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张超  编辑|罗丽娟

“对于老罗的这次直播有点失望 !完全没有了自己的特点。”

“罗永浩老师对直播,尤其是对直播卖货这件事,没有爱,感受不到他的热情。”

“老罗今天第一次直播,虽然对直播有点生疏,但还是能感觉到有用心准备,我也因为情结进去凑个热闹。”

这个愚人节,罗永浩直播带货首秀刷屏互联网圈。短短3小时,直播间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人,创下抖音平台目前已知的最高带货纪录。

暂且不论首秀成绩如何,仅就罗永浩的直播表现来看,似乎有些差强人意。微博上,“罗永浩直播”的关键词一度登上热搜榜第三的位置,但评论区几乎毁誉参半。

“没有特点”、“缺乏热情”、“口误翻车”、“折扣太少”……这些构成了罗永浩直播带货的主要槽点。也有不少老罗的粉丝晒单,用行动支持这个再次创业的中年男人。

只是,直播江湖不会像粉丝一般待人宽容,激烈厮杀才是其最大特征。同一天,淘宝直播一姐薇娅“放大招”,在直播间卖起了火箭;快手最牛带货主播辛巴的徒弟们也组团出击,号称要干倒罗永浩。

历史会记住这一天,抖音、快手、淘宝直播短兵相接,正式开启了一场“三国杀”。

老罗虽然是个直播新手,但对卖货这件事一点都不陌生。

像这样在大众面前推荐商品的经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每年都会有一两次。

一直以来,老罗都具有极强的号召力和煽动性。早在宣布进军直播业后,罗永浩就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收到了上千封合作邮件;公布首场直播时间后,又在短短6天时间内,积累了超500万粉丝,一跃成为抖音大V。

“今天准时开始可能让你们意外了……”4月1日晚8点,罗永浩一改此前手机发布会上拖延的情况,准点出现在了抖音直播间。

依旧是一身经典的装扮——黑色边框眼镜、黑色休闲外套;唯一不同的是,曾经观众都是坐在台下看,如今需要隔着屏幕观看。

5分钟内,直播间就收获超10万音浪(虚拟货币),累计观看人数超15万。老罗的个人IP价值和号召力可见一斑。

整整三个小时的直播中,他都严格按照既定流程走,甚至创新地推出了“物理PPT”,几乎很少自由发挥的内容。

他还提醒工作人员,如果直播中自己犯了错可以随时提醒或者打断。

根据抖音发布的数据显示,罗永浩直播首秀达成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这是抖音平台目前已知的最高带货纪录。

 

其中,带货清单总计22件,主要包括三类商品:食物饮料(雪糕、小龙虾等)、生活居家用品(洁面乳、扫地机器人等)、科技产品(投影仪、手机等);单价从9.9元到几千元不等。

值得一提的是,罗永浩卖出的首个产品就来自曾经的竞争对手小米——9块9一盒10支的小米中性笔,短短几分钟内5万库存就一售而空。本次罗永浩带货的商品中,有7件来自小米及其生态链的产品。

曾经多次怒怼小米的罗永浩,如今在直播带货处女秀中大推小米产品,让不少人唏嘘不已,直感叹创业不易。甚至在罗永浩带货小米10的期间,不断有观众在评论区留言“买个锤子”;还有人称“罗永浩活成了他讨厌的样子”。

但在老罗自己看来:“直播室就是卖场,卖什么产品都可能。小米有品商城,将来也会卖我们做的东西。”

不可否认的是,整场直播的高潮出现在了罗永浩与小米中国区总裁卢伟冰的一次“世纪握手”,观看人数一度达到245万。 

“刚出道,我们在这个领域是新人。”作为新晋主播,罗永浩深知自己的不足,在直播间反复提到这一点,但还是不可避免地频频出错,甚至念错品牌名。

在介绍到第十四款商品“极米投影仪”时,罗永浩口误念成了“坚果投影仪”。经工作人员指出后,他迅速向极米品牌董事长和全体员工道歉,“希望你看到我秃了头皮以后,能够体谅一下老年人的痴呆。非常抱歉,没想到会出这样的意外。”

镜头面前,罗永浩手足无措的样子足以体现出内心的紧张。弯下腰、低头道歉时,他竟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只是,渐秃的头顶引来了不少关注。有网友心疼地表示:“所有人都关心你货卖的有多好,只有我关心你头发有多少。心疼老罗一秒。” 

