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融资”政策松绑半月有余,市场活跃度骤升。根据choice数据统计,在新政落地后截至3月9日收盘的16个交易日里,共有146家上市公司新发、修改或终止定增方案,项目涉及总募资额已达2100亿元。

而公开资料显示,过去两年,A股定增实际募资规模年均在7000亿元左右。

美邦服饰(002269.SZ)便是其中之一。2月下旬,其就一起募资金额13亿元的定增项目进行了修改,按照新规,对发行价9折变8折、发行对象10名变35名,股票锁定期1年变半年(且不受现有减持规则限制)等细则进行了变更,希望通过降低进入门槛和价格等,赢得更多资金青睐。

实际上,这家因周杰伦代言“不走寻常路”而曾一度风靡全国的休闲服装品牌,早在上轮政策宽松期就抛出过一份募集金额高达90亿元的天量定增方案,目标为发展自有电商平台,打通日益被互联网扼喉的渠道命脉。当时,美邦总市值不过200多亿,定增金额等于再造半家上市公司,一时市场哗然。

这份金额空前的集资一年后便宣告“破产”,而在发力电商期间,美邦主营业务由巅峰期百亿营收缩水到60亿,依靠腾挪资产调节利润,才避免因连续两年亏损被ST,同时,资产负债率由40%上升到60%。

2017年,美邦创始人周成建公开宣布,重新回归服装品牌主业。

如今,其最新的再融资方案,募资规模已缩小到13亿元,同时标的项目也从线上回归品牌形象升级、门店建设改造和偿还银行贷款。

机构普遍认为,依托于此前严监管下A股市场的逐步规范和投资者的日趋理性,尽管目前对准入门槛和减持松绑,让“买不进,卖不出”的状况得到大幅改善,但投资热情回暖下,“只有好公司和好项目才能融到钱”也已经成为业内共识。

市场风险偏好转变下,政策的“松绑”能否成为美邦解开困局的万能钥匙,答案也许并不乐观。

美邦上一次尝试定增是在四年多前。

彼时,从2014年“新国九条”开始,一系列鼓励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和增发融资的政策出台,根据国盛证券研究院数据,2014年至2016年,A股累计完成定增规模3.83万亿,而此前8年总共才完成2.14万亿。于是,2015年7月,美邦服饰顺势抛出一份90亿元的天量定增方案。

美特斯邦威经历过辉煌。凭借上游代工、下游加盟的主打品牌模式,这家由温州商人周成建创立于1995年的休闲服装品牌在新世纪初期享誉全国,当红明星郭富城和周杰伦都曾为其代言,那句“不走寻常路”的广告词更是家喻户晓。

2008年美邦服饰上市,2011年营收规模达百亿。次年,47岁的周成建以170亿元身家位列福布斯内地富豪榜第19位,达到人生巅峰,美邦像它的偶像代言人一样红遍大江南北。

但巅峰背后,也正是电商大举冲击线下零售的开始。实际上,周成建是最早一批在O2O战场上主动出击的服企老板,早在上市伊始,美邦服饰便设立电商公司,2010年,其自有电商平台“邦购网”上线。

这次“触网”仅用一年时间便宣告失败。2011年9月,美邦服饰公告表示,由于投资巨大、前期财务风险不可控,为保证公司整体业绩,决定停止运营“邦购网”并将其转到大股东周成建名下,美邦服饰前后为其投入资金6000万。

“邦购网”是美邦在渠道大变革中为自己打造的线上阵地,在转到大股东名下后,尽管其仍旧以关联交易方式销售自家产品,但财报显示,2012年和2013年采购金额从5亿元下降到了2.6亿元,缩水近半;而“大本营”美邦服饰整体业绩也开始持续下行,2015年,美邦门店由2012年巅峰期的5220家下降至3700家,缩水30%。

2013年,伴随4G网络和智能手机的普及,还未从PC端缓过神来的美邦服饰又站到了移动互联网风口。当年10月,周成建以无偿转让域名方式将“邦购网”再度归入上市公司,同时开始重新布局电商体系。

不同的是,融资环境的改善,让之前宣称因开发线上渠道导致财务风险过大的美邦服饰有了更多底气,90亿定增由此产生。

根据预案,这笔募集资金中的60亿元将用于美邦O2O全渠道平台构建,其他则用于建设“智造”产业供应链平台和互联网大数据云平台中心。

即便在当时的融资环境下,90亿也刷新了上市服企再融资纪录。根据choice数据,2015年A股共发布定增预案1469起,按募资上限计算,90亿元可以排进前50位;排名靠前的方案均来自金融、地产、制造等重资金行业。

随后资本市场发生变化,当年年底,美邦服饰将融资额下调为42亿元。

一切在2016年末戛然而止。当年12月,美邦服饰发布公告,决定终止这起挣扎了一年多的定增方案,原因为资本市场整体情况、监管政策要求、融资环境以及公司业务发展等诸多因素导致。

2016年,A股完成再融资规模超过1.6万亿,达到历史巅峰,但在同年9月,证监会对包括借壳在内的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进行修订,开始明确透露出监管收紧的讯号,融资和减持新规在翌年相继出台。2017年,A股融资规模断崖式下跌至万亿以内,2019年下降至不到7000亿元。

