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姚心璐 编辑| 罗丽娟

“我们在一季度仍然实现了销售收入增长,预计2020年全年可以保持增长。”4月9日,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采访中表示。

当下的华为正在面临着冰火两重天的局面:一方是极高的消费者热情,而另一方则是疫情的影响和来自美国的种种限制。这使得华为的未来显得越发不确定。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财报发布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更是直言:“2020年是最困难的一年,我们争取活下来,明年还能发年报。”

比起徐直军,余承东看起来乐观得多。在华为P40发布会后的这次采访中,余承东透露说,华为在3月份已经实现了同比70%至80%的增长,在2020年全年,有望继续保持增长。

“在中国市场上,我们肯定会继续增长,至少有20%到30%;在海外市场,由于疫情原因,所有厂商销售都在下跌,我们的目标是比别人的跌幅少一点。”余承东表示。

在他看来,疫情带来的危机是“危中有机”,华为应当抓住此次机遇,缩小移动生态HMS与谷歌GMS差距,以实现海外市场的回升。“疫情发生前,大家都很爽,只有华为很惨;疫情发生之后,大家都受到影响,我们反而让大家看到了华为的实力。”

针对“华为手机库存积压严重”的传言,余承东在此次采访中直接回应“是造谣,胡扯”。他表示,现在库存反而是严重缺货状态。

除此之外,余承东还回应了近期多个关于华为的消息热点,包括供应商全部国产化、HMS发展状态、华为汽车HiCar等等。

以下为采访实录:(经全天候科技整理,有顺序调整及部分删减)

问:请问现在华为手机的销售情况恢复得如何?

余承东:中国市场恢复得很快,到2月底、3月初,我们就开始迅速恢复了。3月份取得了非常好的增长幅度,相比去年3月份,有百分之七八十增长。2月大家都在下跌,但整体上,我们一季度的增长还是可以的,华为在销售收入上还是保持了增长。

海外疫情的持续时间会比中国长很多,不会很快清零,所以未来对海外的零售市场一定会有影响,可能会一直持续到年底。

中国市场在快速恢复,这对国家也是一个机遇。很多出口型经济会受到影响,但是我们希望中国还是能扩大内需,这时,我们也要更有创新力的产品提供给市场。

问:今年对华为消费者业务增长预期如何?

余承东:消费者业务我们预期还会增长,在中国市场今年肯定还会保持很好增长,至少在20%到30%,甚至更多一点。

当然今年难度非常大,因为海外疫情会持续很长时间,零售渠道、供货渠道都被停掉了,零售店关闭,必须要等待一段时间。在海外市场肯定是下跌的,尤其是和去年相比,去年在海外制裁之前的上半年,一直是高速增长,如果没有制裁,我们肯定会达到全球第一。

现在HMS生态正在越来越好,我们刚刚上市了一款P40 Lite,是没有谷歌GMS的,上市以后用户体验还不错。我相信下半年疫情好转后会好一些,对全年我们有信心继续保持增长。

在整个华为公司中,网络设备还没有增长,我们(消费者业务)现在是增长的主要来源,在公司收入占比会越来越高。

当然,我们知道美国还在进一步加大制裁,如果有非常极端和恶劣的情况发生,可能影响比较大,这个不好说。

问:在全球疫情和海外制裁的情况下,华为对今年手机的销量预期是多少?听说之前内部做过销量预期下调,是这样吗?

余承东:在这样恶劣环境下,按道理应该是要下滑的。但我们要争取不下滑,‘就像太阳从西边出来’。

我们希望在中国市场,整个大盘虽然都在下滑,但我们还是唯一一个高速增长的;在海外市场,不可能不下跌,那是神仙,我们就是争取减少下跌,我的目标是下跌幅度比友商少一点。这是努力方向。

问:前一段时间传出华为手机库存积压的消息,真实情况如何?

余承东:我告诉大家,我们的库存是很严重的缺货状态。疫情造成我们非常严重的缺货,春节疫情期间,供应链缺货缺得一塌糊涂,天天在催。

现在不是有库存积压,我们的库存周转天数太短了,零售店里都供不上货,包括新发布的P40,都是缺货。

网上有些人瞎造谣,说我们库存积压,胡扯!他们来我们库房看过了吗?有些人在网上炒作,导致我们跨国公司的领导都以为我们积压,打电话来问,我说你去看看我们数据,完全是供不应求啊。我们有库存就好了,那我们就赚了,现在愁死了。

疫情期间,我天天打电话,这里复工复不了、那里工人搞不定,头大得要命。所以不要看有些人造谣,真的是胡扯,没有底线。

这种造谣的公司是没有办法成为伟大的公司的。这个传言和事实完全相反的,我今天是有点生气,不好意思。

问:刚刚说到3月份华为的增长很快,这种增长是如何实现的?国外疫情会持续很长时间,有哪些应对措施,会调整渠道吗?

