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称,由腾讯资助的水滴公司正在筹备IPO事宜,最早可能今年上市,寻求高达40亿美元的估值。

目前,水滴公司正在考虑上市地点,尚未作出最终决定。该公司正与高盛集团和美国银行就IPO事宜进行商讨。水滴公司的上市计划包含水滴保险商城、水滴互助和水滴筹三大业务线。

对此,水滴公司发言人陶然表示,公司“还没有明确的IPO计划, 但我们将继续探索资本市场的各种机会”。

外界分析称,上市可以帮助水滴公司融得大量资金,用于在互联网保险领域与阿里巴巴集团的蚂蚁集团展开竞争。

水滴公司自称“全平台独立付费用户数超2.5亿”,其最大对手之一蚂蚁旗下的相互保则拥有1.06亿用户。

去年6月,水滴公司进行C轮融资,筹集约10亿元人民币(约合1.43亿美元)。

从成立至今,水滴公司只有短短4年的历史,创始人兼CEO沈鹏出生于1987年,2013年参与创建美团外卖。

但该公司的筹款能力相当惊人。到5月初,筹款总额突破300亿元,参与筹款的爱心人士超过3亿人,平均每人捐赠的善款超过100元,远超竞争对手。

官网信息显示,水滴公司的投资方除了腾讯之外,还有美团点评、IDG资本、点亮基金、高榕资本、真格基金。

水滴公司最知名的业务是水滴筹和水滴公益,旗下还有水滴保险商城和水滴互助。其中,水滴保险持有保险经纪牌照,具有网销资质。官网称其已推出逾80款保险产品,保障用户超过1200万,是“互联网健康险平台的领军者”。

此外,这家年轻的创业公司还与28家保险公司(包括中国最大的保险公司)合作。

澎湃新闻曾介绍水滴公司的商业模式:筹款业务(水滴筹、水滴互助)是吸引用户的,保险业务(水滴保险商城)是服务于用户并产生营收的。

水滴创始人沈鹏6月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首次披露关键财务数据,称公司已首次实现单月盈利。作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水滴保险商城今年上半年每个月的年化签单保费达到10亿元,这使得水滴在4月、5月实现了单月盈利。

据水滴筹APP显示,水滴筹不收取用户的任何费用,并全额补助第三方身份校验费用、服务费用、审核费用,患者仅需自行承担使用第三方支付产生的使用成本(每笔赠与款项的0.6%)

也就是说,假设爱心人士通过第三方支付方式为患者的项目赠与1000元,第三方支付平台收取渠道费后,到账水滴筹平台的金额为994元。

澎湃新闻曾在去年底的报道中援引业内人士指出,虽然明面上看,水滴筹不盈利,但水滴筹的模式能带来可观的现金流。“水滴筹平均每个月5.5亿元流水,捐款周期30-120天不等。如果没有提现,这笔钱就在企业账户中,这就形成了资金池。”

另外,文章还引述业内人士指出,捐赠善款用户的流量也是水滴公司的获利渠道,“2.5亿名爱心人士中转化成水滴保险商城用户的应该不在少数,因为大家在面对因无力承担医疗费用的事例时,会更容易转化成保险产品的用户。”

沈鹏此前曾称,很多巨头更多靠线下渠道获客,“但我们觉得属于创业者的机会在线上,并且先要握住高流量,再和保险公司谈判,能够取得更高的佣金。”

作为公益领域的“一匹黑马”,水滴筹也无法避免负面新闻。

去年12月,有媒体称,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通过“扫楼”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且地推员每单最高提成150元,月入过万,还有末位淘汰机制。当时水滴筹官方回应称,这是“部分地区个别线下人员的违规现象”。

去年5月,水滴筹平台出现一则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家属名义发起的大病捐赠信息,筹款目标为100万元。求助信息发出后,大众对吴某家属隐瞒家庭经济状况产生质疑。

对此,水滴筹曾回应称,平台“没有资格去审核筹款发起人的车产和房产,只能要求发起人去公开说明自己的家庭经济情况;当前车产、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

新华社“中国网事”在去年12月中旬的一篇文章中点名“水滴筹”,称多家网络众筹平台线上活动存在诸多隐患。对于网络众筹平台每日接受的捐助数额究竟有多少,平台对已到账但受助人尚未提现的资金如何管理和使用,水滴筹回应称,数额信息不方便透露,但资金与平台自有资金隔离,实行专门管理和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