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张超  编辑|安心

300万商家生意停摆超48小时,上市公司市值极速蒸发20亿港元,SaaS巨头凶残厮杀,整个行业共震。

这些大事,一个IT男在家动动键盘就完成了。

这不是影视剧情节,这是刚刚发生的微盟“删库事件”。

过去五天,微盟遭遇至暗时刻——因为一个核心员工人为破坏,导致系统宕机,客户数据丢失。团队不仅要24小时两班倒恢复数据,还要应对来自行业的挑战。

这场互联网史上最长的宕机事件也在风口上的SaaS行业里引发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厮杀的激烈程度不亚于任何一场实战。

谁也没想到,一次内部“人为故意”删库事件会让微盟遭遇如此大的危机,同时引爆了SaaS行业“你死我活”的公开厮杀。

事态还会继续恶化吗?SaaS服务行业的格局是否也会从此改写?

孙涛勇经历了创业以来最艰难的一周。

看着员工们连续几天24小时两班倒,每天只是小时级打盹休息,他内心极为复杂。而造成这一切的,竟然是曾被微盟列为潜力人才培养的一名核心员工。

2月23日19点,微盟收到系统监控警报,显示服务器出现故障,大面积服务集群无法响应,生产环境及数据遭受严重破坏。

300万商户的生意瞬间被按下暂停键,他们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之后,不少商家开始在微盟的客服群里、微信和微博等社交平台发声,甚至吐槽,担心账户数据和资金安全。

事发24小时后,由于微盟团队排查的故障原因、拟定的应对措施等迟迟未能公开,社交媒体上关于微盟运维事故的吐槽、讨论声浪正在快速变大。

一位名为“圈内扒婆”的微博大V在微博发起了一个“微盟崩溃超24小时”的话题,并在话题介绍处写到:“在微盟开店的商家可太难了,生意基本停摆,后台数据和订单也不知道是否丢失了,影响太大了!!”

在大V带动和媒体报道下,事件迅速发酵。截至目前,“微盟崩溃超24小时”这个话题阅读量超460万,参与讨论人数近2200人次。

社交媒体上,还出现了一些账户名为“有赞××”的用户,他们纷纷在微盟运维事故相关的内容下留言,建议商家尝试使用有赞的服务。 

2月24日,宕机消息满天飞的微盟在港股遭遇股价暴跌,市值一日蒸发超12亿港元。

次日上午,微盟终于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系统遭员工人为恶意破坏,导致客户数据丢失,公司已报警,并正在全力修复,老用户数据恢复预计在2月28日晚24点前完成。

如果说,前期还处于行业暗战阶段,微盟公告发出后,有赞等同行就走向了前台,开始公开发声,实名采取动作了。

很快,一封署名为有赞的公告——“给微盟商家的江湖救急”在微盟商家和一些微信群中流传。

公告称,有赞可以提供2周免费开店服务,帮助微盟商家恢复生意,对想要长期使用有赞而在微盟方未到期的商户还将提供补贴。

对于这份公告,有人觉得,有赞“落井下石,吃相难看”。该说法甚至还被私信给了有赞CFO桃子。

桃子不仅承认了这份公告的真实性,还在微信朋友圈回应称:“有赞做事,只看正不正确,不看面子问题。”

同时,他还强调,有赞文化是“不怀疑动机”,“我们的动机是帮助商家在没法做生意的时候度过难关,度过之后,商家选谁都行。”

让微盟焦头烂额的不止是来自竞争对手有赞的压力,还有各路自媒体的口诛笔伐。

2月26日,一批质疑微盟系统崩溃的自媒体文章陆续发布。比如《“员工“删库”戳破“技术公司”泡沫,微盟单日市值蒸发11亿”》、《总是无辜的微盟,还值得信任么?》、《一个员工搞瘫数万商家,微盟做错了啥?》。

有意思的是,在2月27日流出的一张名为“有赞-第七战区”的微信群截图中,备注名为“有赞渠道经理”的人士在群内喊话——“代理商小伙伴们统一行动起来,下面这3篇文章拉到底部点击’在看’,然后抓发!”。 

