销的保险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9.8%、74.8%、和75.9%,分别约占同期总营收的55.08%、56.15%、57.59%。

慧择是国内的第三方互联网保险产品和服务平台,创始人兼CEO马存军自2006年起开始以“慧择”这一品牌名称运营互联网保险业务。慧择保险正式成立于2011年10月,由深圳市慧业天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具有全国性保险经纪牌照,是经银保监会批准的、最早一批获得保险网销资格的互联网保险服务平台。

此前,慧择保险已完成过3轮融资,融资额达3.1亿元人民币。

2015年2月,慧择保险完成由赛富投资基金领投的1000万元A轮融资;2016年3月,其完成2亿元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考拉基金、创东方、万融资本;5个月后,慧择保险又火速完成达晨创投领投的1亿元B+轮融资。

根据照顾说明书,按非美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衡量,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九个月净利润分别为-9623.4万元、3014.4万元和1.04亿元。

从业绩上看,近三个财报周期慧择保险势头良好,从17年亏损,到18年扭亏,再到19年大幅盈利,整体经营趋势较为乐观。

不过对于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来说,因为处于一个相对较新的行业,其风险也较大。

首先是政策风险,慧择保险在招股书中花了接近10页的内容解释政策方面的风险。包括牌照、保费使用规范、监管法规等等。

其次是流量红利下降的风险,慧择保险目前的销售方式非常依赖第三方渠道,而目前整个互联网的流量红利都处于下降趋势。

此外,慧择保险称,除了发展自身客户群体外,其也与用户流量渠道合作,将后者流量进行转化,相应支付大量渠道服务费和广告费。譬如自媒体、抖音用户等,均属于引流入口。在此类分销渠道中,并非所有都符合监管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