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整个湖北彻底陷入停滞,封城、封路不仅阻断了人员流动和复工,大批农产品也被拦了下来。

半个月前,由于无法采摘和销售,湖北省秭归县超17万吨成熟脐橙成为了滞销品。直到一封秭归县农业农村局给阿里巴巴的函件彻底扭转了困难局面:3月2日,阿里巴巴联合湖北省秭归县政府,通过紧急打造的数字供应链,将首批8万多斤秭归脐橙发往全国。

这条“助农抗疫”数字供应链的背后,是阿里巴巴正在大力投资的数字农业“新基建”。在疫情期间,这种“即插即用”的数字化能力正在向全社会开放,帮助各地抗疫和复工。

湖北秭归成熟的脐橙

“互联网带动了秭归脐橙产业链的改造,综合收益翻了好几倍。”看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县里脐橙从滞销转变为脱销,秭归县县长杨勇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是一次集合了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20多个业务力量的“协同作战”:淘宝天猫、盒马等构成线上线下销售矩阵;菜鸟智慧物流成为数字化供应链的重要流通工具;钉钉“云品控”充当保障农产品安全质量的“监工”;阿里云的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技术赋能数字化生产;蚂蚁金服为后端交易提供数字金融服务……

不难看出,数字生产、数字流通、数字金融、数字销售这四种能力形成了阿里巴巴数字供应链的链路闭环,更成为新的数字农业基础设施,正为农业发展创造新的机会。2月6日至3月5日,借助阿里巴巴数字化通道,淘宝“爱心助农”项目一个月帮助全国农民卖掉了9万吨滞销农产品。

疫情发生后,国家提出做好农商互联、完善农产品供应链的明确要求。不少电商企业都加入到了这场“农村保卫战”,在它们擅长的领域各显神通。关键时候,如何打通一条从采收、加工、物流到销售的数字化产销链路则成为了考验各家能力的核心。

今年春节,受到疫情冲击,城市和农村都陷入了两难局面:在供给侧,成熟的农产品都堆积在田间地头,缺人采收、无法运出;在消费侧,城市“一菜难求”、“水果飚价”,生鲜购物平台抢购火爆。疫情严重的地方,别说买到物美价廉的果蔬,就是想要吃到新鲜的农产品也是件奢侈事。

在这个线下渠道物流运输受阻的非常时期,如何解决农产品供需矛盾、帮助农户找到一条生存之道成为亟待解决的难题。

2月14日,商务部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疫情防控期间农产品产销对接工作的通知》,要求电商企业通过多种渠道提供流量支持、开通农户入驻绿色通道、拓宽滞销农产品销路,正式吹响了“互联网+农业”联合发展的号角。各大平台纷纷响应号召,结合自身能力,推出了相应的帮扶方案。

疫情爆发后海南乐东第一车哈密瓜重新销往全国

大部分电商都从各自擅长的领域入手,以切入助农抗疫的单个环节为主。但作为掌握云计算、人工智能、金融科技等技术的电商龙头,阿里巴巴没有局限于做农产品电商这件事,而是将这次“抗疫战”重心放在了数字供应链建设上。在采收、加工、物流、销售这几个环节,其通过调动旗下淘宝、天猫、支付宝、盒马、菜鸟等20多个业务,帮助农户打造“数字生产、数字流通、数字金融、数字销售”的链路闭环,实现了从滞销到脱销的大逆转。

数字供应链的成效也在过去一个月中体现得尤为明显:自2月6日发布“爱心助农计划”以来,阿里巴巴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已为20个省份开通“爱心助农专线”,后来更是率先入驻疫区湖北。

值得一提的是,阿里巴巴打通数字供应链的速度十分惊人:海南的哈密瓜、芒果、地瓜从采收、加工、物流到销售最快仅需2天;吉林冻梨从滞销到电商平台销量超300万斤用时3天;河北蠡县的贸易商卖空300吨山药花费10天……

回顾过去十多年中国农业发展历史,农业生产精细化、集约化程度不高、现代科技指导生产不足、农业基础设施建设相对落后等特点尤为突出。在全面实现现代化的新时期,利用数字技术发展“数字农业”则成为了“换道超车”的基础。

