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永近期深陷对Wirecard的审计泥潭——他们为后者审计了十年,却把Wirecard在银行的19亿存款“审丢了”。

十九年前,作为全球第五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安达信因为对安然公司的审计不周而破产。而如今安永犯下了同样的错误,这也引发了人们对安永的担忧。

据消息人士称,安永在2016年至2018年一直靠第三方受托人以及Wirecard提供的文档和屏幕截图来进行存款确认。因此在这次事件中,可能有安永的责任。

6月18日,原本为Wirecard公司2019年年报披露日期,但其却极为反常地第四次宣布推迟。

同时,负责审计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称,Wirecard无法提供财务报表信托帐户中19亿欧元银行存款余额的证据。

随后,Wirecard在22日声明,上述无法核实的19亿欧元现金可能根本不存在,让人大跌眼镜。

这个消息宛如一记惊雷,令市场错愕不已。随后Wirecard股价在当天便跌去60%,不到10天千亿市值跌去了99%,一代支付帝国瞬间灰飞烟灭,堪称惨烈,也成为今年德国商界最大的丑闻之一。

在这场事件中,新加坡华侨银行成为了焦点。消息人士称,安永连续三年未能向华侨银行索要账户信息,而Wirecard曾声称在该行拥有10亿欧元存款。

华侨银行于早些时候曾表示,Wirecard与本行并没有业务关系,该公司没有在银行开设任何托管账户,在2016年至2018年,他们也没有收到安永关于Wirecard的任何查询,这让这起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并且,对公司的银行存款进行审计是常规例行审计程序,多位银行人员和审计师都对安永的行为匪夷所思。

德国会计监管机构FREP正在调查Wirecard的资产负债表,该国审计师监督机构APAS也已经开始调查安永的工作。对此,安永、FREP和APAS对监管调查和工作细节拒绝置评。

Wirecard的前管理层员工表示,该公司在新加坡华侨银行的这些账户用于和合作伙伴的交易,这些合作伙伴代表Wirecard在没有电子支付许可的国家行事。然而,他也不知道这些账户是否真的存在,更别提存在里面的钱了。

Wirecard则有不一样的说法,他们告诉审计师,这笔钱已于去年年底从华侨银行转移到菲律宾的银行,里面的19亿欧元,一分不少。

同样的是,菲律宾银行也反驳了Wirecard的说法。该银行本月告诉安永,以前在菲律宾帐户上看到的文书工作是“虚假的”、“伪造的”,并且不存在。

责任到底在谁,多方各执一词,都在为己辩护。

安永一家竞争对手的审计负责人表示,现金是最容易审计的,如果安永这都审计不清楚,说明他们的审计非常糟糕。

安永在周四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诈骗,涉及世界各地多个机构和政党。该公司同时表示,即便拥有最强大的审计程序,也无法发现这种瞒天过海的欺诈行为。

维尔茨堡大学会计学教授Hansrudi Lenz表示,审计师依靠第三方提供的账户确认书严重不规范,审计师必须完全控制帐户确认的交付,这是审计程序指南所规定的

德国小股东游说团体SdK周五表示,已对安永提起刑事诉讼,指控他们违反了专业职责。

Wirecard发布的帐户显示,过去五年来有五个不同的安永合伙人签署了审计协议。其中一位是Andreas Loetscher,他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领导安永对Wirecard的审计,并在一年后加入德意志银行担任首席会计官。

德意志银行此时也跳出来甩锅,他们认为虽然Wirecard与Andreas Loetscher合作过。但这位前员工适用无罪推定。

无论怎样,安永已经面临Wirecard投资者在德国提起的集体诉讼。柏林律师Wolfgang Schirp正在为该审计公司提起诉讼。令他震惊的是,Wirecard能够隐瞒这么久。自2008年以来,他们一直在监控Wirecard,并收集了非常广泛的资料。

去年对Wirecard进行投资的软银高管Akshay Naheta上周在Twitter上对斥责了安永,并对安永所缺乏的能力和责任心感到困惑。他还表示,作为一个旨在保护上市公司和私有公司中债权人和股东的组织,他们的投资者保护义务非常失败。

其实,这场闹剧责任在谁并非难以追究。

像麦道夫或安然一样,如此巨大规模的会计欺诈行为只要没有第三方刻意隐瞒或疏忽,就不会持续下去。显然,这件事中安永的责任不可推卸。

而缺乏透明度及责任过度分散的大型会计师事务所,有时能为此类事件创造理想的温床,使得一些公司能够寻找到漏洞的缝隙。

在重演安然的丑闻后,会计巨头安达信也被牵连破产。如果Wirecard破产也引发安永破产,那么其影响力也会远远超过Wirecard破产。目前很多人已经开始怀疑安永破产的种种迹象。

无论监管机构做出什么决定,四大会计师事务所都将遭受声誉损失。另外,对于安永,德国的BaFin也承担了巨大的责任,并且已经面临欧盟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