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见闻VIP" APP。

作者|张超  编辑|罗丽娟

“国庆聊发少年狂,左大汉,右摄像,九点三十,五骑卷当当。为报倾城随老板,亲射虎,看李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洗个澡,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大嘴,交公粮,抢公章。 ”

这首曾经寄托了宋代文学大家苏轼杀敌报国壮志豪情的词,如今被网友改编成了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武力夺权”的传记。

一年多前,那个宣布离开当当、开始全新行程的李国庆重回当当,抢夺公章、意欲掌权。

4月26日下午,有消息称,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带领四个大汉去到当当办公室夺回公章、财务章,也许马上就要上演“老板重夺股权,老板娘被扫地出门”。

据描述,李国庆是直奔向当当保存公章的员工,以股东的名义把公章全带走了,全程还有录像。彼时,当当网董事长俞渝尚未到公司,“没人敢拦李国庆”。

图片来源:三言财经

此外,李国庆还张贴了一份《告当当全体员工书》,称已于4月24日依法召开临时股东会,李国庆当选董事长与总经理,全面接管公司;俞渝仅为董事,无任何职权。

对于这一消息,有媒体联系了李国庆,对方表示:“目前全面接管当当,太忙了。”

当当网则在当日下午发布声明,确认李国庆伙同5人,闯入当当网办公区,抢走几十枚公章、财务章,目前公司已经报警。

在傍晚举行的媒体电话会上,当当副总裁阚敏直指李国庆的行为不合法,称其发布的补充协议是违法、无效的,甚至喊话李国庆:“离当当越远越好。”

当当召开记者会后,李国庆也拉了一个微信群发声,并在群中宣布接管公章财务章只是第一步,“第二步还得组阁,组班子,第三步是我进驻当当办公室开展办公,给俞渝贴封条。”他强调,自己已经得到了小股东支持,“已经任何意义的过51%”。

这场自去年10月爆发的当当网创始人权力之争再次升级。李国庆的行为是否合法?“武装政变”能否成功?“夫妻店”当当又将何去何从?这些问题都还没有更明确的答案。

光天化日闯入公司、带着几个“彪形大汉”、公然强夺公章……这一系列举动被网友形容为一场由李国庆发起的“武装政变”,“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是看客们的第一反应。

事实上,早在去年2月,李国庆就曾宣布离开其一手创办的当当网,董事长俞渝兼任公司CEO。从这个角度看,李国庆再无权管理当当。

如今他自行召开董事会、罢免俞渝、抢夺公章,做法是否合理?当当和李国庆各执一词。

上海玄略法律咨询事务所创始合伙人黄治国就明确表示,李国庆抢公章的行为是违法的,即使他是股东身份,也不能够越过公司董事会直接掌握公章,“股东的财产权利、人格权和法人本身也是分开的,他这种行为是低级和愚蠢的错误行为。”

因为公章在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法律环境下具有特殊意义,“公章代表了企业法人对外有约束力的承诺行为,掌握企业公章等于掌握了企业对外签署合同、做出承诺的权利。”黄治国指出,公章本质上是属于公司,但是公司是一个法人实体,所以一般公章是保留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或者董事会这里。

但按照李国庆的说法,他已事先召开了临时股东会,自己当选了董事长与总经理,俞渝已经无任何职权,所以才来接管公司。而且这次带到当当的几人并非外界说的“彪形大汉”,而是“董事、董秘、律师、摄像和保安”。

虽说获取公章的手法比较暴力,但金融法学博士、经济学博士后刘安认为,如果李国庆有权接管公司,则谈不上“抢夺”印章,更没有所谓法律责任。

由于当当私有化以后没有董事会,只有一个执行董事由俞渝担任,所以李国庆才会先召开股东大会审议罢免俞渝,宣布自己接管,并另设董事会议案。但当当方面一直强调,李国庆并未通知股东和俞渝,所以他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是不合法的。

刘安分析指出,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应通知全体股东,具体通知方式看章程。“若干股东没有到场不一定就导致会议决议无效,而且李国庆和俞渝都是关联人,在表决中也是要回避的。”

不过,刘安也提到,“李国庆事件”的核心关键在:李有无权力召集临时股东大会并提出罢免俞的议案?临时股东大会召集程序、与会人员、表决决议程序是否符合公司章程等治理规则规定?