但这并非是让美邦服饰“电商梦”破灭的主因。

在美邦服饰那份恢弘的定增计划中,其于2014年5月开始筹备并在次年5月上线的移动端电商平台“有范”APP,是整个O2O体系的核心部分。

“有范”作为平台级产品,主打年轻时尚潮牌。2015年6月和2016年3月,“有范”连续冠名当红综艺节目《奇葩说》的第二季和第三季,具体冠名费并未公开。但根据财报,美邦广告费用在2015年由5000万元上涨到1.2亿。

不惜“血本”转型的美邦是否收到了预期的效果?问卷调查平台wendax在《奇葩说》第二季热播时,一度认为有半数《奇葩说》观众正在考虑下载“有范”,而有20%观众已经下载,但在第三季播出后,却有媒体根据友盟指数质疑其总下载量不到100万。

终极答案很快在2017年8月揭晓:“有范”APP以内部调整为由停运下线,在大部分商品为直销自有品牌的情况下,这款平台级APP未能跨越与科班电商间的鸿沟,而美特斯邦威也未能通过“有范”成为年轻人追捧的潮牌。

周成建也在同一时间对媒体公开反思道:“虽然这一系列尝试为美邦现在基于大数据的精益化管理奠定了强大的技术基础,但有些探索,现在回过头来看,可能还是超出了做一个卓越的品牌经营者的范畴,也给公司的业绩带来了一些压力。”

在2016年底终止定增计划的同时,美邦服饰在当年将子公司上海美邦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9.82亿元出售给大股东周成建。此前一个财年其巨亏4个多亿,这笔交易在账面上产生的5亿多元投资受益,让美邦当年利润勉强回正,免于因连续两年亏损被ST。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6年年初,美邦服饰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周成建失联。外界猜测或与“徐翔案”有关,但未得到公司证实。此后,据《中国经营报》报道,2014年9月和2015年4月,周成建两次向徐翔大量减持股票套现,并接受后者通过发布高送转消息刺激股价的建议。期间,美邦股价由不到4元/股上涨到超过10元/股,徐翔则通过反复买卖美邦股票获利超过10亿。彼时,距离上市公司发布定增预案仅3个月,天量增发与翻云覆雨的股价一同酝酿。

保壳成功后,2016年11月,周成建退居幕后,将1986年出生的女儿胡佳佳推到了美邦服饰董事长和总裁的位置上。从2015年7月定增方案公布至今,美邦股价由10元/股下跌至2元/股左右,市值由250亿元缩水至不足60亿。

2018年9月,A股融资规模跌至谷底,同年四季度,定增配套融资和融资间隔时间首先开始松动,新一轮政策宽松期呼之欲出。2019年1月,美邦服饰顺势卷土重来。

与前次相比,此时股价已经“脚斩”的美邦胃口大减,募资金额仅为15亿元,电商平台也已彻底不见踪影。公告称,其中约12亿元用于包括品牌形象升级、新旧门店建设改造以及零售大数据平台改进等在内的升级转型项目,3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2019年年中,美邦将募资金额进一步下调至13亿元,其中用于偿还债务金额不变。

2019年三季报显示,美邦服饰账面货币资金3.7亿元,短期借款高达12亿元。周成建本人则通过华服投资持有上市公司51%股份,胡佳佳直接持有9%股份,根据最新公告,父女俩股权质押率分别为70%和40%。

choice数据显示,其质押以来股价累计跌幅超过20%,而在今年上半年,周成建父女到期的质押融资额达5.4亿元。偿债压力下,求“资”若渴。

实际上,据《棱镜》统计,包括美邦服饰在内,在再融资新规发布后有所动作的146家公司中,有28家公司募资用途中包含偿还银行贷款或债务。

对美邦来说,新鲜资金“输血”现在已经不仅在于发展,更关乎生存。因此,在再融资新政落地后,美邦服饰按照新规对发行价9折变8折、发行对象10名变35名,股票锁定期1年变半年等多项细则进行了变更,以期赢得更多资金青睐。

平安证券数据显示,2018年解禁的增发股票收益率中位数出现负值,19年降至-13.5%,大部分再融资项目亏损。国盛证券研究所认为,前期政策调整对定增收益打压、让变现难度增大,使得参与定增的投资者结构进一步优化,注重投资价值分析、风险控制的投资机构将持续发展,实现优胜劣汰;同时,价格博弈逐步回归理性,一级市场定增的资金结构明显调整,参与报价投资机构数量也明显下降。

此前的定增乱象已被遏制,未来只有主业发展优秀的企业和优质项目,才能在市场上融到钱,“问题”公司难有空间,这已经成为业内共识。

2019年前三季度,美邦服饰净利润再度亏损2.5亿元。因此,新一轮的定增计划,对于基本面不佳的美邦来说,融资难度并没有降低。

实际上,市场竞争激烈的传统服企从来不是融资界的宠儿。数据显示,在上一轮定增潮中,传媒、生物医药、地产和电子等行业募资规模位居前列,而在本轮宽松后有所动作的146家公司中,同样有半数以上来自于TMT、地产和生物医药相关行业。

从前台隐退后,周成建并没有消失,反思转型、回归主业,成为他的公开场合讲出的新命题。当然,他也需要新故事。就在疫情期间的2月底,周成建发表员工公开信表示,疫情导致线下门店危机,但为线上带来机遇,2月份美邦在线上已发展数万“零售合伙人”、数十万单交易和数百万件商品。

*本文来自棱镜,作者李超,编辑杨颢,原文标题《国民品牌美特斯邦威的A股定增往事:再融资松绑救得了它吗? | 棱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