众所周知,老罗一向喜欢直言,即使在卖货的过程中也丝毫不避讳。在推销信良记麻辣小龙虾时,他说,“因为我小龙虾过敏,所以我吃麻辣鱼,但我们今天卖的是小龙虾。”留下满屏幕的尴尬。

值得注意的是,当晚罗永浩带货的多款产品曾频频被爆出问题。天眼查风险数据显示,其带货的欧莱雅今年1月份曾受过4万元行政处罚;每日黑巧关联公司曾因发布虚假广告被罚款7500元;钟薛高曾因发布虚假广告被罚款6000元;目前位列直播商品销售榜第一名的信良记小龙虾也曾因虚假广告被罚款900元。

因为对直播业务尚不熟悉,在整场直播中,罗永浩多次向团队人员提示,如果自己说的时间太长或者出现错误,就直接打断他。所以,到了直播后半段,甚至都不等老罗的提示,直播团队就根据自己的节奏上架商品。

而罗永浩也只是淡然安抚着身边的助理:“我们只是演员而已,我们只是艺人。”

那个具有文青气质、习惯毒舌、潇洒自如的理想主义者罗永浩终于还是变了,经历了多次创业失败后,他开始向生活妥协。

熟悉罗永浩的人都知道,他是中国第一代“网红”,而且这一红就是17年。

他不靠颜值、不靠炒作,完全凭借着自身的个性和极强的语言感染力而收获了大批追随者。有人说,罗永浩每一次发布会都是一场相声表演,而且还是单口的。

不少人这次就奔着听相声的想法,一直守着罗永浩的首场直播。

“来看相声的可以出去了,今天主要是带货,相声是附送的。”直播伊始,罗永浩就打破了许多粉丝来听相声的梦,表示只会专注卖货。

这样一来,直播间自然少了许多乐趣,再加上他一把年近五十的嗓音,且毫无直播经验,导致“节奏拖沓、内容无聊”是老罗这场直播最为人诟病的一点。

有网友发文称:“天知道我一个小时退出了18次,谁能告诉我直播魅力在哪里?”还有人表示:“看了三分钟罗老直播果断退出。李佳琦直播一哥地位完全不受影响。” 

就连卢伟冰也在离开直播间后发文调侃老罗“离开手机圈一年多,技术生疏了很多”,不过他也表示:“敬佩老罗的创业韧性,也相信老罗的选品眼光和产品介绍能力。”

也有人对于罗永浩的表现给予了肯定,认为第一次亮相虽然有不少遗憾,但依然令人惊艳。 

“口误”事件后,弯腰道歉的罗永浩也让字节跳动高级总监杨继斌心生感慨:“老罗今晚弯腰给念错名字的投影仪品牌道歉,我看到他发白的头顶时,突然想起王晶(著名导演、编剧、制片人)的话,我想,这也许就是老罗彪悍的地方:他始终有勇气面对过去的自己。” 

有老罗的粉丝则表示:“我就喜欢老罗,喜欢到,他出什么我买什么,我就喜欢老罗,看到他我就觉得心情好,今天认真看老罗直播到现在我还没找到我想下单的东西,我真着急……” 

“老罗——很传奇的一个人物,先不管他这么多年做的事对错,但见他无论做啥,始终保持一颗初心,不管外界怎么评论,始终坚持自己所坚持的……” 

针对这样两级分化的评论,前淘宝直播运营负责人赵圆圆分析称,主要是因为罗永浩对在线直播不熟悉,“老罗是气氛型选手,现场越嗨发挥越好。慢慢来,这已经很不错了。”

在此之前,赵圆圆就很看好罗永浩直播卖货的能力,他称:“老罗一直以来就是超级导购人设,就产品讲段子的水平是点满了技能点的,横向来看,如果全部把粉丝清零,大家都一条起跑线pk,现在的带货网红一起上都未必能赢过老罗。”

不过,他也指出,“(直播带货)第一场最不重要,第一百场最重要,希望罗老师能够坚持。直播这个行业真的要靠坚持。”

就在罗永浩直播的同一天,其它几大直播平台也没闲着,甚至直接发出了“战帖”。

开播前一天,有消息称,“老罗带货遇到挑战者了!”其中,薇娅团队已经备好货源,迎战首秀的老罗;快手辛巴的一个24岁女徒弟也要在愚人节晚上在快手直播带货,号称要干倒罗永浩。