他要求群内所有人必须转发,且每个伙伴至少找人完成10个“在看”。而这位“有赞渠道经理”在该微信群推荐的正是上述三篇自媒体文章。

几乎与此同时,知乎上流传起了微盟数据库被删的另一个“真相”——“高管作风不正说”开始传播,并迅速在微信、微博流传开来。

图片来源:网络

处于舆论风暴中心的孙涛勇再也坐不住了。

“我们也刚刚经历了疫情期间无脑的谣言漫天飞,而现在我们也在同样遭受这些无脑的谣言。”2月27日下午,孙涛勇在公开信中回应,员工删库是因个人经济困扰和长时间独处产生的压力导致;微盟没有详细说明该员工删库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一个“社会问题”。

在公开信的末尾,孙涛勇还称:“不落井下石这也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疑似暗指同行的行为。

几乎同时,有赞CEO白鸦在朋友圈称,商业竞争永远都不该涉及到个人,这是基本的底线。

“都带上社会问题来背锅了,拉上SaaS行业背锅还不够吗?”有赞CFO桃子当天也在朋友圈回应。

针对“有赞-第七战区”的微信群截图,桃子说:“我们不想战争,但绝不惧怕战争。战斗力的要求是: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要么不打,要打就是海陆空一体的全面战争。”

从公开发声看,微盟表现出“受害者”姿态,而有赞高管们的发声同样看起来饱含愤怒。

同样在2月27日,有赞CMO关予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CFO桃子的几张朋友圈截图,并称“最冷静的CFO快气成内伤了”。

关予还在朋友圈提到,“我们没找人删库,更不可能找人发八卦,还有疫情捐赠是好事,连这也拿出来比。。大部分人本性是不愿意面对自己的过错的,能理解,但受迫害妄想症+以此转移视线给别人,就不好了。”

目前还看不出双方的这次商战产生了哪些实质的影响,但微盟的客户流失可能是难以避免的。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在微盟系统崩溃的第二天,就有一位商户选择转场其它SaaS服务商,“从对接到上线,只花了六小时。”

微盟发布的最新消息显示,截至2月28日下午14点,所有业务恢复服务,预计2月28日晚可以恢复七成左右数据,剩余部分数据恢复预计还将持续2-4天左右。

全天候科技将微盟删库事件引发的巨头商战时间线梳理如下:

“微盟删库的事情不是SaaS这个技术的问题,其实是国内对于信息安全重视度不够的问题。”易观分析师杨帆认为,行业内企业都应该重视起来,“这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事情。如果让用户对SaaS技术质疑,其实对所有行业内的企业都不好。”

微盟删库事件后,的确有不少商家被笼罩在SaaS行业的数据安全阴霾之下。有自媒体撰文称,99%的企业都存在安全风险。这种论调更是火上浇油,使得SaaS企业纷纷要自证安全。

微盟删库事件发生后,很多投资人和商家询问有赞——有赞有没有这样的问题,有赞是如何做系统稳定和安全管理的?花心思做好这个事情要多少成本?

2月26日下午,有赞组织了一场电话会,就“系统稳定与安全机制”话题与投资者做了分享。

同为SaaS服务提供商,明道云CEO任向晖也称,近期频繁遭到来自用户的提问:“微盟删库这样的事情会不会发生在明道云?”、“我们的数据在明道云上安全吗?”。

面对这些质疑,任向晖明确回应——评论文章说99%的SaaS都有安全隐患,这是偷换了一般安全隐患和安全灾难的区别。

“不要因为孤立的微盟事件而否定整个行业”,任向晖强调,包括明道云在内的大多数成熟SaaS企业都会建立科学的部署架构,内部分工和运维规范。如果没有这些规范存在,组织无法获得任何第三方的质量认证。

事实上,删库事件最受伤的还是微盟平台用户。系统宕机、数据缺失、账户冻结,一系列连锁反应给商家带来的损失难以估量。

根据微盟发布的财报,截至2019年6月30日,微盟的SaaS产品及精准营销服务拥有300万注册商户,SaaS产品的付费商户数有70006名,精准营销的广告主数量有19537名。

虽然这场“人祸”导致了数百万商家生意停摆,但仍有商家选择站出来力挺微盟。

林清轩创始人孙来春预计,删库事件令林清轩损失或超过200多万元。但《中国经营报》发布的一段视频中,孙来春仍表示挺微盟。

“因为每个企业都有至暗时刻,人家有难,不能落井下石,尽一份义而已,除非微盟官方宣布恢复失败,否则我们坚持到底,损失一些业绩可以承受,损失道义无法挽回。”孙来春说。

盘子女人坊集团创始人杨健也表达了要与微盟站攻克时艰的立场,他称,“我们相信微盟,相信涛勇,共度难关!”

