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著名的科技城,西雅图在航天、计算机软件、生物信息、基因科学等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微软、亚马逊、波音等大公司的总部都设在西雅图。

同时,西雅图也是一个表演艺术中心:其交响乐团有上百年历史,这里还是油渍摇滚乐的诞生地,各类音乐活动异常丰富;此外,西雅图的冰球、棒球、橄榄球文化氛围也非常浓烈——“文体两开花”的西雅图市民一直有着极强的优越感与自信,连硅谷这样的顶尖区域都被他们认为是“毫无文化气息”的地方。

不过这个多次被评为“全美最佳居住地”、“最佳生活工作城市”的沿海城市,近期成为了美国谈之色变的“恐怖之城”。

在疫情全面爆发前,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此十分警惕,下了班的科技工作者还是成群结队的到冰球场观看雷鸟队的比赛,只不过他们都穿上了防水的运动裤,而不是以往爱穿的工作服。此外,他们还使用肘部打招呼,而不是握手和拥抱。

不过到了3月5日,西雅图下辖的金县(King county)和斯诺霍米什(snohomish)分别出现出现8例和1例死亡病例,而当时全美才有11例死亡病例(最新数据为死亡14例)。一时间整个城市风声鹤唳,除了脱销的口罩外,卫生纸、手套,甚至冲锋衣都成了热销商品。

在西雅图,目前有许多感染者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让这些人继续暴露在公共环境中是极其危险的。为此,金县宣布将以4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西雅图肯特郡郊区拥有85个房间的EconoLodge酒店。目的是为病情较轻的患者提供一个无需占用宝贵医院床位即可康复的地方。类似武汉的方舱医院。

最令地方政府头疼的,是目前有许多人并不自愿进行隔离。为此,华盛顿州卫生部长约翰·威斯曼在星期四早上说,虽然自愿是前提,但如果有必要,国家有权下令强制隔离。

亚马逊本周早些时候透露,其位于西雅图的一名员工被诊断出感染病毒。 而Facebook周三表示,在西雅图的一个办公室工作的承包商的测试呈阳性。两家科技巨头都在鼓励西雅图地区的员工在本月底之前在家工作。

根据发送给员工的电子邮件显示,感染冠状病毒的亚马逊员工于2月25日患病,此后一直未恢复工作。

两家科技巨头的做法让更多的公司作出了类似的决定,这让原本拥堵不堪的西雅图中心城区变得萧条起来,当地最大的派克市场,人流减少了90%。外媒甚至用鬼城(ghost town)来形容现在的西雅图。

除了上文提到的口罩、卫生纸、手套这些抢手商品外,还有一样东西突然变得稀缺起来。西雅图当地著名的圣詹姆斯大教堂近期遭遇“圣水危机”:大量信徒为求得祝福而用圣水洗尘、沐浴,导致教堂圣水紧缺,消耗速度远跟不上神父的祝圣速度。

在天主教中,圣水用以降福、驱邪和治病,为水祝圣的仪式通常在复活节守夜中进行,以备洗礼之用。在其他任何时间也可以为水祝圣,作为洗礼仪式的一部分。圣水的制作过程就其本身而言是一种驱魔仪式。

圣詹姆斯大教堂的神职人员拉里·布鲁斯(Larry Brouse)表示:“我们已经耗尽了圣水喷泉。我们不鼓励人们浸入圣水(dip into holy water)祝福自己。我们也不鼓励人们在天主教礼拜中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