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广告业务意外强劲的提振,Facebook二季度收入增长11%,虽然创下2012年IPO以来新低,但仍超出预期。此外,其月活用户数、利润均超出分析师预期,美股盘后一度大涨8%。

财报显示,二季度净利润51.78亿美元,市场预期38.7亿美元,去年同期26.16亿美元;营收186.87亿美元,市场预期174亿美元,去年同期168.86亿美元;每股收益1.80美元,市场预期1.39美元。

活跃用户数量方面,Facebook旗下App的月度活跃用户二季度达到31.4亿,较一季度的29.9亿有所上升。

财报公布的数据包括:

Facebook的每日活跃用户(DAU)– 2020年6月平均DAU为17.9亿,同比增长12%。

Facebook每月活跃用户(MAU)–截至2020年6月30日,每月活跃用户为27亿,同比增长12%。

家庭每日活跃人口(DAP)– 2020年6月,平均每日活跃人口为24.7亿,同比增长15%。

家庭每月活跃人数(MAP)–截至2020年6月30日,MAP为31.4亿,同比增长14%。

资本支出– 2020年第二季度的资本支出(包括融资租赁本金)为33.6亿美元。

现金,现金等价物和有价证券–截至2020年6月30日,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与有价证券为582.4亿美元。在2020年7月7日,Facebook以当时的汇率为其在Jio Platforms Limited的投资支付了约58亿美元 。

员工人数-截至2020年6月30日,Facebook的员工人数为52,534,同比增长32%。

二季度,因对仇恨言论疏于管理,Facebook遭到大量广告商的抵制。联合利华、星巴克、福特汽车等大大小小多达几百家公司均已宣布减少甚至砍掉在Facebook上投放广告。

由于对Facebook在仇恨言论和分裂内容方面的处理方式感到不满,迪斯尼已经大幅度削减在Facebook上的广告开支。根据研究公司Pathmatics的测算,迪斯尼去年是仅次于家得宝的第二大广告主,今年上半年跃升为最大客户。迪士尼+的广告费高达2.1亿美元,Hulu+广告费用仅4月15日至6月30日期间就多达1600万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遭到多个广告商的抵制,不过,在新冠疫情期间,Facebook的流量大幅增长。自新冠大流行爆发以来,75%的德国互联网用户在社交媒体上花费了更多的时间。而其中受益最大的三个平台均为Facebook旗下App(WhatsApp、Instagram和Facebook)。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Brian Nowak估计约有250家广告商参与了对Facebook的广告抵制活动,但其中只有13家属于美国最大的100家广告商。分析师指出,Facebook的广告收入基础是高度多样化的,并且该公司广告产品的直接反响“异常强大”,他认为这些关键特征可以将抵制活动带来的任何实质性影响降到最低。

就在昨日,Facebook与另外三家科技巨头(谷歌、苹果和亚马逊)在美国国会参加反垄断听证会。

四家公司都强调自己在广告、搜索、购物和社交等领域开展良性竞争。此次听证会或让立法者对美国反托拉斯法进行重新思考,未来可能更容易让联邦政府和州执法部门对大型科技公司进行调查或处罚。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称,如果国会无法公平地对待科技巨头,他将”签署行政命令亲自去做”。

针对Facebook的调查重点集中于其对竞争对手的收购。对此,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在开场陈词中表示:“保持开放和公平的核心价值观很重要,正是这些价值观使美国的数字经济成为一股在美国乃至全球赋予权利和机会的力量。”

财报公布后,Facebook股价盘后一度大涨8%,该公司股价周四收涨0.52%,报234.50美元。