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开承认伪造销售额22亿元之后,神州系公司瑞幸咖啡周四股价暴跌近76%。受此影响,今日神州系另一在港上市公司神州租车开盘暴跌。

截至发稿,神州租车已停牌,跌幅为54%,报1.96港元,市值较昨日收盘缩水50亿港元。稍早跌幅一度达70%。

在公开承认伪造销售额22亿元之后,瑞幸咖啡周四股价暴跌近76%,创去年5月上市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日的电话会中,神州租车称它与瑞幸咖啡是完全不相关的,公司内部的处理是完全独立的,和瑞幸没有关联。

神州租车高管称,神州租车是个独立的上市公司,管理健全,之后也会加强内控的安排。

关于银行授信是单独授信还是把集团整体作为对待的问题,神州租车高管表示,银行对神州租车都是单独的。

神州租车还强调,二者人员结构和组织结构都是完全独立的,神州优车也是完全独立的。瑞幸COO刘剑之前的任职只是他自己置业生涯的一部分,不代表有关联。

“他在离开神州之后的情况我们不了解,他离开之后我们的人员和团队都有了很大的变化,我们的业务和他没有很大的关联性。”

昨日美股盘前,瑞幸咖啡称,公司的独立特别委员会经调查发现,COO及其部分下属员工从2019年二季度起从事了某些不当行为。

调查表明瑞幸去年二季度至四季度,与伪造交易相关的销售额约为22亿元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瑞幸去年二、三季度营收分别为9.09亿元和15.4亿元,共计24.5亿元,但瑞幸至今尚未发布四季度和去年全年业绩。

日前,美国多家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提醒投资者,有关瑞幸咖啡的集体诉讼即将到最后提交期限。

事实上,除了瑞幸咖啡,神州系旗下还包括神州租车、神州专车、宝沃汽车、车闪贷等业务板块。

全天候科技总结,在神州优车,陆正耀家族共持有36.16%股权,为实际控制人;而神州优车是神州租车的实际控制人。瑞幸咖啡上市前,陆正耀家族以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拥有瑞幸咖啡42.93%的股权。

作为瑞幸咖啡的董事长和最大的股东,陆正耀也是神州系的总操盘手,瑞幸咖啡的高管包括CEO钱治亚、CMO杨飞等都来自神州系。

这次瑞幸公告中提到的造假主谋——公司COO刘剑也是神州系的老将。履历显示,刘剑在瑞幸咖啡任职之前,曾先后在神州租车、神州优车工作约10年时间——2008年至2015年,其先后担任神州租车车辆管理中心副主任和收益管理负责人;2015年至2018年,担任神州优车收益管理负责人。

对于2019年利润暴跌,神州租车将主要原因归结于二手汽车销售市场疲弱、折旧成本及要约成本大幅增加、股份补偿开支增加、旅游城市竞争加剧导致的租赁收入低于预期等。

2020年突然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于神州租车也造成空前压力,疫情导致人们足不出户,租车需求骤降。

经济观察网援引神州租车内部人士的说法称,“因为疫情原因,仅春节期间神州租车在湖北地区就损失超过一千万。”该人士称,神州租车春节期间,在租车辆达到十万辆以上,其中仅在湖北地区大概有一两千辆,这些车辆难以回收。

“造假黑天鹅”飞出后,根据新浪法问报道,美国和国内资深律师们的分析,瑞幸咖啡及其高管将迎来三大“不可承受之重”:集体诉讼和证监会罚款,这可能会导致公司“倾家荡产”;如果构成恶意证券欺诈,相关个人要承担刑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