“肯定会引发公司诉讼,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就非常关键了。”他说。

通常情况下,一家公司正常交接应该和平交接公司印章、账簿、资料、财产等造册盘点的程序,即使有了公章也不意味着就能控制公司。在这场李国庆与当当的纠纷中,关键人物俞渝很特殊,她是当当网的法定代表人。

一家互联网公司法务负责人向全天候科技表示,即使李国庆抢到公章,也不意味着控制了公司。因为“公司对外作出意思表示”有三个要素:公章,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签字。“公章只是其一,而且公章是有遗失的合法救济途径。当当的法定代表人是俞渝,这个时候,俞渝的签字对外是有效力的。”

刘安也表示,首先要得到公司机关(股东大会等)的授权,再有公章,才能合法掌握一家公司,“有授权无公章亦属有权,无授权有公章亦属无权”。

目前,当当方面已经严正声明:当当网以及关联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失控期间,任何人使用该公章、财务专用章签订的任何合同、协议以及具有合同性质的文件或其他任何书面文件,公司将不予承认。公章、财务章、财务部门章即日(4月26日)作废。

但在当日晚间,拿走了公章的李国庆通过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当当公司承认李国庆先生为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俞渝应当按照股东和董事的资格与李国庆先生展开对话。现李国庆先生和俞渝女士尚未离婚,当当股权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一人一半。 

该公告最后明确写道:“没有当当公司公章的公司声明,均不能代表公司。”

李国庆与当当之间的矛盾说到底还是李氏夫妇股权争议。

全天候科技注意到,李国庆发布的《告当当全体员工书》落款为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简称“当当科文”)。

天眼查信息显示,当当科文疑似实际控制人为俞渝,持股比例达64.2%;李国庆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7.51%;而当当科文通过天津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当当网运营主体)。

但阚敏明确指出,目前工商信息所披露的数字并不准确,实际情况是:俞渝持股52.23%,李国庆持股22.38%,他们的孩子持有18.65%,其中孩子的股份是代持在两个父母的名下;另外两个管理层的合伙企业分别持有3.58%和2.93%。

目前看来,无论按照哪种持股比例的说法,俞渝名下股权都远超李国庆,这也不意外为何俞渝此前一直掌管公司,为当当法定代表人。

2019年11月29日,李氏夫妇离婚案在北京开庭审理。李国庆当日在法院外对媒体表示,夫妻感情破裂是实锤,希望平分双方境内股权;俞渝本人则未到庭,但当当方面回应称,实际上股权在三年前已进行合法份额。双方股权争夺战一触即发。

律师刘安向全天候科技表示,李国庆要求的平分股权只在没有另行婚内财产约定的前提下,具有一定合理性;但目前双方尚未离婚,股权仍属双方共同所有。

回顾中国企业发展史,像李国庆和俞渝这般创始人因为股权产生纷争,甚至夫妻反目成仇的情况并不罕见。

2010年,土豆网赴美上市的计划因为CEO王微和前妻杨蕾的离婚风波,最终搁浅。虽然双方后来达成了现金补偿协议,可这场纠纷仍然延误了土豆网的上市时机。一年后,重启IPO的土豆网遭遇美国资本市场冰河期,上市首日股价下跌12%,市值不敌8个月前在美上市的优酷一半。不足一年,这家视频网站就被老对手优酷吞并。

就在两大视频网站合并后不久,夫妻反目延误上市良机的案例又一次上演。

2012年,就在赶集网计划赴美上市之际,“赶集网总裁前妻”在网络发文声讨赶集网总裁杨浩然,称在离婚期间杨浩然将所持赶集网50%的股份悄然转移到其弟杨浩涌名下,逼自己“净身出户”,还要求法院裁定两人婚姻关系无效,甚至对自己的儿子不理不问长达3年半之久。虽然杨浩然方表示此事系前妻造谣,但影响已经造成,赶集网上市失败,最终不得不与58同城合并。

这些案例都还停留在夫妻股权纠纷的戏码,但李国庆事件最令人意外的是“抢公章”,而这似乎也有前车之鉴。

2014年11月19日是绿城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当天凌晨,绿城创始人宋卫平发布公开信,称将绿城所托非人,表示重返绿城主持大局。这场宋卫平与孙宏斌之间的融绿股权交易纠纷节节升级。

接着,当日下午在绿城OA系统,宋卫平发令免去孙宏斌亲信田强绿城房地产集团总经理的职位,并任命其旧部应国永接替。对此,当时以田强为代表的绿城11名管理团队发布联合声明,拒绝执行宋卫平的免职令。

