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8日早上7点多钟,犹他州发生5.7级的地震。与震感一起到来的,还有州内一些学区的首次网课。

“手忙脚乱。“身在犹他州的罗欣对《棱镜》回忆那一天的经历。罗欣是美国犹他州某公立学校的一名中文老师,带两个小学教学班,共有58名孩子上课。从上周开始,她所在的学区宣布停课,按照学区要求,3月18日是她们在线上网课的第一天。

所幸,她当天录了15分钟左右的课程,收到了38个学生的视频回复,这远远超出她的预期。

据棱镜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20日,因为疫情,美国已有41个州宣布了不同程度的停课措施。与国内的做法类似,不少学校开始推广线上上课的教学模式。

对于美国的中小学校而言,网课是一次全新的尝试。《棱镜》近期对话了多名在美国的老师和家长,他们讲述了各自的网课初体验:有的师生遭遇地震考验,有的家长则刚刚经历了孩子网课被叫停。

《棱镜》发现,在对待网课的态度上,美国公立和私立学校体现出明显的区别:公立学校因自身条件的限制,以及考虑教育的公平性等诸多因素,目前仍在探索阶段。与国内公立统一在线上课不同,他们根据各学区不同,有的网课被叫停,有的根本不开设;而私立学校因为不受学区约束,拥有更大的自主权,网课推行更为顺利。

学区是美国一个区的教育管理机构,学区之间相互独立,各学区之间的政策差别很大。在罗欣的印象中,此前还没有过这么大规模停课在家上网课的情况。

由于余震不断,加上又是第一次上网课,罗欣和同事们在手忙脚乱中度过了18号那一天。她有同事上课上到一半跑出去,开门一看没有余震,又跑回来继续上课。

“震感特别明显,甚至比当年汶川地震的震感还大。”2008年时罗欣正好在重庆。好在,犹他州地广人稀,房子都是平房,地震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罗欣告诉《棱镜》,这里的美国家庭基本上都有4个及以上的孩子,电脑需要分时段用,因此很难做到班里每个孩子同时在线上课,这只是理想状态。另外,由于美国对网络安全和隐私权的注重,所以很多软件用起来有点费劲。因此,上网课对于公立学校的老师、学生、家长而言,都是一项挑战。

她举例称,学生的Google 账户,只可以注册平台,互相之间不能发邮件和信息;而老师们用来录播视频的flipgrid,要学会设置只对哪些邮件人开放。另外,之前在学校用的是学区的网络,可以屏蔽很多不良网络,现在用家里的电脑和公用网络,又需要做很多的调整。

另外,美国的软件会把功能拆分得很细,不像微信这样的app做得这么齐全,哪怕是Google(谷歌)的产品。她举例说,比如上课用Google classroom来收发作业、评价成绩,但它不能在线视频,如果想使用视频功能,需要用到Google hangout 或者Google meet。而平时家长不会用到这个平台,所以都需要从头下载、学习。

疫情之下,美国的学区、机构等各方也采取了很多措施来帮助学生。据罗欣介绍,在自己的学区,学生可以去学校将免费的早午餐带回家吃;家长可以去学校借学生电脑回家用。另外,以前老师在使用平台方面有很多限制,现在学区把Zoom、Google meet、Google hangout 等平台都开放出来了。

“没有一个软件是所有人都熟悉的,老师和家长都需要适应时间。”罗欣介绍称,她们现在还是录播视频的模式,本周应该开始会尝试在线课程。

位于华盛顿州的Northshore school District(北岸学区)是美国第一例宣布停课的学区,从3月5日开始停课,同时从3月9日开启网络课程。

然而,4天之后,这一计划即被州政府叫停。

该学区一位五年级的家长Anna妈妈在其公众号“培根历史”上详细记录了网络课一波三折的全过程。据她描述,在北岸学区发现第三起确诊病例后,学监(学区负责人)宣布停课,第二天就培训学区所有老师使用网络课堂,第三天给家长们开了视频会议,在线培训如何协助孩子使用网络教学工具。网络课堂主要的工具是Google Classroom和Zoom。Google Classroom用来向学生发放资料,打卡签到;Zoom用来视频上课,相当于国内的钉钉。

