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姚心璐 编辑| 罗丽娟

“干翻小米”成为许多数码爱好者对Redmi的形容词。

但对于Redmi品牌总经理卢伟冰来说,他的愿望是“干翻荣耀”。线上线下,卢伟冰频频提起Redmi与荣耀的对比,更是放言称“2020年将全面超越荣耀”的目标。

但消费者们依然更热衷于将Redmi与小米对比。尤其是在去年K20 Pro发布时,由于在多个配置和设计上比肩、甚至超过同期发布的小米9,而同配置价格低于后者400元,因此在口碑、销量方面双双超越小米9,从而流传出Redmi使命是“干翻小米”的戏言。

这一说法并非全无道理。在近期几次采访中,包括雷军在内的多个小米高管均表示,Redmi的任务是继承红米与“性价比”小米双品牌,以使“小米品牌重新创业”,冲击高端市场。这意味着,与“干翻小米”类似,Redmi的实际使命是取代“过去的小米”。

关键问题是,这一策略会成功吗?

在2019年,当Redmi K20 Pro完美诠释了性价比时,小米9的表现并未达到“高端市场”要求;而在2020年,当小米10受到颇多肯定时,Redmi K30 Pro的性价比,又在受到质疑。

3月24日,Redmi年度旗舰K30 Pro在一片争议声中面世。

2999元是K30 Pro标准版的起售价,这也是当下市场中搭载高通骁龙865的5G手机中的最低价格,其次是vivo子品牌iQOO 3,同存储的6GB+128GB版本售价3598元。

除了高通8系芯片外,K30 Pro还配置了今年常见的LPDDR5内存、UFS3.1存储、Wi-Fi6、VC液冷散热、NFC和线性马达,甚至还保留着3.5mm耳机孔,并补齐了上一代缺失的红外遥控。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只有3399元、8GB+128GB以上版本的K30 Pro内存为LPDDR5,2999元版本内存为LPDDR4X。

K30 Pro拥有标准和变焦两个版本,变焦版起售价为3799元。两者的区别是,变焦版拥有一颗800万像素的长焦摄像头,支持3倍光学变焦、30倍数码变焦和双OIS光学防抖,而标准版则将其替换为50mm长焦微距镜头。

卢伟冰表示,正在将K30 Pro变焦版向DXO送测,这也是Redmi的首次送测,分数暂且未知。

不足三千元的起售价,使K30 Pro一跃成为“性价比之王”。不过,仍未完全掩盖舆论对于这款手机的争议。

争议源自于高刷新率的缺失。

以往,智能手机的屏幕刷新率均为60Hz,去年下半年,OPPO系的OPPO、一加、realme三品牌均升级为90Hz刷新率屏幕,掀起旗舰手机配置高刷新率的潮流。

起初,Redmi在高刷新率方面可以说是相当激进,去年底发布的K30起售价为1999元,不仅击穿当时5G手机价格底线,而且采用了120Hz刷新率。今年发布的K30 Pro由此而备受期待,按正常思维,Pro版本配置势必应全面超越普通版。

然而,在K30 Pro发布前数天,卢伟冰在微博上暗示这款手机并未配置高刷新率,立刻将其带入舆论漩涡,争议连连。

“过去几天,K30 Pro的产品团队也看到了很多抱怨和投诉,非常低落。”在线上发布会的演讲总,卢伟冰正面回应了“高刷”争议。

他解释说,K30 Pro的产品规划时间是在10个月前,彼时,高刷尚未成为全行业趋势,“我们当时确定K30 Pro需要确保两个点,一个是要做全面屏,另一个是续航,如果用高刷新率,电池将会减少约200mAh,我们当时选择了保证续航。”如他所说,这款手机配置了4700mAh电池。

卢伟冰承认,这或许是K30 Pro的一个决策失误,在他演讲背后的PPT上,写着这样一行字:“10个月之前,我们可能犯了一个错误”。

从边缘品牌到争议中心,Redmi只用了一年。

数码圈内有个不成文的默契,无论是KOL、还是爱好者,都很少讨论中低端产品。能够成为被讨论对象,往往都是高端品牌或高端产品线,例如华为Mate、P系列,小米MIX和数字系列、OPPO Find系列。

Redmi可能是个例外。

这其中一部分原因得益于“极富战斗力”的卢伟冰。自一年多前加入小米以来,卢伟冰不仅复制了雷军在微博上频繁宣传的习惯,而且进一步发扬光大,以每天发10余条微博的频率,宣传产品、怒怼各家“友商”,甚至带动了一批小米高管,在网络上形成极大舆论效应。

赴任仅数月,卢伟冰便已获得“卢怼怼”、“卢十瓦”等称号。“卢十瓦”来自于去年7月时卢伟冰对荣耀的调侃,暗讽其x系列产品充电功率仅有10W,甚至在手机圈中留下“1卢等于10瓦”的“黑话”。

