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Wolfpack Research发布报告称爱奇艺夸大用户数量。与此同时,浑水也表示配合Wolfpack Research做空爱奇艺。这令爱奇艺股价一度跳水10%。随后,爱奇艺坚决否认第三方机构做空的所有质疑,股价反弹,最终收涨3%。

美股盘后,Wolfpack创始人Dan David称,爱奇艺股价的下跌空间将是无下限的。爱奇艺美股盘后跌超3%。

百度盘中一度跳水,随后反弹。

Wolfpack Research在报告中称,其研究表明,爱奇艺早在2018年IPO之前就犯了欺诈行为,此后一直如此。像许多其他以虚高价格进行IPO的公司一样,爱奇艺无法合法地发展其业务,无法公布真实的财务报表。我们估计爱奇艺将其2019年收入虚增了约80-130亿元人民币,即27%-44%。

浑水公司称,其与Wolfpack Research一同做空爱奇艺,双方已经研究爱奇艺超过1年,并在一线城市进行了广泛的调查及收集广告机构的数据。

浑水表示,其做空爱奇艺是因为其相信其中存在欺诈。该机构称:“我们帮助Wolfpack Research进行了广泛的研究。我们相信爱奇艺存在欺诈,并实质性的高估了其用户数量、收入、收购价值及其易货内容的价值。”

据S3 Partners数据,周二爱奇艺在纽约交易的美国存托凭证(ADR)空头头寸相当于流通股的10%以上。

爱奇艺通过高估其用户数约42%-60%来实现此目的。然后,爱奇艺夸大其支出(它为内容、其它资产和收购所支付的价格),消耗掉虚假现金以向审计师和投资者掩盖欺诈行为。

我们在2019年10月至11月期间对1563个爱奇艺的中国目标人群进行了亲自调查,发现约31.9%的爱奇艺用户通过京东、小米等合作账号的成员身份访问爱奇艺的VIP内容。爱奇艺会按毛额计入双重会员资格,这意味着它会记录全部收入并将其合作伙伴的成本记为费用。这使爱奇艺可以增加收入并同时销毁虚假现金。

自2015年以来,我们还获得了爱奇艺的所有VIE和WFOE的中国信用报告。与爱奇艺的招股说明书相比,我们发现向SEC报告的递延收入在2015、2016和2017年分别增长了261.7%,165.5%和86.2%。递延收入是资产负债表帐户,在客户为将来要交付的服务预付款时出现。由于爱奇艺的订阅客户是预付款项,因此其大部分收入是递延收入。这些IPO前的高估本质上导致爱奇艺的IPO后收入继续被高估。

爱奇艺犯下的会计欺诈最令人震惊的例子之一就是其易货交易收入的膨胀。易货分包许可收入由爱奇艺对其交易内容的价值进行内部估计确定。换句话说,爱奇艺的管理层可以有效地将他们想要的任何价值分配给这些交易,从而提供轻松的机会来增加其收入。根据一名参与内容获取的前爱奇艺员工提供的每个非独家剧集的最高估值,爱奇艺在2018年和2019年,将分别需要交换所有当年制作的电视剧许可证的3.9倍、3.2倍来达成其易货交易收入。

爱奇艺是一家成熟的公司。这个月将满10岁,已经连续10年亏损。与增长不同,爱奇艺的损失正在迅速加速。爱奇艺在2019年损失了103亿元人民币,比2018年增加了12亿元人民币。与此同时,第四季度的付费用户增长仅为0.7%,为历史最低水平。

爱奇艺的广告收入在2019年下降了15%,而其毛利率仍然为负。对我们来说,考虑到我们已经讨论过的大量欺诈行为,即使这些可怕的损失也没有意义。但是,如果到目前为止我们所说的与您无关,那么我们只能说“好瑞幸”(“good Luckin”)。

对于第三方机构做空的所有质疑,爱奇艺坚决否认。爱奇艺称,关于今日第三方机构发表质疑爱奇艺的报告,其引用数据与结论严重失实,与实际情况不符,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上市公司,我们披露的所有财务和运营数据均是真实的,符合SEC要求,我们对于所有不实指控,坚决否认,并保留法律追诉权力。

2月,浑水研究收到了一份来自匿名者的做空报告,这一份长达89页的报告直指瑞幸咖啡正在捏造公司财务和运营数据。浑水收到报告后认为所指控瑞幸造假真实成立,并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已做空该股。

消息公布后,瑞幸咖啡短线下跌超过20%。随后瑞幸咖啡股价反弹。但不到两个月后,瑞幸自爆财务造假,股价从高位下跌超90%。

瑞幸咖啡此前称,公司的独立特别委员会经调查发现,COO及其部分下属员工从2019年二季度起从事了某些不当行为。调查表明瑞幸去年二季度至四季度,与伪造交易相关的销售额约为22亿元人民币。

Wolfpack Research官网显示,这家成立于2019年5月6日的“全球金融研究和尽职调查公司”,一直宣言要“通过确保金融生态系统的平衡来保护投资者”。

“我开始做Wolfpack Research,是因为我意识到我们不能等着其他人帮我们解决世界上的问题,我们必须成为解决这些问题的人,例如通过Wolfpack来保护我们的金融生态系统。我们将继续挖掘、寻找并提出问题。我们坚持不懈,作为一个团队,我们必将成功。”作为Wolfpack Research的创始人,Dan David曾如此表示说。当然,在华尔街,他也被称为“资深的激进主义卖空者”。

然而事实是,尽管Wolfpack Research诞生后,通过几个连续的动作试图搅起金融生态的“风浪”,并从而获利,现实却是屡战屡败。

2019年6月6日,Wolfpack Research发布对美国电信和技术公司GTT Communications(NYSE:GTT)的做空报告,报告显示,“该公司电信业过度杠杆化,业务中断,使用非GAAP指标掩盖了缺乏有机增长和现金流的情况。”

与此同时,据Wolfpack的计算,GTT在2017年损失7100万美元,在2018年损失2.43亿美元,不过,针对Wolfpack Research所谓的做空报告,GTT Communications根本未做出任何回应,而且,令人意外的是,在Wolfpack Research发布做空报告的同时,GTT Communications的股价却在周四发布时上涨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