据中国证券网报道,融创团队高管于这天下午聚集在杭州黄龙世纪广场绿城集团总部,进行“集体停工”,绿城也出动了所有保安对大楼进行防控。甚至有消息称,因宋卫平本人抢夺公司公章和控制权,引发警方介入。

即便宋卫平否认有抢公章一事,也重新回归了绿城,但却在同年底以60亿港元的价格出让了绿城24.288%的股份给中国交通建设集团。转让完成之后,中国交通建设集团与九龙仓成为并列第一大股东,其将派出部分管理人员,参与绿城中国经营管理。有消息人士透露,这次成交的价格仅与此前计划卖于融创孙宏斌的价格基本一致。

不难看出,无论是创始人夫妻股权纠纷,还是采取非常手段夺权,最后的结果似乎都不尽如人意。

李国庆与俞渝两人为了股权争到这步田地,最大的输家,或许是当当。

这对夫妇最初是在美国的一次饭局上相识,仅用了五个月就步入婚姻殿堂。1999年,两人共同创立了当当网,一度与京东、红孩子一起被称为“中国垂直电商市场的三驾马车”。

2010年12月,当当网赴美上市,成为最早上市的几个B2C电商之一,夫妻二人携手敲钟的照片至今广为流传。次年1月,公司市值一度超过26亿美元,达到上市后的小高峰,李国庆也被视为成功企业家的典范。

2003年,亚马逊曾试图以1.5亿-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当当,但由于双方未能在占股比例上达成一致,最终交易“流产”。后来亚马逊又收购了“卓越”,摇身一变成为“亚马逊中国”,在中国图书电商市场占据重要席位,成为当当劲敌。随后,京东也加入了图书电商市场的争夺战,市场份额进一步被瓜分。

“夫妻店”的模式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当当网的发展。李国庆就曾指出过“夫妻店”的弊端:早期夫妻店的治理结构挺好,抵挡了各种算计,但是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要结束夫妻店治理。

“夫妻创业总是折中,应该更有魄力、更有胆量,融更多的资,网罗更多的人才,并且给现有人才更多的股权激励。”李国庆认为。

但这都是后话,身在局中的时候很难意识到这些问题。甚至,当当仅在上市后经历了短暂的高光时刻,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

根据当当网此前公布的财报,2015年第三季度,平台GMV为16.844亿元,约2.650亿美元,同比下滑3.4%;净亏损人民币2810万元,约合440万美元,而这已经是当当网连续三个季度亏损。

每况愈下的当当最终选择了私有化,2016年退市时市值不足27亿元,相较上市之初跌掉超过四分之三。

2018年4月,海航旗下天海投资宣布以75亿收购当当100%股权,并在之后召开的说明会上公布了当当的运营情况。

当当网的营收来自三大板块:自营图书、自营百货、第三方平台及其他收入,其中前两部分为主要收入引擎。2017年-2018年,当当网分别实现营收103亿元、11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62亿元、4.25亿元,相较此前已经有较大幅度改善。

2019年10月,当当又对外表示,预计2019年经营利润可达6.1亿元,源于资金情况,理财收益还会再贡献1亿元。

从业绩表现来看,近些年当当似乎恢复了一些元气。俞渝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不追风口,只想让当当稳健发展。”

只是,当当的市场确实受到了挤压。根据易观智库发布的《2012年第4季度中国B2C市场季度监测报告》数据显示,2012年B2C市场交易规模达4792.6亿,其中当当占比为1.5%。之后在中国B2C市场规模持续扩大的大背景下,当当的份额却在逐步下滑。

易观智库统计的2015年第四季度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交易规模为6443.8亿元人民币,当当市场份额却萎缩至0.9%;到了2019年第四季度,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交易规模已达18361.3亿元,当当的市场份额进一步下滑至0.4%。

鸿门资本创始人、零售电商资深分析师庄帅也曾向媒体指出了当当存在的几大问题:一是战略定位尚不明确;二是融资能力和文化组织建设跟京东阿里有较大差距;三是战略未定的情况下,业务发展节奏存在问题;四是竞争环境,知识付费、听书兴起,生态体系已经很复杂。

一边是自身挑战重重,另一边是李氏夫妇感情破裂、股权之争加速升级。本就脆弱不堪的当当还能支撑多久,这也许是李氏夫妇更该关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