卢伟冰从不避讳自己在舆论中所形成的争议,每当言论受到质疑时,他便以“可以鼓励友商进步”等原因,积极回应矛盾。

疯狂舆论战下,主打3000元以下市场的Redmi的关注度步步走高,新机发布的热度甚至可以比肩主流的高端品牌。

当然,掌门人只是提高关注度的原因之一,产品仍是核心。例如前联想手机负责人常程也曾以活跃于微博著称,甚至被戏称为“常掌柜”,可惜由于联想手机产品竞争力不足,仍未能打下一片天地。

但Redmi的产品调性与卢伟冰的高调可以说是彼此呼应。在去年5月,Redmi迎来了该品牌历史上的首款高通8系处理器产品K20 Pro,以高通骁龙855、4000mAh电池、升降摄像头、全面屏和NFC等功能和2499元起售价,成为行业中价格最低的骁龙855手机,立刻成为“性价比之王”。

更激进的是,4个月后,当Redmi K20 Pro发布了将处理器升级为骁龙855Plus的尊享版之后,其最高配12GB+512GB版本在优惠条件下仅需2999元,击穿了市场底价。

今年2月,在K20 Pro宣布下架时,其销售周期内总计销量超过500万台;相比之下,有人透露,同年发布的小米9全周期仅销售不足300万台。去年7月的一份调查显示,在京东联盟上,定价为2998元的vivo性价比品牌iQOO月销4.6万台,小米9月销3.4万台,K20 Pro月销10万台。

Redmi的多款机型都拥有官方宣布的销量数据:Note 7发布7个月后全球销量突破2000万台,Note 8发布3个月后突破3000万台。而官方宣布销量这一动作本身,即意味着理想的销售情况。

Redmi的优异表现或许可以从另一方面被透露出来:在去年底的新一轮人事调整中,卢伟冰晋升为中国区总裁,继续兼任Redmi品牌总经理。

卢伟冰与Redmi的底气与成绩,来源于小米的支持。

在Redmi仍被称为“红米”的时代,这一品牌的主要任务是生产千元低端机;Redmi独立运营后,几乎拥有了原小米品牌的全部“权限”。

“现在卢伟冰在小米内部权限很大,不仅是手机,很多产品都可以做。”Redmi独立不久后,有内部人士透露。果不其然,在过去一年中,Redmi不仅将手机产品从千元机上探至3000元价位,而且陆续发布了音箱、电视、冰箱、甚至是路由器,再到3月24日发布的8英寸屏幕小爱音箱和98寸超大屏电视。

Redmi独立的本质,是继承红米与原小米品牌的双重角色。

这一点正在被逐渐证实。“Redmi承载了几个目标,一个是坚持小米的优良传统,坚持极致性价比,第二点是让小米品牌摆脱价格限制,全力冲刺高端,”在2月发布小米10时,雷军对媒体强调,“现在,小米品牌相当于重新创业。”

这意味着,小米将原有的大部分市场留给了这个独立品牌,这是Redmi和卢伟冰的天然机遇。Redmi无疑表现得不错,K20系列更是让人看到了接替小米曾经最主流“数字系列”的潜力。

但这也正是隐患所在,当Redmi的目标是占领小米原有市场时,小米必须能够拿得出更加有力的“高端产品”,才能使两者各自在其目标市场上立足。

反之,如果小米产品力缺失,则或者出现Redmi K20“干翻”小米9的现象,或者倒逼Redmi K系列,挤压其性能配置,以便于给小米让路。

这也是在K30 Pro宣布无高刷新率时,舆论最为倾向的一个原因。“如果小米10能上120Hz,K30 Pro可以配置90Hz;结果小米10是90Hz,K30 Pro只好配60Hz了。”有网友评论说。

相比上一代,小米10无疑受到了更多的市场认可,发布当日,小米集团股价上涨超5%。但相比于其原本定位的“高端机”,小米10更像是一款“性价比水桶机”:各方面无性能短板,可也不算顶级。

这使小米10系列、尤其是起售价3999元的小米10标准版为Redmi K30 Pro留下的发挥空间相当逼仄,后者必须在某些方面“减配”,才能为两者拉开价差与定位。如今看来,K30 Pro的“减配”中包括了“高刷”——不幸的是,“高刷”恰好在2020年成为主流卖点。

尽管K30 Pro以2999元为起售价,与小米10拉开了足够价差。但对于起售价为3799元的K30 Pro变焦版,则出现了与小米10的价格重叠。在8GB+128GB版本下,其价格便宜200元,但缺失刷新率、双扬声器和无线充电。“真香机”突然不那么香了。

双品牌是一把双刃剑,若其效果良好,则可配合覆盖低端到高端的全部市场;但若配合失误,则会互相干扰,或“干翻小米”、或“干翻Redmi”。

如今,Redmi独立一周年,K系列也刚刚迎来自己的第二款旗舰,正是在市场上立足之时,它能站稳“性价比之王”的位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