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疫情之下向政府紧急求助属于意料之中,那么,要求的救助资金高达几百亿美元,与自己的市值在一个量级上,就太让人震惊了。

这家公司就是波音公司。

周三美股盘前,波音股价跌幅扩大至17%。

在市场传出波音是向美国政府求救的多家航空业公司之一之后仅仅几个小时,波音就发布了一则公告,不仅证实了确有此事,而且还公开了他们的具体要求:最少向美国航空制造业提供600亿美元!

这比之前媒体报道的500多亿美元还要多,而500亿就已经是9·11时期政府对整个航空业援助的三倍多了。

而且,经过了最近几周的股市暴跌后,波音的股价跌去了六成,市值只剩下699亿美元了。

波音并没有明确这600亿美元希望有多少分配给自己,但考虑到他们在美国航空制造业的巨无霸地位,以及强大的话语权,波音获得的资金必然不会少。

他们捆绑了整条飞机制造产业链,在声明第一句就强调产业中有250万从业人员、17000家供应商,声明中还有这样一句话:

对波音的任何流动性支持都将被用于向供应商支付款项,以维持供应链的健康。

波音还提到动用2月份获得的138亿美元贷款的决定,如果再加上这部分钱,波音在这轮疫情期间将获得数百亿美元救助。

对于批评者来说,如此庞大的求助规模是很难接受的。

波音最主要的问题不是疫情,而是出在自身。疫情是最新的一个打击,作为收入支柱的737 Max机型复飞遥遥无期和生产暂停是导致波音陷入财务困境的主要原因。

两起严重空难、346人丧生,737 Max机型令波音公司耗费了将近190亿美元资金。

之前很多批评者就曾指出,波音公司在过去十多年中赚了数十亿美元利润,而这些利润多数都被管理层用来给自己发高额薪水,还实施了数额庞大的股票回购来提高股价,从而为股东带来可观的回报。

自从2013年以来,波音累计花了接近1000亿美元来回购股票,几乎相当于一整年的收入。回购的效果非常显著:短短五年多,公司股价就翻了一倍多,去年3月1日达到创纪录的446美元。

有人发博客狂骂:

不去卖自家股票来自救,反而向政府开口要大笔的钱,这是让纳税人为你们的贪婪买单啊!但凡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给波音一分钱的!

但就在昨天,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波音应该得到联邦政府的财政援助,用以抗击疫情。

我认为我们必须保护波音。我们肯定需要帮助波音公司。显然,当航空公司们不好的时候,波音也不会好。所以我们将会帮助波音。

之前,特朗普就已经承诺要帮助陷入困境的美国航空业。

当地媒体尖锐地批评了总统,说当被问到是否会帮助波音及其零部件供应商GE等公司时,特朗普只是说他会帮助波音,而没有明确承诺会对供应商提供帮助。

在737 Max发生两起空难之前,特朗普还曾当众称赞波音是“世界上最出色的公司”。事故发生后,特朗普表示他相信波音在解决问题上取得了进展。

对于波音公司而言,申请大规模政府救助可能也是迫不得已。毕竟,这家公司面临的危机已经不仅仅是737 Max危机,而是进一步升级为更严重的情况了。

可以说,波音正面临史无前例的问题。

新的危机由疫情而起——病毒大范围传播已经导致全球航空业遭遇重创,客运需求暴跌,航班上乘客寥寥,航空公司面临破产风险。

美国三大客运巨头之一美国航空公司从3月16日起停运75%国际航班,直到5月6日,长途国际航班几乎全部暂停。这还只是其中一家公司。

美国航空业组织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多数主要航空公司正面临现金告罄的风险,爆发时点可能是在6月底之前,今年年底几乎肯定会爆发。

那将导致航空公司没有能力完成之前购买客运飞机的订单付款,买新飞机的需求也将严重受损。

为什么利润丰厚的航空公司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面临资金枯竭的风险?一项统计数据揭示了答案:过去十年间,美国前五大航空公司把他们96%的自由现金流都用来回购股票了。

即便航空公司获得了美国政府的救助,避开了资金枯竭的风险,他们也很有可能不会接受波音公司在短期内交付客运飞机,因为到时候就需要完成付款。多数航空公司大幅削减了航班,很多飞机趴在地面上无奈地等待临时性应对措施结束。

那可能导致波音出现现金短缺。

好在波音不会像航空公司那样存在迫在眉睫的破产风险。美银美林航空业分析师Ron Epstein称:

波音还拥有大量的流动性。他们还有其他财务杠杆可以使用。未来三个月航空公司可能破产,而波音公司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除了订单和交付方面的风险,波音公司还要承受债务增加的压力。

波音全部动用了2月份获得的138亿美元贷款,此举将使其债务总额从2019年的273亿美元上升到罕见的411亿美元,那将是该国公司当前市值的一半还多。

鉴于这家位居世界前列的制造业公司面临的高额债务问题,企业债市场的担忧近期骤然升高。波音的债务违约保护成本——五年期CDS息差早在上周三就已经扩大到280个基点,几乎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最高水平,这意味着波音未来五年发生债务违约概率超过16%。

上述种种可能导致波音的自由现金流沦为负值。穆迪和标准普尔已经先后引述自由现金流问题而下调了波音的信用评级。标准普尔将波音信评降至BBB,距离垃圾级仅隔一个级别——这是近四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标准普尔预计,波音今年的自由现金流为-110亿美元至-120亿美元,此前则预计20亿美元。

当天,波音股价盘中一度暴跌22%,触及六年最低点。

标普信贷分析师Chris Denicolo表示:

航空公司迫切需要支持。波音仍然有相当数量的现金。如果航空公司(由于纾困而状况改善),则波音公司获得直接支持的需求将减少。

从历史经验来看,波音寻求政府救助可能会冲击自家股价。

2001年9·11事件之后,受到政府救助的波音公司股价已开始小幅上涨,但随后转为下跌,12个月内大跌了66%,是道指同期跌幅(22%)的三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