微盟方面透露,截至目前,平台已经有不少商户小程序商城陆续搭建完成,除了林清轩之外,梦洁股份“一屋好货”、联想乐呗小程序商城、女装品牌“broadcast播”小程序商城、男装品牌卡宾、珀莱雅、自然堂等小程序商城均已上线。

作为微盟的合作伙伴,腾讯云也在官方通告中表示,技术团队已经在第一时间与微盟对齐,研究制定修复方案,将尽最大努力协助微盟降低损失。

微盟公关人员的朋友圈还发布了多位腾讯高管的相关海报,以此彰显腾讯方面对微盟的鼓励和支持。

微盟删库事件制造了中国互联网公司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宕机。由此给商家带来的损失“暂时无法预计”,给微盟造成的损失更是不可估量。

甚至有观点认为,此次事件可能令微盟陷入长期困境,并对SaaS行业的竞争格局带来影响。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如果按照2017年收益计算,微盟为中国领先的中小企业云端商业及营销解决方案提供商,市场份额达到5.8%;如果按照2017年收益及付费商户数量计算,微盟即为中国最大的中小企业微信第三方服务提供商,市场份额达到15.3%。

2019年上半年,微盟总营收6.57亿元人民币,其中SaaS产品收入2.19亿元人民币,占比33%,其余来自精准营销服务;累计注册商户300万,SaaS产品的付费商户数有70006名。

同期,有赞总营收5.8亿港元(约合5.2亿元人民币),其中,SaaS收入2.86亿港元,占比超49%;累计注册商家490万+,累计付费商家11万+。

可见,微盟的业务重在营销服务,有赞的SaaS比重更高。

就研发投入而言,2019年上半年,有赞的研发投入是1.42亿港元(约合1.27亿元人民币),占总收入比重为24.07%。同期,微盟SaaS产品销售成本(包括研究及开发投资及资本化的开发成本)为4200万元,占总收入比重6.40%。

成立于2013年的微盟,仅用不到五年时间就实现了盈利。到了2019年,盈利能力进一步提升,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88亿元;相较而言,有赞同期亏损达4.11亿港元。

2019年,微盟成功登陆港交所,股价一度涨至6.72港元,较发行价2.8港元涨140%,市值突破150亿港元,之后股价整体进入下滑态势。

截至2月28日港股收盘,微盟市值107亿港元,有赞市值122亿港元。

原本借着疫情期间“私域流量”概念大火,与之相关的SaaS服务商股价上涨,微盟股价也站上了新高点,但突如其来的事故又令其股价跳水,市值短短几日蒸发超20亿港元。

再加上竞对有赞的步步紧逼,用户流失、后续赔偿都成为压在微盟头顶的大山,令其喘息困难。

不过,在易观分析师杨帆看来,微盟事件对整个SaaS行业确实弊大于利,但对行业格局影响不会那么大。

究其原因,杨帆解释称,一方面,微盟出了一次事故,就不太可能第二次出现同样的问题;另一方面,微盟事后肯定会针对这次事件给出诸多补偿方案,客户可能不会有太大流失。

一位微盟平台月流水在200-300万的中小企业服务商表达过类似的态度。他透露,确有一些小规模、少SKU的商家在事件发生后转至其它平台,但像他一样有上万SKU的商家转起来并不容易。

“SaaS这种to B的业务,它很难像to C的业务做到一家独大。to B的业务哪怕做得再大,现阶段在传统行业的渗透率都不高 ”,杨帆提到,而存在竞争关系的商家也可能不会选择同一个SaaS服务商。

“我觉得,SaaS行业目前未挖掘客户数远远大于现有客户数,这种情况下,做大做强整个行业才是更好的选择,还没有到二选一的阶段。”杨帆认为,今年之后,SaaS服务渗透率肯定会越来越高,“因为疫情的影响,让所有传统企业都意识到了电商业务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