余承东:其实很简单,华为现在的消费者满意度很高,就是这个原因。

国外的渠道没什么调整,疫情期间只能等待,啥也干不了。现在线下都关掉了,只能在电商上多卖,这个傻瓜都知道。但有的国家快递都出问题了,没办法。过一两个月,可能有些国家地区的线下店会开门。

疫情来了,大家都有危机,不止是华为。

本来只有我们有危机,受到美国制裁,GMS用不了,大家都过得很爽,就华为很惨。比如,三星前几年一直下跌,结果去年反弹了,为什么?因为华为被制裁了。结果现在疫情来了,大家的海外市场都在下跌,都受影响,我们还能抓到一些增长机会,疫情反而让大家看到了华为的实力。

危机就是“危中有机”,我们抓住这样的机会,现在PC、平板都在大幅增长,PC实现了100%至200%的增长。

问:今年P40系列增加了P40 Pro+新款,新增这个档位是否有一些战略考量在里面?Mate、Nova系列是否会沿用?

余承东:不会都沿用。我们这么做的目的,主要是因为Pro+的10倍光学变焦太贵了,产能也不够,海量发货用不起,也没办法卖便宜,要亏损的,所以只能把定价提上去。将来等我们把成本降下来,才能把价格定在大众定位上。

但这个技术的确很厉害,是超级望远镜,消费者也会有需求,比如粉丝去看演唱会、有人去看极光,我们希望能够覆盖到对高价接受度更高的用户,所以就增加了这款Pro+。

高端技术的研发非常贵,折叠屏手机也是亏损的,Mate Xs定价一万六千多,你肯定以为是挣钱的,不是,我们亏损了数千万美金,现在已经达到6000万-7000万了。只有等产能增加,我们能够把良率提升、成本降低,才能扭亏为盈。

所以一些新技术,大家不要只看价格,要看它的技术成本。也许一年之后,10倍光学变焦价格能降下来,但现在真的是狂贵,超级贵。

我们一直关注一个指标:NPS,用户推荐值,就是消费者购买后还会向朋友推荐。我对我们主管的内部考核,除了质量、故障率,就是NPS。

问:华为影像方面的护城河是什么?

余承东:最关键的是软件和硬件的结合能力。这不仅仅是把摄像头模组叠在一起,算法也很关键,华为是全球第一家做双摄、多摄合成算法的,我们有一个ISP图像处理引擎,支持AI的图像处理算法,这比硬件更关键。

比如我们用RRYB算法,同样感光元件,进光量增大40%,为什么其他家不用?因为他们搞不定算法。我们现在做声音变焦,可以直接隔开附近噪音,录到最远处那个人的声音,这也是很难的一个算法。

问:有些用户在质疑华为是否会过于重视拍照?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余承东:消费者对于美好、领先产品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我们会平衡这一点,P40 Pro+前后有7个摄像头,对手机设计是一个很大挑战,但它可以一定程度上替代照相机、摄影机这些专业设备,消费者平时不一定用,但是需要用到的时候,会发现这是非常棒的体验。

但我们不仅是在做相机上的创新,例如四曲面屏,这个技术非常难做,我们是唯一一家搞定的,之前和三星说,三星都有点搞不定,说这个屏幕做不了,我们做了一年多的验证试验,证明是可以做的。

我认为相机技术永远需要。我们要控制好成本,不能把成本和体积都无限提高,那我们也承担不起。其实我们现在的利润率很低,不像互联网公司跟抢钱一样,利润率狂高,随便搞个什么功能,像印钞机一样,我们这种行业就是苦力活,很苦逼的行业。

这是一个很艰难的行业,比如我们考虑手机如何耐摔,就做了很多工作,比同行高一大截。不像国内有些同行,拿着供应商的技术瞎吹,他们其实都没有自己的核心能力,拿着别人的东西瞎忽悠,就是一个组装厂。这话可能说得不是很谦虚。

问:今年手机都在做高端化,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这些冲击高端的手机是否会对华为产生影响?

余承东:手机高端化要有引领技术和创新设计,还包括品牌,才能够高端。你看华为P40的屏幕是四曲面屏幕,全球独一家,相机技术也是全行业都在跟着学习。

我们的相机技术有非常大的创新,远远领先同行,很多同行也在花精力追赶。华为相机的成本非常高,要100多美元,所以我们的销售毛利其实在降低,盈利非常低。苹果是低成本卖得很贵,我们是高成本、但价格很有竞争力。

单纯地堆砌某一项指标的规格,并不能成为真正的高端品牌。我们看到一些厂商想进入高端市场,我们欢迎,但是要有真的技术创新支持、消费者价值支持,否则不可能有销量,或者只有很少的销量。

华为花费了巨大的研发投入,一年将近200亿美元,在全世界排前三名。你看别的厂家的研发费用,只有几十亿人民币,和我们不是在一个数量级的。华为在芯片、操作系统等方面的创新,其他厂家是做不了的。

所以我们打造高端产品,一定要有高端技术的创新和引领。

问:网上流传着一张图,是华为P40核心供应商清单,几乎全部是国产的,这个清单是否准确?

