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久没坐飞机了?

曾经繁忙的全球各大机场,如今冷冷清清。

机场大屏上满眼红色的“取消”,刺痛着稀稀拉拉乘客的眼睛。

如今,各国机场戴着口罩的警卫、清洁人员,甚至比旅客还要多,空气中也弥漫着浓烈的消毒水气味,人们虽然都戴了口罩,但还是自觉保持相当的距离。

对“空中飞人”们来说,更可怕的是,等到全球疫情消散的那一天,可能,现在的航空公司,不少将会倒下。

最近这几天,全球航空公司坏消息不断:3月16日周一,北欧航空(SAS)宣布暂停运营其大多数航线,90%的员工放无薪假。

挪威航空紧随其后宣布,将取消75%的航班并裁员约7300人。

SAS只是众多航空公司中最新发布坏消息的航司,对于严重依赖现金流的航空公司来说,噩梦,可能才刚刚开始。

亚太航空中心(CAPA)周一警告,如果疫情持续蔓延,到2020年5月底,世界上大多数航空公司将破产。

CAPA称,如果要避免灾难,现在需要政府和行业采取协调行动:

随着冠状病毒的影响席卷我们的世界,许多航空公司可能已经陷入技术性破产,或者至少实质上债务违约。

随着机队停飞,现金储备正在迅速耗尽,很多航空公司运营的航班不足一半。

旅客们都在取消机票而非预定机票,需求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枯竭。恢复常态的希望尚未出现。

不止是SAS,目前疫情最严重的欧洲,航空公司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

3月16日周一,法国航空宣布停飞A380客机,荷兰皇家航空停飞波音747,这意味着面对锐减的需求,法荷航空集团不得不将旗舰窄体机留在停机坪上以削减损失。

欧洲大陆上重要的航空公司汉莎航空集团3月13日宣布,将停飞至少三分之二的飞机(约500架)。汉莎向多国寻求政府援助。此前,汉莎也停飞了其A380机队。

汉莎航空集团旗下拥有汉莎航空、瑞士航空、奥地利航空和布鲁塞尔航空,是欧洲最大的航空公司。而在此之前,该集团也已经宣布停飞旗下所有A380客机。

当美国宣布暂停英美航线后,曾经指望伦敦-纽约航线赚钱的英国航空和维珍航空公司也开始向政府求援。

在中东,一向以土豪著称的阿联酋航空也不得不采取行动准备过冬。

3月13日,该公司称,正在与空客协商希望推迟订单中最后8架A380的交付计划。此前有消息人士则称,受目前客流需求减少的影响阿联酋航空已经停场了超过20架A380,并且有计划停场更多的飞机。 ​​​​

在北美,由于美国相继发布对中国和欧洲的旅行禁令,全美三大航空公司日子并不好过。

全球盈利能力最强的航空公司达美航空3月13日宣布:

减少公司40%的运力,如此幅度也是史上第一次,超过9.11事件后的力度;

未来30天取消所有除伦敦外的欧洲航班;

300架飞机停场,并停止新飞机交付;

今年减少20亿美元的开支,例如飞机改装,IT建设;

员工开始无薪休假;大量减少使用外部顾问和承包商……

美国航空也宣布提前退役老旧飞机。其中,公司中的波音767将于今年五月全部停飞。而机队中的波音757将于2021年夏季后停飞。 ​​​​

在亚太,疫情出现最早,航空公司受到的打击也相对较大。大受打击的航空公司不得不想方设法来减少损失。

例如,从3月13日起,大韩航空已经在胡志明市航线上使用空客A330飞机,仅仅搭载货物前往越南。本周起,该公司的青岛航线也将如此操作。

大韩航空公司称,使用客机腹仓运货,不仅可以满足货运需求,同时也可以减少飞机停场费用。

市场萎缩,让飞机制造商的日子更难过。

本来就因为737 MAX停飞事件而步履维艰的波音,最近更是遭遇股价断崖式下跌。和年内高点相比,该公司的股价已经跌去了一半多。

疫情的蔓延也让搭乘飞机的旅客非常恐慌。

在3月8日,美联航一架原计划从科罗拉多州伊格尔(Eagle)飞往纽约纽瓦克机场的航班,由于一名乘客在飞机上打喷嚏和咳嗽,另外坐在边上的三人出于对新冠肺炎的恐惧变得情绪激动并且情况开始失控。空乘人员试图控制局面但并未成功,最后机组决定备降丹佛,三人自愿放弃剩下的行程,整个行程只持续了一个小时就被迫中断。

国际航协(IATA)发布数据,受美国对欧洲旅行限制的影响,每天将有超过550个航班和大约12500名旅客无法正常出行。同时还会给航空公司带来极大的运营和财政压力。

从全球来看,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对航空业造成的冲击,可能是史无前例的。

疫情刚开始在中国蔓延的时候,很多人都将新冠疫情和2003年的SARS疫情进行比较,认为疫情会在两三个月内扑灭,然后包括民航业在内的产业将出现明显反弹。

但如今,情形似乎完全变了 。

随着疫情在全球延烧,民航业可能面临持续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寒冬。

数据来源:美国交通运输部,制图:华尔街见闻曹泽熙

从美国的民航数据来看,在过去20年中,让民航业重挫的是两个事件:“911”恐怖袭击和2008年的金融海啸。

其中“911”恐怖袭击对民航产业的冲击最大,美国民航的客座率在事件后9个月才恢复到袭击前的水平,而载客量则花了2年多才完全恢复。

当时的美国民航业一片萧条。

当时全美第五大航空公司全美航空是华盛顿雷根国家机场(DCA)最多航班的航空公司,雷根国家机场在“911”之后比其他机场有更高规格的安全规定,因此全美受到比其他航空公司更大冲击。

全美航空很快陷入财务困难,2005年底被美西控股并购,2013年,全美集团与美国航空原母公司AMR公司合并为美国航空集团。全美航空于2015年10月16日营运最后一班航班,其后所有航班营运均并入美国航空。

此后,包括2003年的SARS疫情、2007年的油价暴涨以及2008年的金融危机,都给严重依赖现金流的航空公司造成不小打击,美国的大陆航空并入美国联合航空,美国的民航市场形成了如今达美、美联航和美国航空三强争霸的局面。

而在欧洲,“911”也成为各大航空公司整合的起点。在恐袭后几年,随着经济不景气对航空业的影响不断加剧,法国航空兼并了荷兰皇家航空,组成法荷航空集团;来自德国的汉莎航空则相继收购了瑞士航空、奥地利航空等公司,成为欧洲最大的航空公司;英国航空则在2010年和西班牙国家航空合并。

至此,全欧洲目前的主要航空公司就剩下汉莎航空、英国航空和法荷航空集团三家。

未来,如果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扩散,未来的全球民航业也必然遭遇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