她告诉《棱镜》,家长起初对于网课也有点不习惯,因为会增加孩子看电子屏幕的时间,但适应几天之后发现,网课能让孩子在固定的时间去继续推进自己的课程,因此很快步入正轨,网课氛围也很不错。

在Anna妈妈看来,学区为此做了很多协调工作,来保障孩子们的教育进度。但一纸行政命令让他们所有的努力戛然而止。

《棱镜》在Northshore school District官网看到,该学区3月12日发布的州长公开信中提到,用网课保障教育持续性的方式,涉及到公平问题,尤其是特殊教育服务、食品和营养、育儿等等,尽管北岸学区能克服其中的一些挑战,但仍无法克服所有挑战并达到联邦和州政府的严格准则,因此只能暂停网络课程。

“在技术和互联网的获取方面,我们的学区和国家仍存在不平等现象。”该公开信强调。据了解,这里指的不平等包括一些家庭没有上网课所需要的电脑设备,以及网速的差异等等。

以Anna妈妈为代表的一些家长则认为,应该想办法去解决那些不能上网络课的孩子们遇到的问题,而不是把可以上网络课的孩子的教育机会剥夺以此来实现这种消极的平等。

Anna妈妈同时也告诉《棱镜》,疫情期间很多在线教育平台把资源免费开放出来,公立图书馆系统也把网络资源向所有学生开放。“学区和机构在这一次的互动中很给力,对孩子们的教育问题应对非常及时。”

目前,一位美国家长正在发起签名,要求恢复北岸学区的网络课。“我们签名了,但是不知道最后结果会如何。”Anna妈妈说道。

与受政策限制的公立学校相比,在是否开设网络课程这个问题上,私立学校拥有自己的话语权,这与他们的性质有关。

以美国的中学为例,公立学校是免费的,并且提供免费的早午餐,受学区统一管理;而私立学校的费用在3-4万美元一年,私立学校不在学区的体系里,校长只需要对校董事会负责。另外,私立学校一直要求学生带电脑上课,因此不存在学生因为没有电脑而上不了网课的情况。

丹娜是华盛顿州一所私立学校的中学生,她告诉《棱镜》,她们比公立学校早两天停课,歇了两天之后就开始上网课。这也是她第一次经历学校停课,在家上网课。“去年下暴雪的时候学校也停课了快两周,但也就是老师布置了点作业在家里完成。”

在停课的前一天,丹娜的学校对她们做了统一的网课培训。据她称,老师说了很多条规定,包括对网课进行录音录像、不能拍老师和同学的照片等等。Anna妈妈也向《棱镜》提到,除非征得老师和班上所有同学的同意,否则你不能把上课的视频录下来。美国对网络安全和隐私的重视可见一斑。

丹娜每天的网课时间从上午8点50分持续到下午3点半左右,跟在学校的节奏基本一致。但她觉得,网课的效率要低一些。以40分钟的课堂为例,等所有同学都上线就要花掉5分钟,老师问一圈大家上网课的感受,寒暄一下又过去了5分钟,如果谁的电脑出点问题又浪费5分钟。

“你会发现总会有人的电脑出问题,一节课老师真正教东西也就25分钟。”她说。

作为家长,丹娜的爸爸很认可网课的方式。他告诉《棱镜》,看到疫情期间中国国内都在上网课,起初他们还有点担心美国的学校没有精力来做这个事情,后来发现也做得挺好。而且,美国一个班级的人数相对少一些,学生跟老师在线上有更多互动的机会。

*本文来自棱镜,作者周纯,编辑杨颢,原文标题《疫情下的美国网课:不光面临软件培训问题,还有“教育公平”争议 | 棱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