余承东:首先,华为手机里不仅是国产器件,也有日韩的、美国的。国产的器件多一些,主要是美国制裁造成的。

我们可以不用美国器件,因为华为能做到完全的替代,但我们保留了少量的美国器件,同时也在和美国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给美国企业创造商业价值。过去这些合作伙伴都给予我们很多支持和帮助,还是要照顾他们生意。

我们现在和MTK、高通、展讯都保持着合作关系,芯片生产方面,台积电和中芯国际都在合作。

美国想进一步制裁,我认为这样的做法对全球产业是个非常大的破坏,因为这个社会大家是相互依存的,我相信美国的公司也离不开中国的东西,中国公司离不开美国的东西,全球化的今天大家是相互依存的,如果反制的话对双方都是巨大的伤害。

问:P40是否会在所有海外市场上市?

余承东:除了美国、巴西和韩国以外,所有市场都会进入。虽然欧洲对GMS的依赖性稿,但是我们的HMS还不错,能满足大部分用户、差不多八九成用户的要求,都是够用的。

P系列和Mate系列现在每年在全球销量都是各2000多万台,总计有5000万台旗舰机,规模非常大。

问:2019年华为全场景战略的其他产品和手机销售比例如何?今年会有怎样的变化?

余承东:不同产品我们不好做比较,只能说增长速度都很快,其他终端的产品都在以100%、200%的速度增长。在过去一段时间,华为手机和手机之外的产品,销量差不多是1:1,就是卖出一台手机,大概就卖一台其他产品。

华为的“1+8+N”战略,就是卖10种产品:“1”是手机,“+”是路由器,此外还有手表、耳机、PC、智慧屏等8种产品,我们不会做属于“N”的产品。所以1:1中的手机之外产品,都是指上面的9种,没有牙刷这种小产品,我们不做这种小产品。

问:在全场景IoT方面,华为现在的设备接入量如何?

余承东:去年华为手机卖了2.4亿台,所以其他产品的发货量差不多也达到2、3亿,未来可能会达到5、6亿。

问:华为现在宣传全场景战略,我们看到各家厂商也都在跟进了,您觉得华为在场景互联方面的优势在哪里?

余承东:我们的优势是操作系统层面的,我们的鸿蒙分布式系统,可以促进多设备协同,手机和智慧屏、PC、平板的内容,都是可以互相连接的。

因为顾虑谷歌,我们一直不敢直接全部在手机上发布鸿蒙,但其实鸿蒙的分布式能力已经在各个产品上用起来了,我们依靠分布式操作系统实现的协同,完全不是别人家做投屏的能力水平,这是其他都做不了的。

大家知道苹果在打造自己的生态,但我们的全场景体验远远超过苹果。苹果还做不到手机跑到平板、PC、智慧屏里面,但华为所有的设备之间都能协同。HiLink标准已经得到了全国最广泛的支持,未来会成为全球最强标准。

问:华为今年在发力汽车领域,HiCar目前的进展情况如何?

余承东:HiCar可以支持好几百个型号的汽车,过去买的汽车都可以直接用。全球几大品牌的汽车,都会集成HiCar进去,比如奥迪、奔驰、宝马、沃尔沃,手机的能力进入车机之中。

从这个月开始,已经可以买转接线、或者下一些第三方的转接器,插到汽车里,或者用无线连接。这几百款车都陆陆续续地可以用了。我自己的保时捷车已经在连接了,体验很棒,宝马、奔驰、奥迪这些车应该都可以开放使用了。

现在汽车里带的导航太垃圾了,我自己的车地图更新了都用不了。以后把华为手机直接接入汽车,让手机跑到车里去,可以直接导航、接电话,将手机的性能转移过去,这是我们要打造的生态。别人都做不了,他们没有这种操作系统的能力。

问:昨天发布的智慧屏X65定价24999元,这样的高昂售价是看到了什么样的市场需求?对今年销量预期如何?

余承东:我们做这个产品的核心是消费升级,消费者要买一个更好的产品,而不是很普通的产品。的确,两千块可以买一台65寸电视,为什么要用10倍价格购买?那几万元也可以买一辆车,几十万、几百万也可以购买,但带来的价值和体验是不一样的。

X65用了最好的技术,超薄喇叭、图像处理、超窄边框,华为是要做真正的精品。

问:现在华为的HMS进展如何,和谷歌的合作还没有完全恢复,能否介绍下情况?

余承东:我们的HMS4.0已经发布,HMS的进展非常好,超出我们预期,我们不仅在缩小和GMS的差距,而且在部分领域构筑了领先优势。拿到我们货的用户反馈,体验还是非常好的。

问:今年在渠道方面会有什么变化和调整吗?

余承东:华为很多产品的卖点都没有宣传出来,消费者都不知道,所以我们要坚持全场景的体验,除了在深圳、巴黎的旗舰店,我们将会在上海开一家全球最大的体验店,6月份会开业,深圳的旗舰体验店将在5月开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