罗永浩转发了这条消息称:“别这样,中国消费品零售市场一年40万亿,何必呢?何况目标人群几乎没什么重叠交集,大家好好卖东西,卖好东西就是了。”

为此,快手最牛带货主播辛巴的徒弟、微博名为“鹿不鹿鹿鹿”的主播随后在微博直接向罗永浩喊话:“我是快手带货主播小鹿。作为快手最牛带货主播辛巴的徒弟,我们擅长的就是卖货,所以希望在这件事上和您切磋一下。”

之后,老罗也只是客气地回应:“祝你们卖的更多。”

4月1日12时,辛巴的徒弟就在直播间组团开启了这场战役,最终达成支付交易总额超过4.8亿元,成功创下电商直播新纪录。期间,60分钟破亿元,荣耀手机两款共售出7.7万台,成交额超1亿。 

更为激烈的战争则在晚间爆发。4月1日晚8点,薇娅直播间开启,首先就对当日最大亮点产品做了介绍——火箭。准确来说,此次直播售卖的是火箭发射服务,价值4000万元。消费者需要先付下50万元定金,后续再商谈更多合作事宜、交付尾款。

原本以为只是一次尝试,但没想到,火箭链接上架后5分钟内有800多人拍下定金。而最终“长光卫星技术有限公司”作为买家与快舟火箭联系,确定了购买意向。

当晚,“罗永浩直播”与“薇娅卖火箭”两个热搜词都爬上了微博热搜榜,且处于交替上升的位置。 

不仅如此,其它电商平台还专门针对老罗卖出的商品调整了价格,出现了一批“低于老罗”、“老罗直播爆款-补贴后更划算”的商品。 

不少发现这一情况的网友直呼“老罗被(商家)骗了”,还有一些网友则认为部分平台做得过分了。

从这一情况也能看出,各家平台对老罗直播首秀采取了围剿策略,或者说是对抖音采取防御态势。

对于老罗而言,现在能做的或许只有坚持下去。用他的话说:“每一次陷入僵局、困难、危险、尴尬这种境地的时候,一定要坚信,你只要厚着脸皮挺下去,会变的。从来没有什么失败的人,只有半途而废的人。”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就他今天所面对的直播行业现状,可能是唯一的应对办法。

“直播是未来互联网的水电煤。”赵圆圆曾这样预言直播的地位。

艾媒咨询报告显示,约有25%的直播电商用户每天会观看直播带货,约46%的用户每周都会观看电商直播,超过60%的用户表示直播带货能够非常大或者比较大地引起消费欲望。

很显然,直播已经作为一种新的带货方式,渗透进了消费者的日常生活,并受到商家和平台的热捧。

对于抖音而言,作为直播带货平台的后起之秀,通过这一标杆性人物罗永浩带起声势,无疑是一大进步。同时,罗永浩在科技领域的经验累积,不仅符合抖音平台对内容的高要求,也能让抖音直播区别于其他平台。

事实上,抖音从2018年起就布局直播带货,全面开放购物车功能;进入2019年,抖音逐步放开了直播权限,开播不再有粉丝人数限制,但其直播带货成绩依然不温不火。而这次罗永浩开启直播则被外界视为抖音发力直播带货的一个重要信号。

在此之前,抖音还推出了一系列政策鼓励更多用户参与其中,包括给予线下商家10亿直播流量扶持的“宅家云逛街”计划等。 

据卡思数据统计,从去年12月到今年2月,抖音直播带货进行了7次调整,内容涵盖鼓励内容创作者、重新分配与直播带货相关的中心流量。种种迹象都表明,直播带货在抖音的战略地位正在提升。

而此次抖音邀请罗永浩入驻直播带货,更类似于此前高价采购电影《囧妈》之举,均属于抖音在品牌宣传和战略表态上的一次成功。

直播电商成为不折不扣的风口,目前,淘宝直播有薇娅、李佳琦,快手有辛巴,抖音的超级带货王是谁?对于发力电商直播的抖音来说,罗永浩首战成绩如何似乎已经不太重要,它更重要的目标是树立一个超级主播,提升行业影响力。

想交个朋友的罗永浩,能撑起抖音的这个目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