一个不得不承认的客观现实是,中国农业生产者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字,2016年,中国农业生产经营人员中,以初中文化程度占比最高,达48.4%;高中或中专程度的比重为7.1%;大专及以上程度的比重仅1.2%。这就意味着,要想实现农业信息化、数字化发展,就得先解决中国农业生产者和数字技术发展之间存在的矛盾,让数字化能力“长”在农民身上。

通过这次疫情,阿里巴巴巧妙地化解了这一矛盾——让手机成为新农具、直播成为新农活、数据成为新农资。农民只需要一部手机,就能化身成为“主播”,为自己的农产品找到销路;他们不需要学习复杂的技术,也不用处理冗杂的数据,一切都交由数据化平台处理即可。

这样易上手、见效快的方式迅速在农村刮起了一股直播风潮,农民、商家、干部纷纷打开镜头,开设了“大棚直播间”。史上最大规模“村播日”当天,上万农民集体开播卖菜。截至目前,淘宝直播孵化新农主播已经超过5万人。

海南文昌市委书记钟鸣明(右)在淘宝直播

数字技术是农业发展利器,科学大脑亦是不可或缺的法宝。深谙其道的阿里巴巴还请来了邓秀新等30位中国农业产业院士专家协助阿里巴巴发展“爱心助农计划”,日常指导农户生产作业,疫情期间则帮助各地滞销农产品进行产销对接。

“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就是新基建,正在成为新的投资和发展方向。”3月6日,在与杭州余杭区签订深化战略合作协议时,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道出了“抗疫助农行动”背后的深意。

近两年来,各类基建项目正在紧锣密鼓地实施中,基建补短板也驶入了快车道。而从资本市场的资金流向来看,当下受到舆论关注的一个重要概念就是“新基建”。

不同于传统基础设施在建设中,集中在铁路、公路、水路等流通要素;“新基建”更多是利用互联网、物联网技术,实现对生产要素的“重建”。所以,人们过去常说“要致富,先修路”,如今却信奉“要做强,先上网”的论调。

“新基建”的核心就在于一个“新”字,其产生的效果在于赋能垂直行业更多、更大的发展势能,产生明显的催化效应,加深影响。

落脚到农业发展过程中,新基地的核心就是搭建“数字农业基础设施”,其中数字供应链又是核心中的核心,即实现农产品从采收到销售、从田间地头到吃货嘴边全产业链的数字监控和管理,把农民解放出来的同时增收提效。

“数字农业肯定是农业发展的大方向。”领衔的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邓秀新院士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扎根秭归后,就一直在当地从事脐橙研究、推广和应用等工作。看重数字农业发展工作的他,近年来都在帮助秭归开发新品打造产业,并曾实地调研阿里数字基地。

早在2019年10月成立数字农业事业部时,阿里就通过“基地模式”对农业产业进行了全链路数字化升级。这一模式不仅打破了中国传统的小农经济形式,建立起规模化、数字化农业基地;还能通过高科技加持供应链,帮助农民提高由产到销全链路的效率。

成熟的秭归脐橙通过阿里巴巴数字农业供应链走向全国

据悉,秭归就是收割阿里数字农业基地所在地,而在该事业部成立时,这样的数字农业基地在全国已达1000个。

作为新基建的重要发展领域,我国数字农业建设仍处于初级阶段,企业仍有较大发挥空间。

据《中国数字经济发展与就业白皮书(2019年)》,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已经达到31.3万亿元,折合美元4.73万亿,占GDP比重为34.8%,成为世界排名领先的数字经济大国。相较于工业(18.3%)、服务业(35.9%)数字经济占行业增加值比重两位数的增长,农业数字经济占行业增加值比重(7.3%)相距甚远。

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图片来源:中国信通院)

这也就意味着,处于国民经济发展基础地位的农业,目前是数字基础建设中的短板,未来还有较大的潜力。

“数字化一定是未来社会治理的必经之路,目前数字化基建正在蓬勃展开。”张勇透露,疫情期间,阿里巴巴已向全社会开放即插即用的数字化能力,成为很多地方抗疫、复工等工作的基础设施,未来还将推动一系列数字基础设施的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