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本月初众多知名美国企业纷纷宣布撤下广告之后,Facebook又遭遇了一记沉重打击:头号广告主也大幅减少了广告投放。

媒体称,由于对Facebook在仇恨言论和分裂内容方面的处理方式感到不满,迪斯尼已经大幅度削减在Facebook上的广告开支。

其中,其流媒体视频服务迪士尼+的广告已经完全暂停。迪士尼今年大力推广这项服务,它占了公司营销支出的很大一部分。

不仅如此,迪斯尼还暂停了其在Facebook控制的热门社交软件Instagram上的流媒体服务Hulu+的广告投放。

根据研究公司Pathmatics的测算,迪斯尼去年是仅次于家得宝的第二大广告主,今年上半年跃升为最大客户。迪士尼+的广告费高达2.1亿美元,Hulu+广告费用仅4月15日至6月30日期间就多达1600万美元。

因对仇恨言论疏于管理,Facebook正遭受大量广告主抵制。联合利华、星巴克、福特汽车等大大小小多达几百家公司均已宣布减少甚至砍掉在Facebook上投放广告。

只不过,星巴克之类的企业作出这一决定比较高调,而迪斯尼并未公开声张,而是低调减少了广告费。

包括美国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和美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在内的民权组织正呼吁广告商在7月份减少在该网站的广告支出。

然而,最近的一项调查表明,在冠状病毒爆发期间,社交媒体使用量的急剧增加可能使Facebook的广告定位技术更具价值。

根据Kryptoszene.de数据,自疫情爆发以来,75%的德国互联网用户在社交媒体上花费了更多的时间。而其中受益最大的三个平台均为Facebook旗下App(WhatsApp、Instagram和Facebook)。

如此推测,大批量广告主的抵制可能不足以撼动Facebook的吸金能力。

Facebook有巨大的广告客户池,客户数量高达800万,而前100大广告客户占收入比还不到20%。

据Pathmatics数据,Facebook前十大客户今年截止到6月24日一共投放了5.7亿美元广告,这个数字不到市场对FB上半年广告收入共识预期的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